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零二章 分析,心思缜密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27 2018.12.23 12:30

  面对自己师伯李淳风并没有任何的隐瞒,声音缓缓响起。

  “师伯,就在前两天,这一位士子实际之上早就偷偷看了摊位几眼。”

  “师侄就让府中的护卫帮忙问了一些情况了,知晓了这一位士子出身,以及往年科举的成绩。”

  “虽然每一次都落榜,但是几篇文章都写得不错,虽然比不上榜上之人,但也有几分自己的特色。”

  “所以师侄便判断,这一位士子的成绩应该足够考中举人,但是成绩应该不会有多好。”

  每一句分析都井井有序,十分有条理,倒是让舒安有一些刮目相看。

  李淳风看起来老实的样子,事实之上是一位心思缜密的人,通过一些东西推测出一些结论。

  难怪能够成为历史之上有名的算术大家,哪怕是舒安也不得不感慨,似乎能够成为有名的道士,在天文和数学之上都有着不小的成就。

  比如自己那一位师弟袁天罡同样如此,不过舒安的问题并没有结束。

  “若是算错了该如何?”

  舒安的声音继续响起,毕竟这算卦存在算对就有算错。

  “师伯,您不要忘记了,之前那招牌,而且我仅仅是新出山而已,只不过无名小卒而已。”

  李淳风面色之上没有变化回答道,倒是反将了舒安一军。

  毕竟之前招牌可是舒安放上去的,就让李淳风更加没有心底负担了。

  错了的话最后是他学艺不精而已,也丝毫不影响什么,他李淳风的名字并不值钱。

  “小狐狸!”

  舒安眼眸闪过了一丝光芒出声道,内心对李淳风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这一位师侄可没有看上去那么简单,算是道貌岸然的人物,当然这一个词有一些不妥当。

  不过也证明李淳风内心厚黑着,是一位聪明人,不过舒安倒是喜欢这样的聪明人。

  “多谢师伯夸奖!”

  李淳风面色不变说道,不过内心他同样有一些疑惑,不明白这一位师伯的用意在哪里。

  一开始的他以为是考验,只不过随着长安流言四起之后,李淳风就否定了这个想法。

  然而面对任何人他都可以看透三分,毕竟自己老师在相人之术也有一些造诣。

  只不过落到了这一位师伯之上就摇了摇头,他丝毫看不出这一位师伯是什么样的人。

  第二天

  “听说有一位士子让那一位袁天师的弟子算了一卦。”

  “确实如此,据说算出的卦象是高中举人,排名在倒数三十以内。”

  “这一位小道士不知晓算得准不准,不过看在袁天师和安玄公面上倒是可以给几分信任。”

  “反正春闱的结果,还有三天就出来了,也不差这三天的时间,不如我们也去算一卦,据说不中不要钱。”

  .....

  长安之中关于李淳风算卦的事情就传开了,毕竟之前关于安玄公的传闻,还是有提到了李淳风的名字。

  自然让李淳风这一位小道士有了不少的名气,原本之前还没有在意。

  不过这一次倒是引起了不少人关注,毕竟科举可是关系到了整个长安士子。

  只不过李淳风每天只算一卦,这一次又多了三位士子,其中一位被判定落榜,另外两位李淳风都算出能高中举人。

  一位给出了七十名开外,百名以内的判断,还有一人给出了前三十的判断。

  三天的时间,判断三个人,哪怕是长安宫殿之中的李世民也有所耳闻,虽然表面之上仿佛不知晓这件事情一样,但实际之上同样有着不小的兴趣。

  不过哪怕是他都不知晓这一次科举排名情况,要知晓他对于这一次科举可是投入了不少。

  不关注是不可能的,但正是如此,才要确保科举的公平制度。

  采取都是遮蔽姓名改卷的方式,根本没有人知晓考生的名字,这一切李世民都是采用舒安所讲的方法。

  甚至为了考生卷子泄露等等,还专门派禁卫亲自看管,而且一旦被查出舞弊的话,终生不得录用。

  若是有朝中官员参与的话,轻者官削三级,重者直接贬为庶民,可以说这一次李世民是下定了决心。

  外界的议论纷纷并没有牵扯到李淳风的生活,在舒府的生活他倒是十分惬意。

  每一天好饭好菜,闲暇之余还能看看舒府的藏书,哪怕是李淳风也暗暗感叹,这一位师伯的藏书真不少。

  事实之上李淳风不知晓的是,在战乱的时期,舒安借机收购了不少的藏书。

  要知晓一些家族为了避免受到牵连,都举家逃命了,一些藏书都带不走,自然是便宜了舒安。

  书籍毕竟在战乱的时候,确实不是有太多的作用,原本舒安就有藏书的习惯,加上战乱收集,比起一些大家族也不差哪里去。

  正当此时,长安官道之上,一群穿着破烂的百姓正缓缓向着长安方向而来,一位位百姓面色之上青黄不接,双目无神,仿若没有任何生机。

  这一些人正是关内赶来的流民,靠着一路之上吃着树皮花草,终于靠近了长安。

  哪怕是他们都不知晓支撑下来的,只不过关内大旱,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长安了。

  就算是在长安当乞丐也好过在关中,要知晓现在关中诸多百姓已经活不下去了。

  “阿娘,芽芽好饿。”

  一道有气无力的稚嫩声音响起,声源之处是一位穿着破落补丁衣服的小不点。

  “在等等,等到长安之后我们就去投奔舅爷爷去。”

  少妇面色之上带着一丝坚毅说道,不过这一位少妇内心则是忐忑的。

  因为许多年过去了,不知晓对方还在不在过得如何,就算还在的话也不知晓会不会接纳自己。

  这一切都是未知数,只不过这是她内心之中唯一坚持的理由了。

  “嗯,阿娘!”

  芽芽青黄的脸色之上露出了一丝坚强说道,随后啃了啃手中的草根。

  只不过这草根根本不止饱,对于这一些流民而言,他们不知晓自己未来在哪里,前方都是一片迷茫。

  一路之上已经饿死了不少人,也有人离队走不动路了,等待他们或许是黑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