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海贼: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 棋盘内外

  罗文不得不承认,他的确有点低估了世界政府的行动效率——尤其是在天龙人这方面。

  三人从亚鲁佳一路返回阿尔巴那,在第二天凌晨顺利抵达王宫。

  罗文命人将熟睡的薇薇送回了她自己的房间。

  随后,罗文与克洛克达尔也打算休息,却看见了脸色苦闷的寇布拉。

  “刚刚接到了消息,世界政府派的人来了。”

  寇布拉说道:“是海军方面的代表。”

  “哦?”

  克洛克达尔挑了挑眉毛,“海军大将出动了?”

  寇布拉摇头道:“不,是两位中将。”

  克洛克达尔有些意外,阴沉笑道:“呵呵呵,看来一位八百年前的皇帝很有‘威胁性’啊!”

  乍一看上去,两位海军中将的分量远不如一位海军大将。

  但克洛克达尔却能看出其中的端倪。

  如果直接让大将出手,那无异于直接对罗文本人宣战,而两位中将显然要平和得多,沟通试探的意思也更加明显。

  世界政府此举,意味着在彻底摸清对方的底细之前,他们还不想彻底与那位自称莱恩·罗文的男人撕破脸皮。

  原因?

  当然是因为在历史上,莱恩·罗文确有此人!

  “先请两位中将来探探口风,很稳健的做法啊,多半是战国那家伙的计策。”

  克洛克达尔找了张椅子坐下,笑道:“来的人是谁?鼯鼠?火烧山?”

  “不。”

  寇布拉又摇了摇头,“是海军本部的‘鹤’和‘卡普’两位中将。”

  此言一出,克洛克达尔的脸色骤然一变。

  他的眼神微微颤抖,脑海中不知在想些什么。

  片刻过后,他干笑着咧起嘴角,望向罗文。

  “好吧,我承认,我的确低估了莱恩·罗文这个名字。”

  鹤、卡普——

  能让这两位“中将”同时出动的家伙,这片大海上能有几人?

  ……

  按照得来的情报,海军的队伍大约会在傍晚时分抵达阿尔巴那。

  罗文将鱼人村的事交代给了寇布拉。

  末了,他拍了拍这位阿拉巴斯坦现任国王的肩膀。

  “剩下的就辛苦你啦!”

  言罢,便回房间休息去了。

  人总是要休息的,尤其是在长途奔波了一天一夜之后。

  见此情形,寇布拉有些无奈,但还是认真点了点头。

  有关曾经阿拉巴斯坦帝国的行政体系,奈菲鲁塔莉家族的史书上有过记载——

  对外,由帝国皇帝莱恩·罗文征服一切强敌;

  对内,则由时任宰相的奈菲鲁塔莉处理繁琐的政务。

  内外联合,造就了那座强盛无比的庞大帝国。

  而现如今,罗文的思路似乎也是如此。

  他并不在意什么“国王”的名号,而是一如既往地向着心中更遥远的目标前进。

  一出手,便在人类的国度里建立起了一座闻所未闻的鱼人村落!

  寇布拉不禁叹了口气,内心深感压力。

  自己能否比肩当年的奈菲鲁塔莉本人呢?

  想了一想,寇布拉便起身继续处理政务去了。

  他需要安排国王军注意亚鲁佳周遭海况,防止另外的奴隶贩子循踪而至,骚扰亚鲁佳和鱼人村的居民们。

  多做些事总没有错,这位一心为民的国王向来如此。

  ……

  傍晚。

  罗文离开了房间,稍稍吃了点东西。

  海军的队伍似乎还在路上,罗文等得无聊,便拉着王国护卫队队长伊卡莱姆来陪他下棋。

  书房内,两人盘坐在棋盘两边。

  “嘛嘛嘛!先祖大人,虽然不想自吹自擂,但我可是精通阿拉巴斯坦军旗的哦!”

  这位卷发男人发出了标志性的笑声。

  身为侍奉了奈菲鲁塔莉家族多年的护卫队长,伊卡莱姆称呼罗文为先祖大人并不奇怪。

  按照他的说法,罗文是“阿拉巴斯坦”这个名字本身的先祖,这个国家的任何一位子民都可以如此称呼他。

  “就让我来陪先祖大人较量一番吧!”

  伊卡莱姆自信地笑着。

  ……

  一小时后。

  伊卡莱姆那一头自信的卷发,已经尽数耷拉了下去。

  他颤抖的捏起一枚棋子,却怎么也落不下去。

  “我输了……”

  伊卡莱姆的表情颇为复杂。

  因为那不是他输掉的第一盘棋,而是第十盘!

  整整十盘棋,都是毫无疑问的惨败!

  伊卡莱姆的脑袋有些发昏,毕竟一盘阿拉巴斯坦军旗的平均时长大约在一小时左右,对于高手来说则要更久。

  但现在,自己竟然平均六分钟就输掉了一整盘棋!

  伊卡莱姆捂着脑袋,回忆着刚才的对局。

  自己每下一步,罗文便会紧随其后,没有丝毫的停滞,更没有半点错误或破绽。

  每一步,都仿佛考虑到了整盘棋局的走向。

  伊卡莱姆甚至有一种错觉,坐在他面前的根本不是人类,而是一台只知道正确结果的无情机器!

  罗文微笑着,显得有些意犹未尽。

  “再来一盘吧,这次我让你五个子怎么样?”

  “那个……”

  伊卡莱姆有些纠结,与罗文对弈时的压力已经让他的身体有些不适了,但他又不好意思明说。

  撑不住了……

  就在伊卡莱姆打算婉拒罗文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却忽然从他背后传了过来。

  “让老身也来下一盘吧,怎么样?”

  罗文与伊卡莱姆顺着声音望去,看见了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婆婆。

  她梳着简单的马尾辫,内衬淡蓝色衬衫,脸上虽满是皱纹,深蓝色的眸子里却散发着独属于年轻人的光芒。

  而在那位婆婆的背后,披着一件代表了海军的正义披风!

  婆婆搀扶起了伊卡莱姆,在对方诧异的目光中坐在了罗文对面。

  她微笑着。

  “阿拉巴斯坦军旗,老身也会一些。”

  罗文望着对方,微微点头,伸手道:“鹤女士,请。”

  “吼吼吼,被八百年前的皇帝陛下称呼为‘女士’,这可真是荣幸。”

  鹤婆婆笑得很慈祥,但眉宇间隐约散发出的气息,却让一旁的伊卡莱姆不禁打了个冷颤。

  鹤婆婆捏起一枚棋子,转头对伊卡莱姆道:

  “年轻的小鬼,输的一败涂地呢,先歇一歇吧。”

  随后,鹤婆婆落下了第一枚棋子。

  一如之前的那样,罗文的棋子随后而至。

  观战的伊卡莱姆微微皱眉,下意识地思考起了这一步棋的解法。

  这里?还是那里?

  不行,头又开始痛了……

  鹤婆婆笑着摇了摇头,依旧慢悠悠地捏起一枚棋子,而后稳稳落下。

  这一幕,让伊卡莱姆为之一愣。

  因为在那枚棋子落地的瞬间,罗文那边所散发出的惊人压迫感,竟忽然消失了大半。

  鹤婆婆微笑着教导道:

  “棋盘和战场一样,永远不要被带入对方的节奏之中,否则会很累的。”

  罗文望着棋盘,开口问道:“谈判和试探也是如此吗?”

  鹤婆婆摇了摇头,“不一定,分人。”

  罗文落下了一枚棋子,继续问道:“如果那人是我呢?”

  “您的话,直白些最好了。”

  鹤婆婆继续落子。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像是两位在唠家常的老友,但一旁的伊卡莱姆却很清楚,眼前的这一幕究竟有多么凶险!

  无论是罗文还是那位海军婆婆,他们都散发着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

  即便在世界会议上,一众加盟国国王齐聚一堂,也极少有人能给伊卡莱姆这样的感觉!

  罗文笑着摇了摇头,“要怎么直白?”

  鹤婆婆直白问道:

  “你是谁?你要做什么?”

  闻言,罗文想了想,缓缓说道:

  “大海是一座棋盘。”

  “生活在其中的人是棋子。”

  罗文捏起了一枚棋子,抬头望向前方。

  落子。

  “我是,执棋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