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世大陆 快穿之唤灵书阁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琉国长公主空间5

快穿之唤灵书阁 桥小潘西 2110 2019.07.12 03:20

  自觉魏恒对自己初次印象还不错,席娩放心地回寝殿了。

  回去时,幽兰已经不在殿内。

  殿外宫女回禀幽兰回偏殿去了。

  尽管席娩心情好,暂时不想管她,这手头上没人还想保住元瑜瓒皇位不用想肯定是一件难事。

  提拔其他宫女?得了吧。

  还不知道提拔上来的是什么牛鬼蛇神呢。

  至于元毓婷,就是一名两袖清风的公主,手底下的人是一个都没有。

  虽然这三月席娩明里暗里地拔了不少钉子,这殿内殿外仍旧有人在暗处虎视眈眈。

  其实还有一名宫女,是元毓婷母妃留下的,叫古萧,是个老人了,本来想用用的,结果元毓婷居然叫她出去做事了。

  记忆里根本没有这段,估计是她自己抹去了,席娩不知道这位古萧什么时候才回来。

  真的是时候该把墨竹喊回来了,就算敌我不明,也比放个蚊子在手底下吸血还不干活的强。

  席娩吩咐下去明日让墨竹来见她,忍着心智内元毓婷小声地啜泣声,迷迷糊糊地睡了。

  次日一早,有宫女回禀,墨竹在客殿候着。

  席娩不急不慢,让幽竹给她画了一个气势足的妆容,打发幽竹看守宫女,带着几个宫女去了客殿。

  席娩在主位坐定,端着一杯茶慢悠悠地喝着,丝毫没让墨竹起来的意思。

  墨竹也不说话,垂头看地板。

  席娩瞧这墨竹不是完好的么,可比她刚来时强多了,竟然告假几个月,恃宠而骄过了头吧?

  “本宫因这落水,在床榻上躺了半月,不知本宫的贴身侍女墨竹因何种缘由,倒比本宫躺的久。”

  墨竹重重一磕头,眼角顿时含泪,头仰起,可怜兮兮地。

  “回长公主的话,墨竹自知没有阻拦公主落水,已犯下重错,自觉去王上那里领了刑罚。王上甚是愤怒,命奴婢日日去领鞭刑,这才没有及时去服侍公主。”

  话是说的滴水不漏,这个墨竹也算是人精,如果不知道这个墨竹压根没去她或元瑜瓒的宫殿,还真被她糊弄过去了。

  现在她身边没多少人,发难墨竹,得不偿失。

  席娩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墨竹的话。

  “其实那日,本宫落水,不是意外。”

  墨竹露出惊诧的表情,“公主是说有人害您?是谁?如此大胆,敢暗害长公主殿下?”

  “本宫不知,本宫素日里与后宫嫔妃不甚走动,与太后倒是亲近。会不会是有人嫉妒本宫与母后的关系?”

  话音刚落,席娩快速地从墨竹眼里捕捉出一丝嘲讽。

  似乎是嫌弃她愚蠢。

  看来应该不是太后做的,墨竹也大概率不是太后的人。

  “奴婢不知,但想来应该是那群嫔妃。公主与王上兄妹之情金石可鉴,嫔妃们嫉妒也是大有人在。”

  席娩顺着墨竹的话接下去。

  “真是反了!本宫是琉国尊贵无比的护国长公主殿下,这些贱婢敢暗害本宫!”

  席娩一边发怒一边控制表情,元毓婷性子绵软,这落水被人暗害的发怒可不能做得太过火了。

  墨竹丝毫没有察觉自己主子的异样。

  听了席娩的话,甚至嘴角自己不自觉的上扬。

  这墨竹听到自己要发难后宫嫔妃,竟然还喜悦?莫不是和某个后宫嫔妃有仇?

  还得慢慢想。

  想她要来保元瑜瓒皇位,此刻还在和自己国里的人争个你死我活,这条路可真远。

  教育元瑜瓒已经在做了,攻略魏恒也提上日程,这身边人也在慢慢敲打,忽然觉得倒也不是那么无药可救。

  席娩也懒得和墨竹多说什么。

  随便许诺会把她从元瑜瓒那里要过来,要她明日开始做事。

  听了她的许诺,这墨竹的脸色明显不太好看。

  怎么?打扰到她给她的主子通风报信了?

  席娩心中一丝快意。

  席娩顺便还提了几句幽兰,明里暗里指责幽兰懒惰,不检点,手脚不干净。

  墨竹兴致缺缺,不关心失了恩宠。

  莫非墨竹幽兰一伙儿,那这可太糟了。

  席娩魂不守舍的回到宫殿,向御膳房要了点好的,边吃边思考下面打算该怎么做。

  幽兰要换,墨竹也要换。

  墨竹可以推后,一个为了获取她信任赴汤蹈火的人,即使是敌,也可暂且一用。

  幽兰一个小小的浣衣局婢女,即使和墨竹感情好,她的承明殿也不是纸做的,轻易就让她进去。

  幽兰肯定在她宫殿有人脉,背后说不定还有一位金主。

  啧啧,开局地狱难度。

  念在心智吐槽,他见过的任务多了去了,这种难度的对于S级唤灵者就是小儿科。

  席娩则不要脸争辩她是新手,还是“脑残”。

  念顿时没话说。

  中午,她正要午憩。

  刚挥手退下一众宫女,房梁上突然跳下一个人,差点没把她吓个半死。

  这个人也是蒙面,只露出一双眼睛。

  最近琉国流行这种妆容?

  来人解下面罩,露出一张略带些皱纹的浓妆艳抹的脸。

  又来刺杀?

  席娩拔下簪子蓄势待发。

  她摸摸脸,撕下一层面皮,这下席娩认得了,是古萧。

  古萧,28岁,姿容姣丽,风韵犹存。

  原本是元毓婷母妃身边的贴身侍女,在她母妃去世前,赠予元毓婷。

  这个古萧,是个能人。

  武功高强不说,还擅长搜集情报,易容,审讯等等,也不知道元毓婷母妃从哪儿挖过来的。

  古萧下跪,从怀里取出一幅画。

  这是做甚?

  席娩接过,打开。

  是一张女人的画像。

  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姿容秀丽端庄,眉目间不怒自威,但此刻盈盈的笑着,和着柔得像含有一汪春水的眸子,犹如百花齐放。

  与元毓婷有六分相像。

  而两人气质则相差无几,只是元毓婷多了些坚强,少了些威严。

  这么相像?

  是元毓婷她母妃梅妃吧?

  元毓婷自出生十月后,母妃就去世了,记在了当今太后的名下。

  对于这位母妃,元毓婷本尊既好奇又伤心。

  席娩抓住画卷两边,手微微颤抖,眸子里盛满了激动的泪水,“这是我的母妃?”

  在私下场合里,元毓婷一般不用本宫这个自称,称古萧为萧姐。

  这个古萧从小看着元毓婷长大,对元毓婷了解得一清二楚,稍有不慎就有可能落下马尾。

  席娩盯着画卷出神,泪水不自觉落下。

  实则暗里瞄了古萧几眼,观察她的表情,怕被发现端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