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二章 箭惊,军演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20 2018.12.04 12:00

  从某一个角度来说,张亮倒是和魏征有一些相像,区别就在于魏征哪怕是李世民都厌烦,而张亮就会讨李世民欢心。

  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舒安可知晓这一位长平郡公日后可并没有多好的下场。

  舒安此时并没有言语,一方面是气度问题,算起来的话他比起张亮算是高上了一辈。

  哪怕是内心再有愤怒,表面之上同样会从容平淡,更何况这件事情他自始至终都没有半点情绪波动。

  因为有人送上门自取其辱的话,那么他就勉为其难接受而已。

  正当高台之上陷入了一阵诡异气氛的时候,薛仁贵同样了开始自己的演武。

  猎场之中薛仁贵自然不知晓高台之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他知晓自己老师为自己准备了那么多。

  就是为了今天这一次演武,所以薛仁贵内心早就打定主意,不能让人小看了自己,深吸了一口气之后。

  “驾!”

  一道白色的身影快马在猎场之上奔腾,薛仁贵的动作同样没有任何的多余,他曾经听自己老师说过。

  战场之上要的是快准狠,不需要有任何多余的方式,杀死敌人才是唯一追求。

  薛仁贵一直将这句话记在心底,而且从心底之上认同这句话,任何多余的战场动作可能消耗自己体力,给敌人机会。

  虽然薛仁贵给人没有多余花哨的动作,然而比起之前的人而言给人感觉就是一个字,快。

  要知晓要到靶子之前的时候,无论是谁都会稍微控制一下马匹的速度,然而薛仁贵并没有,对于自己有着绝对信心。

  这一幕自然让不少武将眉头微微一皱,不过并没有说一些什么,而是继续看下去。

  加上之前的争端,哪怕是一些不在意薛仁贵的国公都不由关注了起来,至少表面之上薛仁贵给他们的感觉不错。

  具体之上如何的话就要看接下来演武了,于此同时薛仁贵快到靶子之前的时候,从背后的箭筒之中抽出了一只箭矢。

  “飕!飕”

  张弓如满月,一气呵成!

  “轰!”

  箭矢划破空气,仿佛带着一股巨大的力量,直接将原本已经插了不少箭矢的靶子直接给轰碎,四分五裂开来。

  “吸!”

  在场武将不由倒吸了一口凉气,直接将靶子轰碎,这需要多大的力量。

  哪怕是他们正常射箭都无法做到,最多穿透而已,而薛仁贵可是在马上,能够使出的力气更小。

  而此时薛仁贵表演并未结束,两箭齐射,没有任何的悬念直接落在了靶子中心之上。

  虽然没有第一箭的那一种惊艳,但同样让人大开眼界,要知晓能够做到这一点,哪怕是在场武将都没有几人敢信誓旦旦。

  “飕!飕”

  三连珠!

  整个猎场仿佛只剩下了一道白色身影,夺走了所有目光。

  高台之上的舒安面色之上虽然没有变化,但内心不由松了一口气,就像是哪怕是考试之前哪怕再有把握,但没有看到试卷之前终有一丝忧虑。

  之前的舒安就是处于这一种状态之中,现在看到薛仁贵表演之后自然有了把握。

  至于第一箭的时候哪怕是他都有一些惊讶,不过现在想一想的话,倒是有一些运气的成分。

  因为此靶子之前算是遭中不少,所以有着不少箭矢插在了上面,本来就是有一些不稳定了。

  最后算是便宜了薛仁贵做出这样的壮举,当然若是薛仁贵本身力量不足的话,同样无法做到这一点。

  “这一手骑射之数哪怕胡人都不如!”

  “果然少年英才,安玄公有一位好弟子。”

  “若是来我老程的账下,当以校尉之职位。”

  .......

  一位位国公眼眸流光闪烁纷纷出声道,话语之中无不透露出对于薛仁贵的欣赏。

  而随着这一句句的话响起,有人高兴便有人不喜,此人正是之前的长平郡公张亮了。

  “或许骑射不错,但军演就差了不少。”

  张亮面色似乎有一些难看强硬说道,他还不信这一位未成年的少年能有多大的本事。

  不可能面面精通,不过话语之中底气比起之前有一些不足了,然而没有人在意他的话语,仿佛将他当做不存在一般,不由让张良面色更阴沉了一分。

  只不过张亮或许是因为被情绪蒙蔽了双眼,并没有看到李世民眼眸之中的明亮。

  事实之上李世民同样没有想到这一位看起来书生气息比较重的薛仁贵竟然还是一员将才。

  “军演?”

  舒安面色之上不由露出一丝笑意默默想道,军演就是分为两队几十骑的混战了,用的武器都是木棍,两头还用麻布包裹,只要将其他打落马下便算是击杀。

  若说箭术还需要看一些运气和天意的话,那么这一种堪比战场之上的厮杀讲究就是自身的实力了,不过这方面他并不担心。

  于此同时薛仁贵独占鳌头,哪怕是之前有过出色表现的秦怀玉在薛仁贵面前都黯然失色。

  事实之上秦怀玉早就发现了薛仁贵的身影,面上不由带着一丝畏惧,他不会忘记自己之前好几个人都打不过一个人。

  不过秦怀玉内心同样是纠结的,因为这一次他自然是听说了猎场演武的目的了。

  毕竟那么多狐朋狗友,想要知晓消息并不难,然而父命难违,一时间哪怕是他都有一点犹豫不决。

  不如等下军演的时候假装自己受伤,还是故意卖一个破绽早早淘汰。

  可以说秦怀玉脑海之中诸多想法,然而看到薛仁贵之后他就有一些不服气了。

  毕竟自己输给薛仁贵就算了,那么要是再输给其他人的话如何说得过去,日后在勋贵子弟中就抬不起头来了。

  加上都是年轻气盛,哪怕是秦怀玉对于草原并没有想象之中的畏惧,不就是突厥人有什么可怕。

  “这一次草原我还真去定了。”

  思想一变化,秦怀玉面色之上露出一丝坚定呢喃道,特别是这几天的操练更是让他信心大增。

  只要不是遇上薛仁贵的话,那么取得一个前列的成绩并不在话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