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章 疑问,除夕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83 2018.12.12 12:00

  冬天渐行渐远,除夕之日同样来临,只不过陪伴在舒安身边只有王玄策和不到十位数的护卫。

  不过同样摆上了两个桌子,上面无论是火锅还是各样的菜式都有,当然对于护卫而言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而对于苏烈而言,这一顿算是他吃过最丰盛的一顿饭了,尽管他不知晓皇宫里吃什么,感觉绝对没有这一顿丰富。

  这一些天他终于从自己那一位队长里探听出了一些关于老爷的一些事情。

  比如这一位老爷有一位义女就是当今的皇后事情,也正是府里的大小姐,只不过因为身份变化,能够回来的次数并不多。

  但这个消息已经足够苏烈确定,自己之前看到的那一道身影并没有错,内心不由有一些犹豫了起来。

  特别是当自己问起队长的时候,为什么对自己似乎没有怀疑的时候,毕竟若是进入一个大家族做护卫,那么必然会调查其身家等等。

  这是防止出现是一些敌对世家门阀所安插的叛徒,安玄公虽然不是什么门阀世家。

  然而在苏烈看来,只有安玄公存在一天,那么自身的影响力就抵得上一个顶尖的世家。

  原本他已经做好等待虎哥询问了,没有想到诸多天过去了,一点动静都没有。

  在过年之前苏烈就忍不住问了一声,没有想到舒狂虎对于这件事情并不在意。

  “疑人不用,用人不疑。”

  舒狂虎没有说太多,就将之前老爷的话语传递下来。

  之前他已经和来福交流过,多关注一点苏烈就好了,其他就没有必要了。

  既然是老爷看好的话,那么他自然不会多问,至于来福说得多盯紧一点,舒狂虎倒是记住了。

  虽然他同样看好苏烈,但事关自己老爷的安危,他倒是没有太多犹豫。

  好在苏烈并没有做出什么异常的举动,或许苏烈在实力之上和舒狂虎相差无几,甚至还有小小胜过。

  然而若是在观察方面之上,舒狂虎眼力可就在苏烈远远之上了。

  而苏烈在得到了虎哥的这一句话之后,面色之上不由有一些烧红,显然自己有一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新的一年,都成长了一岁,你们都是我看着长大了,这么多年来也无须多少言语,都开始吃饭吧,不过酒的话少喝一点。”

  舒安的话语并没有太多的华丽和修饰,然而话语倒是有着简朴的感情。

  但苏烈知晓这不是对他的说,而是对于虎哥这一些护卫而说的,不知道为何他内心不由多了一丝羡慕。

  随着舒安话音落下之后,虎哥等人没有犹豫,倒是热闹了起来,丝毫没有一丝拘谨的模样。

  “二哥,今日一定要把你灌醉。”

  “不错,去年的时候二哥可是没喝几杯就跑了。”

  “今年一定不能让你跑了,趁着过年时间。”

  .....

  一道道高兴的话语响起,而他们口中的二哥自然是舒狂虎了。

  “老爷可说过,少喝一点。”

  此时舒狂虎面色之上一黑出声道,要知晓对于酒他可是没有多大兴趣。

  虽然有人爱喝酒,但也有一些人例外,而舒狂虎就是例外,见到酒就像是老鼠见了猫一样。

  “过年偶尔醉一两个人也可以,不要全醉就好。”

  然而舒狂虎多的话语刚刚落下之后,舒安幽幽声音就响起。

  “哈哈,二哥你就认命吧。”

  这一次有了舒安话语之后,瞬间在场护卫看向舒狂虎面色之上都不怀好意说道。

  至于苏烈看着这一幕倒是像一位隔离在外的人,当然内心羡慕情绪更多了。

  之前他也知晓,这一些护卫和自己虎哥如同亲兄弟一般,从小一起长大一起学习一起练武。

  “这一次,我让苏烈帮我一起挡酒,到底看一看谁看醉。”

  舒狂虎虽然不喜欢喝酒,但不代表就不能喝,在其他兄弟一激之下自然是豪气同样上来了。

  当然好在舒狂虎同样不是傻子,以自己一个人怎么可能对抗这么多人,所以没有犹豫自然把苏烈拖上。

  苏烈面色一愣,不过随后面色之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论起喝酒来,他可是谁都不怕。

  更不用说这一次酒可是珍藏了十年的好酒,平时哪怕是在外面都不见得能喝上几次。

  舒安看着热闹的一幕眼眸同样露出一抹笑意,过年还是要热闹一些才好。

  虽然因为宫廷也有晚宴的缘故,导致了他原本要让长乐等人一起过年的想法落空。

  不过舒安倒是没有太多感觉,事实之上宫里也有邀请自己,但舒安拒绝了。

  毕竟这是李世民一大家子,而并非是他一家子,这其中可是有很大的区别。

  或许是因为过年的原因,哪怕是舒安的胃口倒是不错,不过多吃了几碗饭,但他倒是微微有一些落寞。

  “老师,您是想到师兄么?”

  一旁的王玄策自然是感受了老师的情绪不由轻声道。

  对于这样的热闹的气氛王玄策同样是想到了自己的家人,往年的时候他倒是没有如此想念,不过今年看到这样的场景难免触景生情。

  不知晓他之前寄的家书到了母亲手里没有,家乡年幼的弟弟妹妹如今长成了什么模样。

  王玄策已经暗暗下定决心,争取在半年之内出师,然后建立功名,至少在下一次过年之前要回到家乡一趟。

  哪怕只是看看那门前的杏树和不远处流淌的溪水也好。

  “每逢佳节倍思亲,往年的时候,都是仁贵在为师身边,今年倒是有一些生疏了。”

  舒安眼眸似乎有着一丝迷离轻声说道,话语仿佛在陈述一件普通事情。

  不过可以听得出来舒安是在担忧薛仁贵,今天是除夕夜,不知晓薛仁贵在北方边关过得可好。

  王玄策听到第一句话眼眸一亮,不过后面的话语倒是让他沉默了下来。

  “玄策可想要返乡一趟?”

  舒安不由继续问起来,说起来这一位弟子同样好样也有几年光景没有回家了。

  “老师,寸功未立,无颜返乡。”

  王玄策摇了摇头说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感叹,若非是遇到自己老师的话,让他看到了以后的路,怕是他要灰溜溜回去了。

  这对于自尊心极强的王玄策而言,是一种不能接受的事实。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