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海贼: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章 可能的事

  啪!

  克洛克达尔只觉得一股寒意涌上心头,忽然打了个冷颤,猛地合上了手里的笔记本。

  他捂着嘴巴,装作抽烟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在掩饰自己那抽动的嘴角。

  呵,呵呵……

  一定有猫腻!

  也许是某种自己不知道的把戏?

  没错,一定是这样!

  克洛克达尔深吸了一口气,再度打开了那本笔记,翻到了自己刚才看的最后一页。

  上面白纸黑字,写得清清楚楚:

  “翻动一位小姑娘的私人笔记,可是很不礼貌的哦,小鳄鱼。”

  不可能!

  绝对不可能!

  克洛克达尔瞪大眼睛,立刻翻到下一页。

  下一页的字同样很少——

  “这是可能的。”

  “……”

  克洛克达尔沉默着,表情彻底平静了下来,脸色淡然。

  他将笔记本平摊在大腿上,自己则背靠沙发,叼着雪茄,抬头望向天花板。

  “呼……”

  他逐渐理解了一切。

  罗文并不是什么教育家,他无法在短短两天的时间内,将一位涉世未深的小公主培养成出色的外交官。

  但是他却能用两天左右的时间,预测出这场谈判的“一切可能性”!

  罗文将所有可能发生的事整理了出来,让薇薇记在笔记本上。

  如此一来,这位小公主只需要按照笔记上的攻略,一步一步地将这场谈判进行下去即可。

  简单吗?

  太简单了!

  对于薇薇来说,这次谈判完全就是一场固定了考题的考试,再配合上这位小公主自身出色的发挥,获得“满分”并不难。

  难吗?

  很难!

  对于罗文来说,他必须算到一切可能性,而后给出相应的解决措施。

  即便瓦波尔是个肉眼可见的蠢货白痴,但他也是个活生生的人!

  人和人之间的交流,与棋局有着本质性的差别。

  因为棋盘和规则的存在,棋子的落点始终是固定的,纵使一场棋局有万般种变化,但这种变化最终也会有一个尽头。

  而“人”这种存在,却是无法准确预测其行为的……

  ……吗?

  此刻正在发生的现实,让克洛克达尔在心中给这句话打上了个问号。

  的确,瓦波尔是个肉眼可见的白痴,如果克洛克达尔愿意的话,他甚至可以设下圈套,让这位蠢货国王无意间输掉整个国家。

  不过,那终究也只是“阴谋”的一种。

  克洛克达尔可以算计“人性”本身,但他却无法像预测棋局的走向一样,穷举出所有的可能性,而后将其具象化成文字!

  那未免,太过离谱了……

  克洛克达尔再度深呼吸一口,觉得自己需要静静。

  于是乎,他从沙发上起身,来到了会谈室外露天阳台的一角。

  从屋内是看不见这里的,但可以听见屋内的声音。

  如果薇薇喊人,克洛克达尔会在第一时间冲进屋内,将瓦波尔砍成干尸,以发泄心中这股莫名其妙的不爽。

  而现在,他打算靠在栏杆上,吹一吹冷风,重新整理一下自己的思路。

  但没过多久,另一个人也来到了阳台,站在克洛克达尔的身边。

  是多尔顿。

  这位磁鼓王国忠诚的守卫队队长,此刻对自家国王的表现无比失望。

  如今这场谈判的形势,已经可以称得上是一边倒了。

  薇薇将阿拉巴斯坦一方的提案说出,瓦波尔只能连连点头答应,连半句反驳的话也无法说出。

  事实上,如果按照瓦波尔原本的性格,他早就掀桌子不谈了。

  但现在的他却根本找不到“机会”来掀桌。

  薇薇所提出的每一个方案,都恰好落在瓦波尔的底线之前,给了他一种“合情合理”的感觉。

  这就是所谓的“谈判桌上的战争”。

  一旦彻底陷入对方的节奏之中,就连终止这场谈判的资格都会丧失,只能被动地听从!

  如今的瓦波尔,正是陷入了这样的“泥沼”,输得一塌糊涂。

  多尔顿忍不住叹了口气。

  如果老国王还在世的话,也一定会对这位无能的儿子彻底失望吧!

  多尔顿抬头望向克洛克达尔,忍不住感叹道:“不愧是超级大国的公主殿下。”

  克洛克达尔:“……”

  如果是平时,他才懒得跟这种不相干的蠢货多费口舌。

  但现在因为那本笔记的关系,克洛克达尔的心情很复杂,因此话便多了些。

  “多尔顿?”

  “是的。”多尔顿点了点头,重新自我介绍道:“磁鼓王国守卫队队长,多尔顿。”

  克洛克达尔吸了口雪茄,缓缓说道:“其实很多事情没有那么复杂的,但很多事情又很复杂。”

  这句莫名其妙的话让多尔顿十分疑惑。

  他性情耿直,很难理解话外之音。

  克洛克达尔皱着眉头,指了指屋内,“例如那场谈判,其实没那么复杂的,很简单。”

  多尔顿更加疑惑了,他挠了挠头,认真请教道:“那么,什么事才是很复杂的呢?”

  “复杂的事……”

  克洛克达尔开始觉得有些烦了,刚想随便找个理由结束这场谈话,忽然间却又想到了什么。

  “那群蠢货大臣之前是不是说,世界政府的人来借了一块地,搞什么军事演习?”

  多尔顿一愣,但还是点了点头,“没错,杰斯说过,一群世界政府的人跟我们借了一块罕有人至的雪原。”

  “对对,就是那个。”

  克洛克达尔吸了口雪茄,阴沉笑道:“那就是很复杂的事。”

  多尔顿眉头微皱,不是很理解克洛克达尔的话

  他解释道:“冬岛的气候很特殊,曾经海军也临时借过我们一块地来训练新兵,世界政府这样做虽然突然,但也有过先例,很合理。”

  闻言,克洛克达尔阴笑道:“多尔顿——对,是这个名字,你或许是个忠心的护卫,但作为大臣,你不合格。”

  多尔顿深知自己的短板,正打算认真追问请教,忽然间耳朵却动了动。

  他听见一阵奇怪的响声。

  动物系恶魔果实能力者,其感官能力往往要比普通人强上许多。

  而在多尔顿之后,克洛克达尔也注意到了远方的响动。

  他和多尔顿寻声望去,将目光落在了远方的雪原上。

  在那里,出现了一股异样的暴风雪,将原本平静的雪原山麓彻底笼罩。

  其间狂乱的气流好似风暴,将地上的雪花卷得老高,变成了一团又一团“雪龙卷”!

  即便是从城堡上俯视,也依旧无法看清里面的情况。

  多尔顿见状不禁愣住了,他在磁鼓王国生活了一辈子,却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气象。

  他忍不住问道:“发生了什么?”

  闻此一言,克洛克达尔挑了挑眉毛,对多尔顿的反应很是满意。

  那份笔记带来的异样感,让克洛克达尔至今都没有完全缓过来。

  但现在他的心情却明显好了不少。

  果然啊,与莱恩·罗文的相处,给人的感觉好似与深渊相伴,每时每刻都被那种深不见底的黑暗凝视着,累得要死!

  还是与多尔顿这种心思单纯的大好人接触,更能令人感到愉悦!

  简单、直接,甚至还能让克洛克达尔回想起,自己其实也算个野心家。

  想到这里,克洛克达尔对多尔顿扬了扬下巴,笑道:

  “呵呵呵呵,看不出来吗?”

  “世界政府正在‘军事演习’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