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海贼:你们的皇帝回来了!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曾经的盟约

  “你输了哦,再来一盘?”

  罗文重新整理着棋子,而后揉了揉肩膀,将自己的鹰形头盔摘下,放到一旁。

  众人终于有机会在一个相对安稳的环境中,观察起了罗文的真实面貌。

  那的确是一副与记载中无异的脸。

  坚毅且棱角分明的脸庞,平和的微笑,再加上那如鹰一般锐利的眼睛。

  的确不负史书上那近乎于夸张的赞美之词!

  但此时,众人显然更在意罗文刚刚所说过的话——

  “莱恩·罗文这个名字,其所代表的的意义,也要远超你们的想象。”

  克洛克达尔皱了皱眉,若有所思。

  寇布拉则直接问道:“先祖大人,您到底有什么打算?”

  罗文摸了摸下巴,落下了新一盘棋的第一枚棋子,笑着说道:

  “天龙人是很麻烦的玩意儿,人们畏惧他们的理由并非天龙人本身,而是他们背后的世界政府。”

  “因此,无论是与他们发生冲突,还是直接杀了他们,后续的麻烦都不会少。”

  “但是啊,寇布拉,教你一件事——”

  罗文缓缓说道:

  “死人,只有两种可能,要么很有用,那么彻底无用。”

  “那个天龙人如果死在这里,便是第二种的无用之人。”

  “而活人,却总能介于有用和无用之间,因此大有可为之处。”

  此言一出,在场的其余三人皆陷入了沉思。

  薇薇挠了挠自己的小脑袋,年纪尚小的他并不能很好地理解罗文的话,只觉得没怎么听懂,但似乎有些道理。

  克洛克达尔则不屑地撇了撇嘴,身为海贼的他,并不完全认同罗文的做法。

  重新复盘当时的情况。

  如果将罗文变成克洛克达尔,且一定要从天龙人的枪口下救人,克洛克达尔或许会选择偷偷用砂砾弹飞那颗铅弹,再在被救人非致命的位置上捅一个伤口出来。

  而后,将两人一起扑倒,造成被杀的假象,安抚天龙人。

  如此一来,最不引人注意,也最稳健。

  但罗文的做法显然有些张扬得过分了,克洛克达尔也因此更加确定了自己之前的感受——

  真是个自负到令人不爽的老怪物!

  至于寇布拉,他在沉思片刻之后,大概理解了罗文的想法。

  “先祖大人,您不打算隐瞒您复活……不,重生……不,苏醒……也不对……”

  寇布拉接连说了好几个形容词。

  罗文无奈摆了摆手,“就‘苏醒’吧。”

  寇布拉这才继续说道:

  “先祖大人,您不打算向世界政府隐瞒您苏醒的消息?”

  罗文挑了挑眉毛,“为什么要隐瞒?”

  “因为现在的世界政府……已经变了。”

  寇布拉参加过很多次世界会议,因此对世界政府,以及各个加盟国的心思很是了解。

  “世界政府的首要目的,一定是排除可能威胁世界政府统治的不安定因素,而非接纳一位刚刚苏醒的‘古人’。”

  罗文咧嘴笑了。

  “的确,世界政府一定会尝试这样做的,但如果这份不安定因素无法被排除,他们就一定会尝试着让他安定下来。”

  寇布拉微微皱眉,不解其意。

  罗文继续解释道:“曾经,有很多国家与阿拉巴斯坦帝国的皇帝——也就是我,缔结了永久的互不侵犯盟约,或自愿,或被迫。”

  “嗯?”

  寇布拉一愣,猜测罗文这是想利用一纸盟约,限制住世界政府的行动。

  但,他的内心也不禁在怀疑,那真的有用吗?

  克洛克达尔更是直白,摇头阴笑道:“喂喂,你不会以为世界政府是一群遵守盟约的好好先生吧?”

  “当然不是。”

  罗文笑着摇了摇头,纠正道:“他们是一群很会‘利用’盟约的坏坏先生。”

  “噗!”

  薇薇被罗文的这一说法逗笑了,而克洛克达尔与寇布拉都似乎想到了什么。

  “那个天龙人会将我的消息带回圣地玛丽乔亚,而世界政府当然不会轻易接纳一位八百年前就死过一次的人。”

  罗文的手指轻轻摆动,一枚棋子在他的掌中来回翻转。

  “因此,他们会先选择试探。”

  “试探的结果,将决定那份盟约究竟是废纸,还是会继续生效。”

  话音落罢,寇布拉和克洛克达尔的瞳孔都在轻微颤抖。

  他们没想到,在短短的接触过程中,罗文竟然能算到这一步!

  这就是八百年前,曾率领大军铁骑纵横四海的传奇皇帝吗?

  寇布拉顿了顿,最终有些苦涩,也有些无奈道:“先祖大人,您准备何时重新登基?”

  此言一出,疑惑的却是罗文了。

  他有些诧异道:“什么登基?”

  寇布拉还以为罗文是在考验自己,便老实答道:“在您战死之后,先祖奈菲鲁塔莉才按照您的安排,登基加冕成为国王,而后将帝国改为王国。”

  “现在您复活……苏醒了,按照曾经的约定,阿拉巴斯坦这个国家理应还是您的。”

  说到这里,寇布拉显得有些不舍。

  他并非舍不得王位,而是舍不得他的国民。

  最终,寇布拉低头请求道:

  “希望您能善待这个国家!”

  但出乎所有人的预料,罗文连连摆手,“不不不,王国的国王还是你来当好了,一切照旧。”

  寇布拉有些诧异,就连克洛克达尔也忍不住好奇。

  “为什么?”

  “内政我处理不来啦!”

  罗文挠了挠头,无奈笑道:“当年就是这样,我主要对外,都是奈菲鲁塔莉帮忙处理国内的事物,所以我才放心把王位交给他。”

  “但……”寇布拉还想说什么。

  罗文明白,眼前这位国王一直在为阿拉巴斯坦帝国被改为王国而感到不安。

  他担心自己这位帝国的皇帝会对此不满,而后大发雷霆。

  罗文一子落下,又赢了一盘棋。

  他拍了拍寇布拉的肩膀,起身笑道:

  “奈菲鲁塔莉做的事,不过是理念上的不同,没有对错之分。”

  “除此之外——”

  “我是帝国的皇帝,而非国王,也不想当国王。”

  寇布拉思索着罗文话。

  沉默片刻后,他问道:“先祖大人,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等。”

  罗文微笑着,回答道:“等世界政府派人来试探,然后让世界政府主动‘想起’那份盟约。”

  ……

  要等多久?

  罗文估计,算上通讯和赶路的时间,最起码也要三到五天吧。

  但就在第二天,寇布拉却忽然接到了来自港口小镇亚鲁佳的报告。

  他也让人将这份报告交给了罗文。

  报告上的内容,是罗文怎么也没想到的情况。

  的确有外人来阿拉巴斯坦了,但却并非是世界政府的人。

  那是一艘避难船,船上尽是一群难民——

  鱼人难民。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