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修真文明 邪骨仙风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五十七章 谁交流谁

邪骨仙风 鲁繁华 2613 2019.07.03 17:01

  “放开我!”

  听凤的声音,冰冷之极,如同从无尽冰渊传出来的魔音。

  轰!

  一片赤芒从听凤身上喷涌而出,宛若地狱之火,烈烈蒸腾,像似要焚灭一切。

  “你在找死!”

  听凤的气息虽然炽热,声音却阴寒无比,到了可以冻碎神魂的程度,就像从九幽冥狱爬出来的巨凶。

  那股可以焚毁天地万道的气息,瞬间将螳螂吞噬,一头黑色凤凰从地狱火里冲天而起,然后又俯冲而下,扑杀对手。

  这座星宫,完全被狱火淹没了,万丈高楼顶端,燃起了黑色火焰,熊熊烈烈,气息滔天。

  现场,没有什么东西能够幸存,所有修士都逃了出去,有那跑得慢的,连惨呼都未来得及发出,就被焚成了灰烬。

  听凤此刻已经忘记了师尊的叮嘱,被螳螂调戏再三,忍不住爆发了,暴露了实力。

  “原来修的是地狱火,名中带个凤字,不会是鸦凤体吧?”小圣手里抱着一根灵药,一边嚼一边咕哝。

  鸦凤,据说是幽狱黑鸦强行上了天凤之后的后裔,身上既有一丝狱鸦之血,又有一丝凤血,属于杂血,血脉已经不纯正。

  这样的火焰,寻常修士无法抗衡,杜牧螳螂等人却是不在乎的,火冥黑炎比这厉害得多了他们尚且无惧,只是毒医却是抵挡不住的。在听凤释放出狱火之后,杜牧第一时间将这片空间禁锢了,确保她无恙。

  螳螂安然处与火焰中,那副嘴脸既可恶又恶心,恨不得掐掉一块肉来,嘴里不停说着流里流气的话语。

  听凤羞愤欲绝,直到此时,她才发现对方那下贱模样都是装出来的,根本就不怕她的火焰,真正的实力无法想象。

  “放开我。”

  她再次喊道,拼命扭动,想要挣脱螳螂的魔爪,可是她这样扭来扭曲,姿势愈加暧昧。

  螳螂更来劲了,嘿嘿笑道:“这么主动配合我啊,不用,我自己可以的,十七年的存货都留着呢。”

  口水直流,一张臭嘴直接朝对方红唇亲去。

  “一代神女,毁在一头畜生的手里,天道无眼啊……”远处,有修士叹息。

  “不愧是六阶血脉,连觉醒了六根道骨的凤栖门天骄都可以轻易压制,那个人如果是我就好了,美人在怀的感觉……啧!”

  “叛徒你是哪边的?我们应该站在听凤道友这边!”周围有人怒斥。

  “听凤道友莫慌,我来助你。”一声叱喝,从远处天边传来,要替听凤解围。

  接着,数条流光横空,由远而近,倏然而至,一个个流转神华,气息凌冽,非常强大,自带无上光环。

  “是摘星崖的第一核心刺余和他的同门到了。”有人认出来者身份,纷纷让开一条路。

  这位刺余,虽然是一十二崖的核心弟子,名气却丝毫不比三山中的肖近仙、萧轻仙弱分毫,他成功刺杀一位觉醒九根道骨的老牌强者,让他的风头一时无双,也就是后来出世的星轮能够稳压他一头,要知道星轮可是连续挑战了三山众多教主级人物从容离开的。

  刺余缓步来到星宫近前,望着那片狱火之海,语气冰冷的道:“放开听凤道友,给尔等留一个全尸。”

  这话,狂妄之极,听得螳螂顿时大笑了起来,摇头道:“老三,你对手来了,赶紧打发了,老子还要赶着洞房呢,不习惯旁边有人观战。”

  洞房,这禽兽居然说洞房,难道他要来真的?

  听凤元神都吓出窍了,低声哀求道:“求求你放过我吧,那样我宁愿去死!”

  啪!

  螳螂觉得吓唬也差不多了,在她右臀上拍了一巴掌,啪地一声,清脆响亮,道:“这个世上你惹不起的人多了,不要以为谁都是你可以调戏的。光腚惹马蜂,你惹得起就要撑得起,这次权当是给你一个教训。我大兄弟已经名草有主了,以后不许再打他主意!”说着,一把将听凤丢出楼外。

  听凤重获自由,又气又怒,偏偏奈何不了对方,恨得牙根上火,咬得咯嘣咯嘣的,化成一团黑色毫光逃走了,主要是羞的,被一头螳螂如此‘欺负’,她实在无颜继续留在这里。

  星楼之巅的狱火随之熄灭。

  相信短时间,她见着杜牧和螳螂等人都要躲着走了。

  螳螂这货也是蔫坏蔫坏的,坏得可以流脓了。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就给了听凤一个终身难忘的教训,可谓刻骨铭心。

  山鸡,趾高气扬的站在杜牧肩头,翅膀指着刺余,那模样非常有派头,叫嚣道:“那个什么崖的,听见没,这世上你们惹不起的人多了去了,敢找到我们头上,本座一巴掌抽死你!”

  这货在血脉测试上大出风头,甚至有盖过星轮宫少主的趋势,现在无比趾高,极为气昂。

  他和螳螂虽然没有觉醒道骨,但同为天妖王,三者彼此血脉交融,又得了神丹洗练,并将各种神通融为一炉,实力已经到了不可想象的程度,仅比杜牧弱一线,自然不会在意刺余,见到对方到来,率先叫阵。

  刺余身为摘星崖最强核心弟子,几曾被人怒怼过,何况对方还是一只鸡,这有辱他第一核心身份,他想一把捏死那头七阶神宠,然后将其红焖,不过,这要在和正主‘交流’之后。

  “请管好你的宠物,否则本人不介意吃掉一头七阶血脉!”刺余语气寒冷,凛然盯着山鸡。

  “你能吃掉再说吧。”杜牧不禁哑然。

  山鸡的实力在对方之上,这方世界可能存在威胁山鸡之人,但绝不是刺余,老牌道骨强者不出,年轻一代谁敢说能稳压重明神兽一筹?

  “别以为进了星盟试炼,就有资本跟摘星崖抗衡,你们这样的势力,在我等眼里还不如一根草。”

  摘星崖这群核心态度轻蔑且森寒,丝毫没有掩饰杀意。太上后人受辱于外,让年轻一代颜面扫落,他们这次就是要让外界知道,不管谁削了摘星崖的面子,都不会有好结果。

  “想吃我?你们想找不痛快吧?!”山鸡一听,顿时就怒了,嗖地一声,化成一道流光,电速飞离杜牧肩头,接着轰得一声,一只彩翼伸出,直接抽中刺余右脸,“想拿爷做口粮,抽不死你。”

  山鸡这一记耳光甩得特别响亮,连聋子都可以听到那声巨响。

  摘星崖这批核心全部傻了,那只鸡如此霸道,说抽就抽,耳光甩到看不清痕迹。

  而刺余更直接被抽蒙了。

  刺余是谁,那可是摘星崖第一核心,曾经有过辉煌的战绩,成功斩掉一位九根道骨的老牌强者,而今,竟在那只鸡手里吃了大亏,被扇了老大一个耳光,他如何能够接受。

  “混蛋……尔等该死!”

  刺余气得全身发抖,让一头鸡狠扇嘴巴子,太丢人,就算他今天将杜牧等人全部毙掉,这个面子也是无法找不回来了,已经成为事实。

  “找死的是你!”

  山鸡非常干脆,再次挥出翅膀,将刺余抡飞。这一次,摘星崖第一核心直接被扇出云宫,跌到远处很远的地方。

  “这……究竟是谁交流谁?!”周围,远观者都非常无语。

  这头神宠太强势了,抽摘星崖第一核心就跟抽孩子一样,刺余在他面前如同小鸡。

  刺余很强,但对手更强,双方明显已经不在一个级数。这位摘星崖第一核心弟子,将压箱绝学都施展出来之后,依然没能奈何对方,铁老三连根鸡毛都没掉一根,最后被他一爪子拍进墙壁里,羞愧的昏死过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