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另类幻想 星月桂冠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16.精英级

星月桂冠 苦莓 2327 2020.03.10 12:30

  那只独角仙没有立刻对安年发动进攻,而是静立在波动的以太波纹中等待着什么。

  但安年却没有因此而松懈,反而是将精神力牢牢锁定在那只独角仙身上,同时快速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特别是眼前的这片花海。

  于是,在与独角仙对峙的这段时间中,安年也基本还原出了,他未到此地之前的这段时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魇月水晶与花海虽然不清楚从何而来,但可以知道的是,这种水晶对“晖之虫”具备无与伦比的吸引力。

  这从那些在花海中,即便已经被拦腰斩断的虫子,还拖动着残破的身躯向水晶爬去,然后被独角仙彻底杀死中可以推测出。

  所以很明显,独角仙就是最后的胜利者。

  至于为什么水晶会具备针对“晖之虫”的吸引力,安年却不得而知,或许这种水晶可以让“晖之虫”获得更强的力量?亦或是,接触这种水晶其本身就是一种“侵蚀”?

  大胆的进行猜测着,安年继续总结着眼前所观察到的一切现象。

  可以看见,那些在抢夺水晶中失败,从而走向死亡的“晖之虫”个体,无论是完整的尸体,还是已经被大卸八块的尸体碎块,全部都在缓慢的“融化”着——

  在那些海蓝色花海中,尸体与碎块逐渐化作血肉组成的“浓汤”,进而被花海所吸收,而吸收了尸体的花海也绽放的更加鲜艳了,甚至,在某些花的花蕊中,隐隐间开始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微光。

  随后,当这种微光随着花朵吸收更多的尸体“浓汤”后,变得更加明亮了,其大小也逐渐膨胀,最终在花朵上方孕育了一团浅蓝色的稳定光团。

  不过还不等这些光团继续发育,它们便在悄无声息中消失了形体,而花蕊也从头开始孕育着下一个光团。

  “这种感觉,和月影魔物出现时的能量波动非常相似。”

  感受着那些光团消失时传出的波动,安年从中感受到了类似月影魔物在虚空中直接出现时的能量波动。

  不同的是,月影魔物出现时能量呈现“输出”的特性,而这些光团消失时能量却呈现“输入”的特性。

  “难道,这些光团就是初生状态的月影魔物?”

  一端是输入,一端是输出,安年很容易就能将二者相联系,从而推断出它们之间可能的关系。

  但证据还不够多,至少安年没有亲眼见证这些光团孕育出月影魔物的画面。

  时间流逝。

  在独角仙接触魇月水晶后不过一分多钟的时间里,遍地的“晖之虫”尸体便彻底被花海所吸收,诞生的光团也消失了几十个。

  此刻,之前还没有任何动静的独角仙也终于迈出了它的肢体,那背后的甲壳也随之掀起,从而将其中的翅膀舒展。

  这是它准备进攻的信号!

  而面对这一状况,安年也动用了“呢喃”,让瞬发的一发“星火之柱”直直的冲向独角仙。

  轰……

  蓝紫色的星火激荡在浅蓝色的魇月水晶周围。

  轰……

  呼吸间,命中目标后的“爆破”效果也随之出现,让肆虐的星火升腾出了一串夺目的光焰。

  不过,当星辰的能量散去之后,出现在安年眼前的,却是那完好无缺的魇月水晶,还有守护在水晶前方,正撑起一面天蓝色半透明能量立场的独角仙。

  很明显,刚才的那一发“星火之柱”,甚至连这只精英级魔兽的防御立场都没能打破。

  当然,效果还是有的,至少能量立场上的深深裂纹显示了,安年刚才的法术并不是没有一点效果。

  嘶……嘶……

  好似是感受到了来自安年的法术威胁,独角仙在长鸣之后,便是挥舞着高速振动的翅膀,开始向着安年的所在冲去。

  同时,就在准备向后方密集枫林中撤去的安年感知中,那只独角仙身上则在快速凝聚着能量。

  准确的说,是冰雪系的法术能量!

  “魔兽的名字是冻结的艾恩独角仙,所以它可以使用冰雪系的法术么?”

  安年的内心中快速闪过对敌人的能力判断。

  “自信到把能力写到名字里,看不起谁呢?”

  心里是这样想的,但意识到敌人的棘手,无法知晓对方使用的法术是否是锁定法术,安年只得临时改变战场策略,开始向着距离自己最近的一棵粗壮枫树跑去。

  安年能感受到,不出一两秒,独角仙的法术就会进入蓄势待发的状态,所以他可不想去尝试到底是对方的法术威力大还是自己的小身板硬朗。

  不过,就算是撤离也不能阻挡安年的反击,悬浮在他身边的星语者很快便激发了又一次的“呢喃—星火之柱”,将星火的力量再次宣泄在独角仙的能量立场上,让裂纹再次加深。

  与此同时,终于来到粗壮枫树旁的安年也顺势瞟了一眼独角仙的能量立场。

  “这质量不咋地啊,感觉再来一次就可以打破了。”

  想要解决精英级魔兽的确要比普通的魔兽要棘手好多倍,但曾经跟随过诺拉之光的安年又不是没和精英级战斗过,甚至还有幸远远观察过一只头目级。

  所以……

  砰!

  刚躲进枫树之后,独角仙的冰雪系法术就砸到了枫树的树干之上,一瞬间,一层厚厚的冰霜便将枫树的下半部分尽数冰封。

  即使隔着半米的间隙,安年都能从冰霜中感受到那刺骨的寒冷,不过对此结果,安年却松了一口气。

  “不是锁定法术!”

  将心中的担忧彻底抛下,伸出手将星语者轻轻抓握,安年挪动了一下身位,通过视角的卡位,让独角仙不能第一时间看见他的所在。

  同时,开始吟唱起咒文……

  “คอลัมน์ของแสงดาวและไฟ”

  虽然“星火之柱”也不是锁定法术,但星语者却可以充当施法者对法术进行的释放。

  而被冰霜覆盖的枫树则横亘在二者之间,让彼此间互不相见,但对安年而言,枫树就是他的护盾!

  于是,在1秒的吟唱之后,安年从树后伸出了星语者法杖,让法杖顶端浮现的两幅微型法阵与独角仙之间不再存有任何障碍。

  一为吟唱,一为瞬发。

  一发破盾,一发杀敌!

  轰……

  轰……

  除了能量立场与法术之外,这只独角仙与寻常的“晖之虫”没有太大的区别,一发“星火之柱”足以带走它的生命。

  所以,当拄着星语者从枫树后走出,安年在第一时间就看向了独角仙那理应成为残肢碎块的尸身。

  入目中,尽是因“爆破”效果而飞散的残肢,燃烧着鲜血的遗留星火,还有尸堆中悬浮着的两枚核心碎片。

  这只精英级魔兽死透了。

  但是,让安年没有预料到的是,在核心碎片旁,还有一团正不断突出一些冰刺的冰霜能量团!

  它看起来已经临近紊乱的边缘,可安年发散出去的精神力却对此一无所知,更危急的是,二者之间只有十几米的距离!

  咔……

  能量团彻底突破了极限,而在这一瞬间,安年动了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