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踏穹苍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踏穹苍 白九一 2082 2019.03.15 23:36

  第三章

     

  太原府醉仙酒肆的楼顶,远远的就可以看见一个背影,孤零零的一个背影,她在望着那即将消失天际的太阳,在看着那多彩绚丽的晚霞。景美,人美,可却美的孤独,美的寂寥,因为那只有一个人。天边彩云卷卷舒舒,人生又何尝不是如此,聚聚散散。

  她的双眸充满了孤寂,充满了疲惫;是那么的忧郁,又是那么的悲伤;人前她是爱笑爱闹的胡疯子,可终归会有人后的时候,她讨厌孤独,可孤独又总爱粘着她。这人生在世呀,没谁能够得到永久的繁闹,也没有谁能够甩开独处的孤寂。

  她静静的坐在那里,等待着,等待着一个依靠,等待着一个归宿,可等了又等,等了又等......

  突然,她起身扔掉手中的狗尾巴草,嘟着嘴抱怨道:“不都说泪痣是三生石上刻下的印记,连转世都抹不掉的痕迹吗?不都说拥有泪痣的人会有很美满的姻缘吗?为什么到现在我还是一个人?难道我注定了要随师父一道出家吗?”古月不禁摇着头“啊......”的叫了起来。

  “古月......古月......”声音远远的传来,越来越清晰,是那么的动听,又是那么的熟悉。难道自己出现了幻觉?古月有些难以置信,她狠狠的掐了自己胳膊一下,疼痛的感觉游走于全身每一条神经,原来这是真的,她的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笑得是那么甜美,笑的那么开心。待她匆忙转过身时,已有一人向他快速飞来,那人一头乌黑短发潇洒飘逸,一张耐看的脸蛋白净精致,此人正是杏林山庄神医七徒的小弟子公良玉。

  多年不见,公良玉倒有几分挂念,一脸笑意道:“三载春秋一晃过,月美依旧不留痕。古月,我还以为你把我给忘了呢。”

  “日落西山销魂夜,我就知道你这馋鬼会来找酒。”话音刚落,古月就拔剑朝着刚刚落地的公良玉给刺了过去,公良玉顺势轻轻向上一跃,凌空一个右转就躲了开来,古月止步向上一跃挥剑右砍,公良玉脚踏剑身借势向后跃开,轻轻的落在屋顶坐了下去。

  古月拿剑指着一边的公良玉,愤愤的道:“没良心的,三年了你都不去找老娘,你说,你就不怕老娘给人宰了吗?”“你这么凶,谁敢惹你呀,再说了,就你那行云步,想宰你也得能追得上吧。”公良玉说着自腰间拿出了一精美小瓷瓶,古月双眼放光,扔下剑就跑了过去,拿在手中细细打量一番,“哇......”的一声,道:“这驻颜丹可是每个女子做梦都求不来的好东西呀,这不会是你亲自为我炼的吧?”公良玉不假思索道:“当然了”,接着又道:“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古月白眼一翻,粗声哑嗓道:“你喝多了吧,跟你说多少次了,我是道士的徒弟,以后是要出家的。”值此时刻一阵香味飘过,古月闭着眼睛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又缓缓的舒了一口气,一脸的陶醉与贪婪,她舌尖轻舔粉嫩的嘴唇,吞口唾沫,情不自禁道:“好香呀。”没等公良玉反应过来,古月就已拉着他飞了下去。

  古月是一个决不亏待自己的人,她喜欢吃最好的菜,喜欢喝最好的酒,喜欢看最美的风景。三年前,她决定和公良玉去塞北看那大漠孤烟长河落日,可公良玉是个医生,他舍不下病人,所以二人相约一醉,算是最后的辞行,而地点正是这醉仙酒肆。那天他们喝了整整一晚,待公良玉醒来时古月早已离去,后来,每年的那天公良玉都要来此喝上一晚,谁知三年后,同一时间同一地点,两人竟再次见了面。

  “哎吆,两位里面请,里面请。”醉仙酒肆的小二哈着腰将公良玉和古月给迎了进去。那晚他们喝了很多,也喝了很久。

  早晨的太阳总是那么耀眼,透过窗户纸,一缕柔和的阳光射在了公良玉的身上,是那么的舒服,“啊......”公良玉伸个懒腰,定眼一看一桌子的酒瓶,他自己都有点佩服自己的酒量,他顺手推一推身旁的古月,“醒醒,醒醒”,“哎呀,别闹,我再睡会儿。”

  离开酒肆已是第二日的辰时,走在繁闹的街道,古月一会儿看看人偶,一会儿看看杂耍,还不住的鼓掌喊几句“好,好”。多年的大漠流浪让她对这喧闹的一切有着一种隐隐的隔阂。

  走着走着,公良玉突然问道:“你这次回来是为了什么?说吧。”古月一脸神秘的凑到公良玉耳边道:“凤凰刺。”

  公良玉眉头一蹙,看病人般的看着古月,一脸疑惑道:“你没事吧?都失踪一千多年了,去哪找呀?”

  古月白眼一翻道:“你才有事呢?”接着压低声音又道:“最近江湖传言凤凰刺藏在神兵山庄。”

  公良玉有点难以置信,道:“这消息可靠吗?”

  古月一脸坚定道:“当然可靠了,你到底去不去?不去就绝交啊。”

  看着古月如此决绝的态度,公良玉无所谓的说了一句:“去就去。”

  二人如风般说走就走,当天就骑马日夜兼程的赶往了平阳府。

  经过两日一夜的奔波,二人早已疲惫不堪,马也换了好几匹,最终商量之下决定在附近找间客栈休息一晚。

  坐在福临客栈的二楼,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街景,古月不禁出了神,喃喃道:“如此生活倒也不错。”对坐公良玉看着古月如此样貌,不觉偷偷的笑了出声,古月猛地惊醒,回过神看着公良玉没好气道:“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没见过发愣呀”,然后白了公良玉一眼,自顾自的倒了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

  古月看上去虽大大咧咧,潇潇洒洒,但她毕竟也是个女人,也有自己的小心思。幼年的流浪经历和多年的江湖历练早已让她厌倦了这日日伪装鱼龙混杂的江湖,她也希望像别的女人那般有个可以依靠的肩膀胸膛,有个稳定的生活,可老天总是在和她开着各种玩笑,让她可望而不可及。正所谓“哪有什么拼命坚强,不过是在无奈硬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