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晋隋唐 唐朝好岳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十三章 轰动,故人

唐朝好岳父 断雪落 2008 2018.12.13 21:01

  长安

  “陛下对科举进行了改变,这是要增补官员。”

  “据说年前吏部侍郎刘林甫上述各地官员不足的问题。”

  “最后朝议决定科举变革,对于庶族而言,可以说是一次机会。”

  “哪怕是地方之上的小官小吏对于庶族来说,同样是之前不敢想象。”

  ......

  无数士子学生讨论,要知晓因为长安科举的缘故,聚集了大量庶族的学生士子。

  当然严格意义之上来说,这一些学生士子虽然是出身寒门,但实际之上都出身在地主之家。

  不少还是商人子弟出身,若是普通百姓出身的话,那么怎么可能长期逗留长安,要知晓长安的消费可不便宜。

  当然百姓同样有自己的议论,因为这一次科举还真得跟他们有着不小的关系。

  “这一次还是武举考核,有一把力气都可以去试一试。”

  “若是考中武举的话,据说从军都是九品官做起。”

  “我家大娃其他就没有,唯独力气之上不服谁,这一次一定要让他试一试。”

  .......

  若是读书的话普通百姓家的子弟确实是没有那一个本钱,这个时代书院才兴起不久。

  而且书院招收的都是那一些富户子弟,至于普通百姓吃饭都是一个问题,哪里有钱供子女读书。

  然而武举倒是让他们看到了一丝机会,要知晓百姓因为从小就上手农活缘故,力气同样不小。

  不少百姓同样有着自己想法,若是成功的话就做官摆脱平民身份,光耀门楣。

  若是不成的话,那么也没有什么损失,也不过浪费一些武举考核的时间而已,这一笔账百姓还是算得清楚的。

  不仅仅是平民讨论,哪怕是舒府之中都免不了,比如说舒狂虎此时目光落在苏烈。

  “苏烈不去考核武举看看,说不定能考一个武状元回来?”

  舒狂虎不由打趣说道,毕竟以苏烈的武艺在他看来考中武举人应该不是问题。

  至于武举对于舒狂虎而言倒是没有任何的吸引力,毕竟陛下都亲自邀请,若是他入禁卫的话,那么混个官职十分容易。

  苏烈摇了摇头,若说是没有来到舒府之前,他可能还会有一些心动,但是到了舒府之后他就没有半点想法了。

  “虎哥,考中的武举,还能回到舒府么?”

  “那肯定是不能。”

  “那么考中武举还能吃舒府的饭菜么?”

  “都考中武举了,做官了自然不是舒府的护卫。”

  两人一问一答,然而对话完了之后,舒狂虎不由微微一愣,这一位苏小兄弟想法有一些奇特。

  竟然为了吃饭而放弃做官了机会,若是让人知晓的话肯定会说一句不长进。

  然而看着苏烈面色不像做假的样子,哪怕是舒狂虎也不由摇了摇头,确实是有一些可惜了。

  事实之上科举改革确实像是一场风暴,消息随着各种方式开始传递整个天下。

  虽然舒府有着舒狂虎和苏烈的对话,但是这一场风暴并没有影响到整个舒府。

  比如现在的舒安就感觉脑袋有一点疼,看着眼前跪着的一老一少。

  “安玄公,这是老爷生前写给您的信。”

  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家恭敬说道,话语之中有着一种悲伤。

  “裴矩这老头去了么?”

  舒安眼眸带着一丝迷离轻声说道,算起来那一位老头也八十岁了。

  “老爷终究没有撑过过年,只不过因为过年缘故推迟报丧。”

  这一位老人家不是别人,正是裴矩府上的老管家了,此时仿佛整个人都没有精神气了。

  舒安点了点头,随后详细看起了裴矩留给他的书信,算起来的话裴矩勉强算是他的知己故交了。

  要知晓这个时代能够和他交谈的人可不多,而裴矩算是其中一位,不知晓是因为比他多了二十载的缘故。

  算是一位老而成精的人物,而和聪明人谈话就不需要费力气,不过上一次见面已经是十年之前了。

  在他回到了长安之后,据说裴矩前不久已经告老回到了河东养病,没有想到这一去并不回。

  当看完了全部内容之后,舒安眼眸闪烁,倒是没有想到这一位老朋友在临终之前挂念的还是家族。

  河东裴氏在这一代算是没落了,哪怕是裴矩的儿子貌似也仅仅只是一名小官吏而已。

  若是他没有记错的话,还要等到高宗的时期才有一些发展,至于这一世更是未知。

  说起来裴矩的死倒是和李渊父子有一些缘故,一朝天子一朝臣,裴矩的落幕早已经注定了。

  眼前跪着的看起来八九岁的小男孩,正是同样出身河东裴氏的裴行俭,不过父亲和长兄都葬身在王世充之手。

  当初四五岁的裴行俭就寄养在同族的裴矩家中,裴行俭虽然亲人早亡,然而从小聪慧,颇得裴矩的喜爱。

  这一次的来信便是临终请求收下这一位裴行俭学生,因为在自己儿子身上看不到河东裴氏振兴的希望,所以费尽心思在这一位同族少年身上。

  “先起来吧,不知晓在长安可有住处?”

  舒安眼眸闪烁缓缓说道,无论出于公私,他都没有拒绝的理由。

  话音落下之后,这一位跟随裴矩已久的老管家面色一喜,因为他知晓安玄公这是答应了。

  “老爷生前有言,长安有一处住宅留给了小少爷。”

  老管家情绪一闪而过之后恭恭敬敬说道,不过依然跪着并没有起身。

  舒安点了点头,再怎样河东裴氏也是大族,虽然没有五姓七望那般,然而也是名门望族。

  在住宅还是吃穿之上还是不用忧虑,更不用说裴矩这一位老狐狸了,生前肯定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好了。

  “你们先回去住下,等开春书院的开启的时候,会让人通知你们,以后裴行俭就是书院的第一位学生。”

  舒安的声音再度响起,说起来的话这一位裴行俭日后还是有着不少作为。

  虽然没有薛仁贵那般耀眼,但还是难得的帅才,这个时代个人勇武虽然重要,但并不是决定战场走向的决定因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