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木棉花开的季节

木棉花开的季节

九洲江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05.07.30上架
  • 0.91

    连载(字)

3343位书友共同开启《木棉花开的季节》的现代言情之旅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一)

木棉花开的季节 九洲江 2367 2005.07.30 19:55

    木棉花开的季节

  (一)

  这一年的春天,我来到陆邑这个小城,我的高中生活的最后一个学期就从陆邑一中度过的。

  陆邑一中校园不是很大,名气倒盛极一时。去年七月,大街小巷张贴满了榜文,对当年升学率自吹自擂一番。据后来考证,其升学率屈居于县高级中学之后。求学的人都冲着这个名气来的,感觉来到这里心里踏实,升学的概率也会水涨船高。再说多数的家长也认为,与其花着择校费往县高级中学送,不如送到这里好,孩子心里少些负担,自己的钱包也少些压力,两全其美啊。就是在这种家长和学子共同的心理作用下,导致了县高级中学当年的择校生锐减,校长因此“含冤”下马。

  我来到这里也是冲着名气。父亲认为,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严师在哪里?这还用说吗,人家名气大,升学率高,教学水平就一流,肯定是严师出高徒。孩子就算笨,有名校庇佑,有严师教导,日复一日耳濡目染,也会学好。于是,在我即将参加高考的那个学期,把我从五中转学过来了。我来的时候,校气热火朝天,大家挤着来,自然难上加难啦。我的父亲告诉我说:“不容易啊佳佳,我圆了很多关系,才把你弄到进去,你可要争气。”我拼命的点着头,我感谢父亲没有这样说:“不容易啊佳佳,我花了很多钱,才把你弄到进去,你可要争气。”估计父亲是没有打算要我偿还这笔钱,所以没有向我挑明。

  那天春雨丝丝,我撑起一把浅绿色的雨伞,走进这所陌生的校园。雨丝飘到眼镜片上,模糊了我的视野;还有雨季冗长的气息,抑郁在心头,淡淡忧伤,一种让人挽不回来的落寞和无奈。在我踏进小径的一刹那,突然觉得有东西砸到我的伞上,之后滚落在我的背后。我把伞往后低下,立地抬起头,惊呆了眼前看到的一切:那是一树火红的花,在春风细雨中燃烧着。

  此情此景,让我我想起了李商隐的一首诗歌:“绛纱弟子音尘绝,鸾镜佳人旧会稀。今日致身歌舞地,木棉花暖鹧鸪飞。”

  我想,这肯定就是传说中的木棉花了。至于是不是,我现在哪里有功夫管他,今天是来报到的,完了还要交费、找宿舍,很多要多事要操劳。这些事情我从来没有自己做过,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做一些从来没有做过的事情,我能不压抑吗。母亲本来要求父亲送我的,父亲却认为孩子长大了,这点小事情,自己办可以,别什么都操心。我只好单枪匹马来了。

  我进的班级是高(70)班。从班名来看,是这个学校的第70个高中班级,如果每年有7个班,学校历史就有十年历史了吧。咳,我没事考究它的历史干吗,反正只呆一个学期,匆匆而来,匆匆而去,我不过是个过客罢了。遗憾的是从班名看不出是文理科班,我数学不好,物理、化学简直门外汉,所以我进的是文科班。

  班主任叫唐培叙,是个瘦弱矮小的老头子,教政治的。他在自我介绍的时候,普通话绕了舌根,没说清楚,我听成了“扛煤气”了。看不出他实际上有多老,不过他的脸皮让我想起了什么,对了,就是想到刚才看到的那棵开满红花的树,想起了那光秃秃的枝干,那树皮哦疙瘩疙瘩的。说实话,我看到他的第一眼也惊呆啦,呆的程度不下于看到光秃秃的枝干开满了火花的花儿。纳闷的是他为什么要板着脸,这不更突出了脸上的树皮疙瘩了吗?兴许班主任都喜欢这样包装自己,我在五中的班主任虽然比他年轻,板脸的深度却不分高下。

  为了表达爱生如子的丰富感情,扛煤气对我嘘寒问暖了半天,最后小心翼翼地问我:“学费带来了吗?”我说:“带了!”交了学费后,这才给我点了课本,领我进班。

  根据先来后到的原理,我坐到最后一个角落。还好,扛煤气向我透露,同桌是去年转学来的,比我老早一年,也是是县北人。县北人,我也是县北的,那就老乡啦。出门在外,来自同一个地方的人,就叫老乡。所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老乡”这个称呼就是用来打开心理隔阂的,给人营造出他乡遇故知的感慨,让同在异乡的人有一种亲切感,迅速成为真诚的朋友,美不美,家乡水;亲不亲,故乡人嘛!于是,我感觉到我们是同病相怜的,自然而然格外亲切。我是这样想的,大家都彼时彼刻来到此地,为了共同的理想,总有点共同语言吧,应该好相处,所以我在心理上没有感到他很陌生,至少,没有因为我比他迟来而感到自卑。

  当时已经下早读课,那个家伙正在研究代数题,我坐下来的时候,他也没有抬头。我收拾桌子准备上课,感觉缺些什么,这时候他扔过来一团抹布,说:“擦擦。”我赶紧还礼说:“谢谢。”他还是没有抬头,笔头沙沙的划着,嘴里自言自语,含糊说着什么,我眉头一皱,莫非这个家伙不好相处?我想听清楚他嘀咕什么,仔细好一会儿才听迷迷糊糊的明白一点。

  “25+3等于多少啊?”

  “28。”

  “哦,28除以2呢?”

  “14啊。”

  “哦,这个x×y等于……”

  “z。”

  “哦——问你了吗?捣什么乱啊。”这时候他总算抬起头了,还眯着眼睛说,“怎么称呼啊?”

  “林桂仁。”

  “临桂人?贵人?桂林的?还是宫里的?你可以叫我老林。”

  “您也姓林?”

  “姓郭,郭天林。”

  我不得不把嘴巴夸张一点,惊愕地说:“我才是姓林的啊。你的林字排在后面,我的林字排在前面。我想——”

  也许是我的嘴巴张的不够大,也行是他的眼睛还在朦胧之中,他似乎没有领会我张大嘴巴的意图,我还没有说完,他就说“呵呵。我没跟你抢姓啊,叫我老林。”

  ……

  我本来想告诉他,你的林字排在后面,我的林字排在前面。我想我还叫你“小林”好点。我当然不好意思自称老林,尽管我在五中的时候,大家都叫我老林。可没有想到,我迟来几天就被强抢了名号,太没有面子了。我当然没有机会跟他理论啦,因为上课铃声响了,老师也进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