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七章 意外,离别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07 2018.12.06 21:31

  茶楼之中的舒安面色之上微微一愣,没有想到朝议一番竟然是这个结果。

  原本他的想法是将张亮的名声毁了就好,阻断他上升的路线,没有想到还有意外的惊喜。

  事实之上舒安知晓想要一次就把张亮拉下马根本没有可能,毕竟终究是李世民的心腹爱将。

  李世民看重的不是张亮的才华,而是忠心两个字,更不用说现在才贞观元年而已。

  正是百废俱兴,李世民手中能够用得上的人并不多,而张亮无疑算是其中一位。

  原本他想着张亮名声毁了就差不多,没有想到还有多余的惊喜。

  “有趣,凌烟阁可还没有被除名的先例。”

  舒安眼眸带着一丝笑意轻声呢喃道,这张亮算是开了先例,想必李世民也觉得若是放着张亮在凌烟阁是一种侮辱。

  当然若是李世民还留着的话,想必还是有大臣会弹劾,原因很简单,羞于此人同列。

  在这件事情舒安并没有纠结多久,因为想必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张亮会安分下来。

  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情还是自己学生明天要离开长安了,距离明年的早春的时间并不长了。

  赶路的时间加上熟悉草原都需要时间,所以薛仁贵需要离开了。

  经过演武之后薛仁贵没有任何的疑问入了李世民几人的眼中,同时薛仁贵自然成为了前往草原掌控一只小队。

  虽然没有任何的军职,但主要还是因为此行草原九死一生,若是此行能够安全归来的话,那么必然重赏。

  想到了这里之后舒安不由微微一叹,这一位陪伴自己多年的少年终于要走了。

  .......

  长安郊外薛仁贵一身普通皮甲仿佛一位普通士兵一般,身后同样跟随了十几骑人马。

  曾经演武所用的盔甲战袍早已经被薛仁贵都小心翼翼珍藏了起来,对于这一次草原的任务他已经清楚了。

  并不是正面的战场交战,加上需要扮演的是马贼,自然不能大张旗鼓。

  通往塞外的官道之上,三道身影一老二少一齐并肩而走。

  正是舒安和两位弟子,其中一位正是薛仁贵,另外一位便是来送这一位师兄的王玄策。

  要知晓之前一段时间之中王玄策可是从薛仁贵手中学了不少武艺,对于这一位师兄自然是有感情的。

  特别是他同样知晓了这一次事情,面色之上不由露出了一丝后悔。

  自己若是早一点拜师的话,那么现在是否能够同自己师兄一起登上草原。

  走在中间的舒安可不知晓王玄策在想什么,不过舒安话语缓缓响起。

  “去了草原之后多看多想,这十几条人命都掌握在你手中。”

  “虽然突厥因为雪灾缘故元气大伤,但也不是你们十几骑能招惹的。”

  “说了这么多为师希望你能够平安而已,归来之日为师必在长安十里之外等你归来。”

  一路之上该说的都已经说了,这最后一切还需要薛仁贵自己做出决策。

  提前将这一位未来的名将带入战场,而且还是不是正常的战争,而去执行九死一生的任务。

  哪怕是舒安都不知晓这样做是对还是是错,若是薛仁贵陨落草原的话,或许成为他这一生最后悔的一件事情。

  “老师,仁贵都谨记在心。”

  面对自己老师的话语薛仁贵眼眸有一些红润说道,从少下贫困小子到如今整个长安都侧目的天骄。

  薛仁贵一直对自己老师怀着感激之心,若不是自己老师将自己带出乡间角落,根本不可能有如今。

  “噗通!”

  想到这里之后薛仁贵直接跪在了舒安的面前同时带着一丝情绪的声音响起。

  “学生远行,恕弟子以后不能尽孝,长伴恩师左右。”

  舒安坦然受了这一礼,在这个时代师生的关系甚至比起父子关系还要可靠一些。

  原因很简单,那就是可能父亲不可能只有一个儿子,而且还有嫡庶之分。

  相对而言师生的话就不同了,一旦拜师之后老师肯定会倾囊相授,若是自己学生不出彩的话,自己脸色之上看不过去。

  “无妨,你暂且去吧,等回来之际为你写上一副评语。”

  舒安眼眸闪烁轻声道,这算是他的一个许诺,世间谁人不愿意得到他的评语。

  哪怕是这一位学生同样不例外,只不过薛仁贵不会将自己想要的表现出来。

  果然话音落下之后,薛仁贵眼眸露出一丝激动,要知晓这可是自己老师的评语。

  每一句评语都名传天下,无数人登门而不可得,薛仁贵自然想过自己老师能给自己一句评语。

  就算是没有名传天下,但对于自己同样是一种肯定,只不过一直以来他都不好意思开口。

  因为似乎他同样没有拿出手的功绩,没有想到自己老师竟然做出这样许诺,这又让他多了一个从草原回来的理由。

  “老师保重!”

  薛仁贵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这一次没有任何犹豫转身离去。

  这一去薛仁贵不知晓何时自己能够再重返长安,不过他对自己有着绝对的信心。

  “师兄走好,老师我会照顾好的。”

  王玄策眼眸同样有一些情绪说道,他因为拜师不久的缘故,所以和自己老师没那么深。

  但不代表他不会体会这其中的感情,要知晓他背井离乡可是有着诸多的不舍,和现在何尝不是一种类似。

  “雏鸟长大,终要离巢,玄策,我们回去吧。”

  舒安眼眸看着逐渐远去的身影轻声呢喃道,几年的时间他以为没有什么能够挑动自己的神经。

  现在看来他倒是错了,似乎随着年龄增长,反倒是情绪变得感触了起来。

  毕竟这并不是小孩儿过家家,也不是一场游戏,而是有血有肉的人。

  “是,老师!”

  王玄策恭敬道了一声,同时不由内心有一些羡慕。

  在自己老师眼中,这一位师兄算是出师了,而他则是刚刚入门。

  等到自己出师的时候不知晓要多久的时间,不过他内心已经下了决定,一定不要落下这一位师兄太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