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三十章 王玄策的决定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27 2019.01.06 12:00

  不仅仅是李泰一人,还有其他的世家子弟以及普通人家出身的少年,面色之上都不由纷纷露出了一副关心的神色。

  当然这里面有真诚,也有假装,毕竟一个月的时间,舒安才出现几天的时间,哪怕是舒安都不相信自己在这一些人内心之中有多少的影响力。

  表面之上的尊敬往往不代表内心的真实想法,好在舒安在这一点并没有多大在意,至少在场有一半以上是真心的。

  比如说这一些普通少年加上李泰不会作假,就占据了一半之上的数量了。

  “继续上课,不要以为我的到来而打扰到正常课时。”

  舒安的声音缓缓响起,上课该有上课的样子,无规矩不成方圆。

  “是,老师!”

  话音落下了之后,哪怕是王玄策面色有一点通红出声道。

  确实一开始自己老师已经定下了书院的规矩,王玄策恋恋不舍继续教导学生,而舒安同样远远走开了,不再打扰。

  不过舒安这一插曲还是让这一些书院学生内心有着不少的触动,特别那一头白发让人有着不少的遐想。

  原本这一严肃的课无论是先生还是学生都有一点心不在焉的感觉,当然因为王玄策不在意的缘故,所以倒是没有多出什么波折。

  至于舒安的话,就在书院之中或者去周围的农庄走一走,体验这一份独有的宁静。

  时间过得并不算慢,很快就来到了中午的时间,而王玄策等人同样下课了,不过他们更多是在低声讨论。

  不敢当面问起舒安,当然也有王玄策率先一步来到舒安的原因在里面,这让原本有一些踌躇的李泰不由摇了摇头。

  “老师,您身体可好一些了。”

  王玄策恭敬说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得关心。

  这个时代师恩如海,王玄策对于舒安可是十分关注,丝毫有不敢半点放松。

  “为师能出现在这里,就证明已经好了。”

  “玄策在书院这一段时间之中可有什么感悟。”

  舒安眼眸之中带着一丝欣慰的神色出声道,经过这一段时间沉淀积累,王玄策有着很大的变化。

  至少看上去已经有了一副沉稳的样子,要知晓王玄策可是比薛仁贵大上一岁。

  不过能够在小小年纪就独自走出自己家乡游历四方的话,那么已经可以证明王玄策有着一颗勇敢之心了。

  话音落下了之后,王玄策面色之上有一些犹豫,似乎在纠结着什么。

  “难道我们师徒之间还有什么难言之隐么?”

  看到王玄策的样子,舒安不由轻笑说道,比起薛仁贵而言,王玄策因为跟在他身边没多久缘故,所以还是有一些拘束。

  当然想到薛仁贵舒安内心也不由微微一叹,现在已经是开春的时节了,不知晓这一位弟子如何了。

  “老师,玄策想要出师!”

  许久之后,一道坚决的声音打断了舒安的思绪,这不由让舒安微微一愣。

  尽管知晓王玄策哪怕是过年的时候,依然手不离书,而且都是曾经他为薛仁贵写下的各种关于兵法方面的资料。

  没有想到王玄策会如此早决定,舒安算是稍微有一些意外,但又在情理之中。

  因为王玄策早有着一个心思,前前后后算起来的话入门同样有着将近半年的时间。

  主要还是学习兵法,还有一些武艺之上的修炼,至少没有看起来之前那般书生意气。

  加上之前的十年苦读,可以说王玄策是有了出师的资格,不过对于王玄策,舒安早已经有了一些想法。

  只不过他一直在等王玄策提出来,反正最晚也不过今年的时间,没有想到王玄策比他想象之中早一些。

  “玄策难道认为自己学的本事足够了么?”

  舒安虽然内心有了计较,但是表面之上并没有多少表情出声道。

  “老师,玄策发现在书院有了不少的耐心,然而书院的生活终究不适合我。”

  王玄策声音响起出声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坚决,显然是吐露出了自己心声。

  原本在年前自己师兄离去的时候,王玄策就开始下功夫了,过年的时候更是让他下定了决心。

  “不急,等过一阵子长安的事情解决之后再说。”

  舒安看着自己面前有一些忐忑的这一位学生之后不由轻声说道。

  现在因为这一次事情的缘故,舒安还需要王玄策帮助一段时间,所以倒是不着急。

  “全凭老师吩咐。”

  王玄策眼眸深处闪过了一丝喜色出声道,原本他已经做好被拒绝的打算。

  很显然自家老师没有拒绝,这就是好事情,更何况这一段时间他同样没有离开老师身边的打算。

  毕竟无论是刚刚大病初愈的老师,还是愈演愈烈的天灾,王玄策都不可能这个时候离开。

  “明天让这一些学生去施粥。”

  舒安目光扫了不远处的二十一位学生身上轻声说道,一句话语已经决定了这一些学生明天的去处了。

  “是,老师!”

  王玄策没有任何犹豫出声道,对于这一位老师的决定并没有质疑。

  “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

  舒安的声音继续响起,有一些道理是课堂之上所教导不了的。

  一旁的王玄策眼眸微微一亮,虽然是简短的一句话,但话语之中则蕴藏着大道理。

  “老师,您这一句话可否留在书院?”

  王玄策的声音响起,话语之中带着一丝请求。

  “可!”

  舒安倒是没有想到王玄策还有这样的请求,不由出声道。

  话说之前他总觉得书院少了一些什么,原来是少了一些类似校训之类的话语,这一句话的勉强可以算是。

  “淳风,人在哪里?”

  突然,舒安脑海不由一动出声道,话语之中带着一丝好奇,他在书院待了半天时间,竟然没有看到李淳风的身影。

  话音落下之后,王玄策面色带着一丝苦笑,随后将李淳风这一些天的情况都说了一遍。

  原来李淳风沉迷舒安编写的算术的材料之上,就在房间之中一直研究,好几天没有出门了,算术课都暂时由儒学课代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