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男儿何不带吴钩!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105 2018.11.13 20:00

  “凌烟阁据说安置在皇宫的三清殿之中。”

  “据说陛下还请了安玄公亲自题词,上榜者无尽殊荣。”

  “是啊,安玄公已经多年没有出手题字了,这一次不知晓会留下什么言语。”

  ........

  长安到处都是议论的声音,话语之中有羡慕,也有着期待安玄公的题语。

  由此可见安玄公在士林之中的影响力,甚至有一些商队或者读书人专门在长安等候几天,原本他们已经准备离开长安。

  关于抽取位置的结果舒安并不知晓,想必是有欢喜也有不爽,但是无论如何这都只能怪手气不加。

  “倒是许久没有练练书法了。”

  舒安轻声呢喃道,俗话说字如其人,作为一个后世之人他自然不会忘记书法的重要性。

  唐代主要是用楷体来充当字体,不过楷体还分为各种种类,而作为后世之人他的楷体又跟这个时代有一些不一样。

  不过这都没有关系,因为自成一体的话,不是庸才就是天才,他的话自然是属于后者。

  除了大儒之外,他同样是一位公认的书法大师,当然这离不开他几十年的苦练。

  院子的石桌之上,来福在一旁缓缓磨墨,作为曾经的书童,对于这一份差事并不陌生。

  甚至可以说得心应手,而舒安则是在调整自身状态,身为穿越者,你可以什么都不会,但是文抄公则是必备技能。

  都是九年义务教育出身,不要求你熟读唐诗三百首,但是二三十首还是会的。

  这一次舒安写的便是自己喜欢的一首诗词了,当然若说一开始当文抄公还有心理负担的话,那么现在话丝毫没有负担了。

  舒安眼眸闪过了一丝光亮,随后执笔落下,笔走龙蛇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请君暂上凌烟阁,若个书生万户侯!”

  一旁的薛仁贵默念出了整首诗,越是念到最后则面色之上则越是激动,仿佛有一种热血涌动,想要上阵杀敌,建功立业,登上凌烟阁。

  看着自己写出来的字,舒安不由满意点了点头,这应该是他感觉状态最好的一次。

  随着年龄的增加,他的字体似乎随着心态的变化而有一些返璞归真,想必若是放在后世的话,这一副字以及诗应该是国宝级别吧。

  关于这一首诗是中晚唐的时候李贺所做,只不过现在还没有出生,当时这一首诗的背景是大唐陷入藩镇割据,各地节度使拥兵自重。

  甚至有反叛,不停中央调遣,但是用来此处的话完全可以换一个意思,那就是开国收取隋朝之地,结束乱世。

  放在这个背景之下这一首诗的已经则是完全升华,加上后面的凌烟阁更是应景。

  “仁贵,带上为师的令牌,将这一副字送去宫里,就说是安玄为凌烟阁的题词。”

  舒安眼眸闪烁轻声说道,此诗放在大唐这个时期应该算是诗成镇国了,不要以为贞观了就没有战争。

  突破未灭,高丽未征,关外异族不在少数,这一位野心勃勃的帝王正值青春年华。

  “是,老师!”

  薛仁贵面色浮现出了一丝激动说道,像是虔诚的接过这一张宣纸,小心翼翼装在了竹筒之中,随后转身向着门外走去。

  前几次不是老师不带上自己活着就是在长安城中,他都没有碰上当今陛下。

  这让薛仁贵有着小后悔,面对这一位当今的天子,无数人想要一见天颜,哪怕是他同样不例外。

  “老爷,仁贵这孩子还需要磨练。”

  来福看着已经消失的身影不由出声道,事实之上他早已经将薛仁贵当成子侄了。

  对于薛仁贵的心思也清楚,不过为老爷做事情,做好本分就好了,不要想太多的事情,该来的老爷绝对不会亏待你。

  “无妨,少年心性而已,何况见一见市面也不错。”

  舒安则是轻微摇了摇头说道,少年还需要磨练,不过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

  当今那一位陛下不也是十多岁的年纪就开始南征北战了,当初大唐依然平稳走来。

  至于薛仁贵的话就算是失败了也无妨,他还承担得起,大唐同样损失得起。

  “来福,你准备一些饭食。”

  “还有,你也四十多岁了,还没有娶妻像什么话。”

  舒安的声音继续响起,不过这一次的目标则是落在了来福身上。

  “老爷,您还未娶妻,来福怎么敢先娶。”

  来福面色之上露出了一丝为难说道,事实之上来福对于自己现在的生活十分满意。

  当初他仅仅是一位差一点饿死的流民而已,是老爷救了自己,并且教会了自己识字读书,吃上了饱饭。

  甚至还有当今皇帝都吃不到的食物,对于来福而言这就是最大的幸运。

  哪怕没有娶妻,但是对于来福而言并不是什么不可接受的事情,毕竟他本身就是孤儿,并没有传宗接代的想法。

  舒安则是轻微摇了摇头,因为系统的原因导致他无妻无子,至于现在的话他倒是没有想那么多了。

  正当两人的说话时候,薛仁贵则是快马加鞭向着皇宫而去,一首诗就能让他热血沸腾。

  哪怕是薛仁贵也只能说这就是老师,那一位名震天下的安玄公,只有他能够写出这样的诗词。

  当然幸好舒安不知晓自己这一位学生的想法,否则的话只怕是老脸一红。

  他勉强算是集齐数个时代的精华,放在现代的话或许不算什么,但是在这个时代他就是当世唯一。

  御书房

  李世民和一干重臣正在商讨各地的奏折,随着冬天的临近,百姓过冬又是一个问题。

  “陛下,安玄公的弟子薛仁贵带着安玄公的题词来了。”

  不过正在此时,一位小太监匆忙跑来恭敬道,一时间在场人都不由停了下来。

  “让他进来。”

  李世民眼眸露出了一丝兴趣说道,哪怕是他不得不承认,自己便宜岳父在才华之上不逊色任何人。

  在场几位大臣同样互相看了一眼,内心则是十分期待,毕竟这凌烟阁可是和他们有着不小的关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