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木棉花开的季节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三)

木棉花开的季节 九洲江 2139 2005.08.09 09:09

    木棉花开的季节

  (三)

  学了几天,“客家话”,水平原地不动,郁闷的我起了放弃的念头。我何苦如此折磨自己,为了完成老豆交给的任务?为了能够和老师同学的交流?为了溶入县城的现实大潮?我实在找不到更好的语句来激励自己。况且我是有进步了的,我发现我已经可以听懂客家话口音了,他们说的是什么意思我听明白了,只是还说不上来,说不出口;我想我该满足了。我不是只呆一个学期吗?我不是一个过客而已吗?我该静下来来学习啦。我的目标是北大啊,那显然是不可能的,其实我的目标只是区内的一个小 院校。目标不大,也要花心血啊,现在在走“独木桥”的是千军万马,落水的人多得去了。我不想落水,不想。

  每逢下课的时候,我总是呆呆的望着窗外那树火红的花儿,发现它越来越殷红啦,越来越鲜艳啦。我有一种说不出的感动,到底是为什么,我也搞不懂,只是莫名其妙的感动,觉得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又好像是一种前世的缘分,说不明白其中的缘由。也许是因为我终于确定它就是木棉花了吧,所以有一种不同的心情,要知道,我可查了很多资料才确定的。

  关于木棉花,我知道的并不多。我偶然中读过李商隐的一首诗:“绛纱弟子音尘绝,鸾镜佳人旧会稀。今日致身歌舞地,木棉花暖鹧鸪飞。”读诗后最初的印象也不是木棉花,而是诗中说的“鹧鸪鸟”。我在小时候听过一个传说,大意是说,从前有一个人,父母死后,被兄嫂欺骗着虐待着。吃的的是最最差的,做的是最苦的。吃芋头的时候,兄嫂骗他说,芋头的头最好吃,把最好的中间留给自己吃。最后还把他骗入一个深坑里,用巨石将他砸死。后来他变成了一个鹧鸪鸟,整天“咕咕,咕咕”的叫着,恶毒的嫂子,做了亏心事,也被这“咕咕,咕咕”的凄凉叫声吓死了。这个传说以后还看了很多版本,我还是固执地以这个为准,这个是我最早听到的,是我们村最老的奶奶给我们讲的。以致以后总有一种凄迷的情绪迷漫着我,使得我的性情偏于内向,且容易自我感伤。

  一个传说就能影响我一生吗?当然不会。根源我的父母经常吵架,一吵起来的时候就拍桌子,拍完桌子就摔椅子,然后就当着劝架的人宣布要离婚,最后我被推来推去,他们离婚后我该跟谁。就这样我觉得自己是个“无家”的孩子,以后他们吵架的时候我就躲进屋子读书,就是那部《红楼梦》,我整整读了一个童年。从此我爱上了林黛玉,爱上了她的诗词,爱上了她的小性子。林黛玉的身世似乎与我融为一体,我常在想,她真的要是我姐姐就好了,我就多了一个知音,多了一个可以理解我的亲人。

  至于木棉。我到县图书馆查了一下,知道它是岭南著名的乔木,花色有如江浙一带的辛夷木笔。木棉花开6瓣,有红黄两色,在隔年的黄叶即将落尽之时,就可以看到花蕾在光秃秃的树枝上探头。同属岭南,我们这里却很少见到,想不到居然在校园里有一棵,实在难得。在岭南,榕树也是常见树,攀援滋生,往往可达数亩,人称霸王树。广东人喜欢在榕树中植棵木棉,高出于上,形成“英雄压倒霸王”的局面。所以木棉又叫英雄树。木棉和北方的玉兰一样,是先花后叶的。和我那天在校园看到的一样,满树的火红花儿,长在光秃秃的树干上,没有一片树叶。木棉最繁盛的地方是溯西江而上,在肇庆,梧州一带。屈大均在《广东新语》中说:西江“夹岸多是木棉。身长十余丈。直穿古榕而出,千枝万条,如珊瑚丛生。花垂至地,其落而随流者,又如水灯出没,染波欲红诚天下丽景也”,他又有诗曰:“西江最是木棉多,夹岸珊瑚十万柯。又似烛龙衔十日,照人天半玉颜酡”。可见,真正的木棉盛况我还是没有见识过的,在我们这种小地方也不可能见到。

  关于木棉花的感性认识,在另一首诗歌中我也读到,舒婷的《致橡树》,这可是语文书中收录的诗篇,不是闲书中看来的。诗中说:

  “……我必须是你近旁的一株木棉,

  作为树的形象和你站在一起。

  根,紧握在地下

  叶,相触在云里。

  每一阵风过

  我们都互相致意,

  但没有人

  听懂我们的谚语。

  你有你的铜枝铁干

  像刀、像剑,

  也像戟;

  我有我红硕的花朵

  像沉重的叹息,

  又像英勇的火炬……”

  也许我应该感动于舒婷高尚的爱情观,或者诗中的思想美。当老师在课堂上分析这首诗时,我却感到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我居然对从来没有见过的木棉花魂牵梦萦,想看到她那红硕的花朵,是如何的像沉重的叹息,又像英勇的火炬。

  现在我看到了真正的木棉花,看到了她那红硕的花朵,像沉重的叹息倒是有的,像英勇的火炬吗我没有感觉到。在眼下的情景,我的感情更接近于李商隐“今日致身歌舞地”的感慨和伤怀。

  我想木棉花只是我在一中“今日致身歌舞地”时,一种寄托感情的事物吧。正如李商隐那首诗中表达出来的,那种被远谪崖州时的落寞孤单。从五中到一中,算是一种远谪吗,对我来说,从一个地方到另一个陌生的地方,就是远谪。没有人在一个陌生的地方会开心,那怕那个地方再出名再繁华,除非那个地方有自己朋友和亲人。林黛玉在大观圆也不开心,好在在那里有一个人和她“坐卧不避,嬉笑无心”。有一个人对她说,他是她的知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