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星月桂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现状与极限压缩

星月桂冠 苦莓 2922 2020.03.02 19:30

  “可以确定是尚未被发现的‘界域’,要不是有悬赏,说不定我现在已经发了。”

  拄着大变模样,已经比他自己还要高出两头的法杖“星语者”,安年站在一座丘陵的顶端,看向了天边的夕阳。

  那如血的残阳让安年回想起了他的“母星”,在他的家乡也存在如此美丽的夕阳。

  其实,安年并不是出生在安德瑞拉的人,而是一位来自“米莱狄星”的“星界种”!

  “米莱狄星”才是养育了安年十六年岁月的“母星”……

  记忆中,在“米莱狄星”上生活的日子已经成为了过去,但安年永远也不会忘却那方贫瘠的土地,呼啸的沙尘暴与致命的酸雨无时无刻不侵蚀着这颗星球的生命力,而就是在这样一颗星球之上,却顽强的生活着一批坚韧不屈的人们。

  他们自称为“旧世界的尘埃”,是一群在污浊世界中顽强求生的“末路者”,只因他们错过了去往“新世界”,即安德瑞拉的机会,就被无情抛弃在了注定消亡的“米莱狄星”上,孤独地绽放着文明最后的火花。

  而安年,就是在拼死守卫聚居地的最后一战中死去,而后因为不知名的原因,于安德瑞拉的探索历65年,也就是月陨之年,在科索恩山脉的深处醒来。

  是重生还是穿越?答案已经不重要了——

  活着不需要太多的理由。

  要知道,在末世之中如果没有大心脏,那早晚要疯掉,而这也塑造了安年的性格——

  他可以对什么都无所谓,也不会遵守什么规矩,但为了守护他所珍视的一切,他甘愿化作恶鬼。

  嘛,总体来说就是个中立邪恶的家伙。

  “不过这次死里逃生可真是刺激,连我的大宝贝都……”

  想到这里,安年突然沉默了下来,他看着身边的“星语者”,心中思绪万千。

  良久之后,安年才深吸了一口气,狠狠给了自己一巴掌。

  “妈了个巴子的,伤心个腿子!爷要笑,爷要笑!”

  说着说着,安年便哈哈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嗝……”

  揉了揉微肿的脸蛋,发泄完心中的自责后,安年沉下心来开始思考起他的未来。

  “爷可是背负着聚居地和佣兵团而活着的男人,可不能轻易的死了,不仅如此,还要活的够滋润。”

  “面临过的挑战也不少了,无非是从头再来而已,怕什么!”

  “现在的首要义务就是苟命,不要让‘自然之誓’找到自己,同时在暗地里发展,伺机寻求复仇的机会……”

  细细规划着自己的未来,安年那颗心也逐渐归于了平静。

  “那么,现在的目标,就是在这处‘界域’里生存下去,同时,也要积极寻求高效变强的方法。”

  定下了近期的主要行动计划,安年这才将注意力放回到了所处的界域中。

  在通过空间通道后,安年来到这里也大概有两小时的时间了,但除了任务列表中出现的主线任务外,他对此地没有任何的认知。

  甚至,为了不让自己的行为对周围环境产生什么影响,从而导致一些不可预知的结果,安年连这座丘陵都没有踏出半步。

  当然,如果再过一段时间,安年还是没有获取到什么情报的话,他也必须要进行探索了。

  毕竟,当他踏入这方名为“余晖森林”的小型界域后,那将他传送至此的通道已是崩塌,而这也意味着……

  他没有回头的余地!

  虽然回到“科索恩山脉”同样是一个无比愚蠢的选择,但至少在“科索恩山脉”内所要面对的危险比起完全未知的“余晖森林”而言,是可以预知的。

  轻轻摇了摇头,安年看向了被打开的任务列表,上面有且只有一个任务,并且描述任务的字体还是安年仅有听闻的金色……

  那是属于“主线任务”的独特颜色。

  伸出手指点开任务,顿时,一面详细记载了任务内容的面板便在安年的眼前展开——

  …………

  【主线任务Ⅰ—1:黄昏的抉择】

  【任务详情:在黑夜将至的夕阳下,你需要进行一次抉择。】

  【任务进度:0%】

  …………

  “主线任务叫做黄昏的抉择……”

  “然后呢?这就没了?”

  面对无从下手的任务,安年思考了片刻,最后放弃了思考。

  没有更多情报与信息,他能思考出来个锤子结论?

  不同于安年过往接触过的任何任务,这主线任务的组成是那样的“简陋”,一个不明含义的任务名称,一段不知所云的任务详情,还有那毫无进展的任务进度……

  再结合着安年对这处界域的完全陌生,于是,尴尬的事情发生了,那就是安年现在很迷茫。

  他现在可以干什么?

  计划虽然有,但他一无所知也没法干事啊!

  不过想再多也没有什么用,奉行一定实用主义的安年也不是太在乎主线任务,当然,是就近期而言。

  因为除了摸不着头脑的主线任务,他还有另外一个严峻的考验——

  生存!

  当远离了安德瑞拉的文明区域,失去了来自制造业的补给,只有一身连装备都算不上的破旧衣物与一根“星语者”法杖的安年,该用什么去维系生命的延续?

  吃什么?喝什么?有没有安全的住所?

  这些都是安年需要考虑的事情。

  并且,雪上加霜的是,为了能够在之前的“赌博”中获得更多的优势,将“玫红冕冠”吞服的安年不得不去面对一个事实,那就是出现在状态栏中的“禁魔”状态。

  …………

  【状态:禁魔—月火】

  【效果:在接下来的12小时内,无法使用法术“月火”,剩余生效时间:10小时12分……】

  …………

  作为占据了自身实力至少三成的法术“月火”,安年明白暂时失去它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别的不说,战斗力下降是一定的,而更棘手的是,失去“月火”也就意味着安年在面对袭击时,将会处在一种被动的境况中

  举个例子,如果安年再次受到突如其来的箭矢攻击,那他只能通过一些战职者的技巧去应对。

  近身格斗本来是安年用来弥补自身缺陷的东西,现在却要拿它进行战斗,这不是本末倒置的行为么?

  轻叹一声,估摸着时间到了的安年开始了第21次施法尝试。

  “สื่อสารธรรมชาติดาวควบเปลวไฟของดวงจันทร์”

  轻灵的咒文被轻轻吟唱,然而当0.5秒的时间一过,却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

  而像这种尝试安年每五分钟就要进行一次。

  摇了摇头,安年转而使用安德瑞拉的施法者常用的“克雷塔罗奥托米魔能奥术语”进行法术引导。

  “Comunicación Xi Ya tso̲ho̲ Condensación Ar llama ar zänä”

  不出意外,当0.75秒的吟唱结束后,那银白色的火焰依旧没有燃起。

  “吟唱过程没有问题,能量的引导也没有问题,就是在最后的释放阶段出现了问题……”

  感受着脑海中“月火”的法术模型,安年放弃了对“月火”的施法尝试。

  “只剩下‘星火之柱’与‘自然之子.誓约’了么……”

  “但是我对‘星火之柱’的咒文解析只进行到80%多,根本没办法使用‘泰拉妖精语’对它进行二次压缩。”

  作为安年所掌控的底牌,“泰拉妖精语”是他在“米莱狄星”上能够生存下去的利器,也是安年能够将“月火”的吟唱时间压缩到0.5秒的关键因素。

  在安年刚来到安德瑞拉并通过施法者的能力去学习语言之时,他就已经发觉了,安德瑞拉的通用语与“米莱狄星”的通用语一样,是不含任何超凡因素的语言,所以学习通用语的过程一帆风顺。

  但是,当安年接触到“克雷塔罗奥托米魔能奥术语”时,他便敏锐的察觉到,这种超凡语言并不比“泰拉妖精语”要好学多少,二者之间不相伯仲。

  虽然在亲和自然之力方面,“克雷塔罗奥托米魔能奥术语”比不上专精于此的“泰拉妖精语”,但在普适性上,“克雷塔罗奥托米魔能奥术语”却拥有对绝大部分超凡力量的兼容性。

  而这,也是为什么同是进行极限压缩,“泰拉妖精语”可以将“月火”的吟唱时间压缩到0.5秒,而“克雷塔罗奥托米魔能奥术语”却只能到达0.75秒的根本原因,仅仅是因为术业有专攻罢了。

  只不过,对于安年,或者说,对于任何一位施法者来说,法术吟唱的极限压缩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这需要漫长的时间积累,有时甚至还需要一些灵感与运气。

  就像是安年,在“米莱狄星”上时,因为文明的断裂,他实际上拥有的法术只有“月火”一种,其他都是一些简单运用能量的戏法而已,但正因为专一,所以他才能将“月火”这个法术的一切融会贯通,在几万,甚至十几万次的练习中将压缩吟唱的意识刻在骨髓中。

  总而言之,法术吟唱压缩这东西,涉及到了方方面面,什么基础施法知识,法术原理,法术解析,法术咒文的转译,超凡语言的亲和度等等,还有最后的海量练习,这些要素缺一不可,正可谓是高端施法者的标配,一般低等级的渣渣都不配拥有。

  而经过三个月的学习与练习,到目前为止,安年所掌握的这两种法术其状态为——

  法术“星火之柱”,Lv.3,极限压缩2.5秒,法术解析度82%

  法术“自然之子.誓约”,Lv.2,极限压缩3秒,法术解析度65%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