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极道江湖 死亡执事归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五章 清晨闹剧

死亡执事归来 叫我怀文公子 2431 2019.07.12 02:39

  一夜之间帝都传遍了,官氏集团董事长夫人惨死家中。

  尚慕溪坐在沙发上,冷眼看着电视上的女主播正在播送这一新闻,她的瞳孔不经意地微微一缩,眸底有道凌厉的光芒闪过。

  “咯吱”突然听到身后传来开门声,转身,只见一个穿着睡衣的少女正睡眼朦胧的站在那里,勉强睁开慵懒的眼睛,挠挠乱乱的头发,伸个懒腰,打个呵欠。

  “早上好,睡得怎么样?”尚慕溪看着眼前这个小睡猫有些发笑。

  “嗯,早上好哇,睡得还不错。呐,要牛奶吗?”

  白翼昨天就亲自又过来把冰箱填得满满当当,饮料,食材应有尽有。

  “不用了。”尚慕溪起身,也走到厨房,为自己倒了杯温水。

  艾苒驹喝了一杯牛奶,语气带着几分慵懒:“那些媒体消息倒是挺灵通的。官家现在已经乱成一锅粥了吧。陈昌和背后一直为他出谋划策的女人死了,那他还能撑多久呢?呵呵,真是让人期待呢。”

  少女虽然在笑,身上的杀气却丝毫没有隐藏,眼中幽深的黑眸却是无比的寒冷,只需一瞥,整个人就会动弹不得,像是堕入无尽黑谷里般。

  “那两个,我给你留着呢,这样的乐趣怎么只能我一个人享受呢。”

  尚慕溪没有说话,只是和她碰了下杯。

  整间屋子里,电视哗哗的响着,当水晶杯碰在一起发出清脆地回响后,一切都是那么安静,无需言语。

  来到学校,官母惨死的事情也传得沸沸扬扬,议论纷纷。

  “喂,你们听说了吗宫一禾她妈昨晚死了!听说尸体是在浴室发现的,死得可惨了!”

  “肯定知道啊,都传开了,他家就在我家旁边,不过昨晚我啥都没听到,今天一大早警察就蹭蹭蹭得来了,我迷迷糊糊听到警车声音还以为怎么了,现在那一片都封锁了,严格进出!”

  “天,这也太恐怖了,怎么突然就死了,你们说这是不是谋杀啊。”

  “我看,官家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听说当年尚氏一家惨死大火之中就和他们家有关系,这几年也一直在行业里口碑不行,谁知道是不是哪个寻仇的来杀的。”

  “这下好了,宫一禾尾巴这下能翘到天上?如果真这样,那就是报应,说不定哪天她也死了。”

  “嘘嘘,别说了,她来了,快散了……”

  一伙人鸟兽般一哄而散。

  宫一禾顶着各种目光走了进来,教室气氛微妙起来,讨论声转为了窃窃私语。

  宫一禾的脸色是极其苍白,以往那神气高傲的大眼睛半眯着,失去了往日的光彩。

  她一路强撑着自己,努力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她知道,背后的那些目光并不友好,很多人都想看她的笑话。她不能让她们得逞,特别是尚慕溪与艾苒驹还在,她更不能显露自己的伤痛,她一定是过得比她们好的!而且她深深知道,这伤痛并不能引起其他人的共鸣,反而,会沦为其他人的饭后谈资。所以她坚持来学校,她要告诉其他人,官氏没有垮,官氏不会被任何事情影响,她依然是官氏的大小姐,那个光彩夺目的大小姐,任何事情都无法改变!

  宫一禾的骄傲不允许她再在任何一件事情上表现出软弱。

  她尽量让自己表现得若无其事,从包中掏出一支黑管Tom Ford 。

  玛丽莲・梦露曾说:“口红就像时装,它使女人成为真正的女人。”女人没有不爱口红的。轻轻一抹,亮色在唇上绽开,仿佛一只凤凰栖落在枝头,美得决然而清丽。神采被那股火红点燃,一颦一笑便渲染出不经意的动人,喜时,让人爱慕;悲时,千般感怀。

  缺少口红一支,只作苍白的打底,霎时便世间粉黛无颜色。口红是这世界专门赠予女生的美,是顾盼生姿的青春,是让人心颤的诱惑。

  宫一禾嘴唇用上一抹深红,她又是那个高傲的官氏大小姐,仿佛一切不幸都没有在她身上发生。

  但坚强的假象却在下一瞬间被人撕破。

  “诶,宫一禾,听说你妈死了?”

  是上次宫一禾怼的那个男生,他修长的手随意地撑在她一侧的墙面上,微微俯身,他低低的笑,表情多情邪魅,眼里却似笑非笑,俨然一副看笑话的表情。

  宫一禾抬起头来,却看到更多周围人投来的或探究或嘲笑或可怜的目光,深深刺痛了她的眼睛,此时她愤怒大过于悲伤。

  宫一禾的承受能力已经接近临界点,在这一刻,她的脑袋一片混乱,充满了怨恨,就像一只烧开了的热水壶,咕嘟咕嘟的往外吐热气,此时她已不知到自己的耳朵听见了什么,只知道耳朵外面有声音网脑子里钻,眼前一片空白,这种感觉欲哭无泪,心中无名之火顿时燃烧起来。

  宫一禾一时什么也来不及想,只觉心头怒火冲天,五脏六腑都要气炸了,她的脸渐渐变了颜色,眉毛拧到了一起,眼睛里迸发出一道道刀一般锋利的光,猛力一挣,只听“叭“地一声,甩了他一个大肥耳光。

  她在一昼夜里积压的恐惧与一路走来的愤怒如火山一样爆发了,牙齿咬得“格格“作响,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好似一头被激怒的狮子,她恶狠狠地呵斥道:

  “白痴可以当你的老师,智障都可以教你说人话,没脑子的东西,用不用我来教教你怎么说话?是谁让你产生一种你能和我这样说话的错觉?果然是个贱蹄子,我告诉你,发生什么事情,我也是官氏集团的大小姐,而你顶多是我一个擦鞋的!”

  被打的男孩惊愕地眨了眨眼睛,他脸上的肌肉一下子僵住了,纹丝不动,就像电影中的“定格”。教室里所有人也都像木头一样,定在那里了,都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惊呆了!

  “你!”

  反应过来的男孩气急败坏,右手高高扬起,也欲还手,被一旁的人赶忙阻止。

  这一巴掌要是打下去,指不定还能闹出点什么鸡飞狗跳的事情。

  男孩被人强拉了出去,显然正在气头上,他恶狠狠地咒骂着:

  “宫一禾你以为谁真的怕你吗,你居然敢打我,我看官氏集团就要不行了,你迟早也是和你妈那样的下场……”

  还没有等男孩说完,人便消失在教室门口,只留下了话的尾音。

  宫一禾的脸涨得通红,眼珠子瞪得溜圆,嘴巴张得好大,眉头也皱起来,连头发都抖动起来了。

  这话仿佛戳中她心事一般,母亲的死在浴缸里,血染红了整个浴缸,喉部有一处约10厘米伤口,切割处刀口平整,可猜想犯罪人是一刀封断了颈动脉。是有多大的仇恨,才能下得去那样的狠手,一刀致命?就她内心直觉告诉她自己,没有这么简单,仿佛这才是个开头。但她不敢去想,她不知道接下来还会发生什么。

  恐惧和愤怒笼罩在她的心头,挥之不去……

  这一场闹剧尽收后排两人眼底。

  尚慕溪与艾苒驹两人不动声色,只觉得有几分好笑。

  失去与恐惧的滋味,你还喜欢吗,我的朋友。

  “叮。”

  是尚慕溪手机的新消息提示,是白翼发来的,只有五个字。

  “已处理干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