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灵异 灵异鬼怪 紫石

紫石

铁剑.QD

  • 灵异

    类型
  • 2005.08.01上架
  • 1.42

    连载(字)

1150位书友共同开启《紫石》的灵异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神秘人物

紫石 铁剑.QD 4960 2005.08.01 13:57

    我有一块石头,一块暗紫色的石头,很是光滑。我一直保留着这一块很普通的紫色石头,因为这对我来说很有意义。

  这曾经是我师傅的一块石头,也是他唯一的遗物吧。每一件东西都有一个故事,都可以引起一段回忆。

  那天,我又拿起了这块石头。看着它勾起了我的回忆。

  我,白羽侠,赫赫有名不仅在我们班级中,在全校也算是无人不知吧。那时在中学里要想在高年级中有点名气,是一件很不容易的是,必须有过人之处。我虽然年级低,但是已经在学校很有名气。

  事情发生的那天,我走进教室,静静的刚好碰上了一次勒索。

  先是一个高年级的大个子打破了沉静:“你拿点钱来去买包烟。不然的话。”大个子扬起了拳头。大个子健壮之极,家中有点钱,在社会上认识几个人。外号“铁牛”。

  铁牛平时在学校仗势欺人,十分可恶,而且他的周围总是围着一群和他志趣相同的不争气的同学,到处生事。我和我的几个好朋友,在明里暗里和他起过好几次冲突。这时他正对着我们班的一个同学,向他勒索。

  一看到这种情形,我不禁勃然大怒:我同学叫方志文,他瘦小的身材,读书认真,从不惹事,很是乖巧。铁牛竟然向他勒索。

  我冲了进去,用挑战的眼神瞪了他一眼,他也恶狠狠看着我。我大步走过去大喝:“住手。”

  铁牛看我到来早料到我会坏他好事。所以叫另外几个同学把我和方志文围住。

  铁牛哈哈大笑:“白羽侠今天是你自找的。”跟着他的几个同学也大笑。我正想有更进一步的行动,觉得有人拉了我一下衣角,转头看去,正是方志文,他虽然瘦小,可是有一双大眼睛,他用那双大眼睛看着我,眼睛很有神,顿时我明白了“眼睛会说话”是什么意思。他不用我帮忙,他自己可以应付。

  不过事情已经扯到我身上了,即使我想不管,铁牛也不会同意的。我也回了他一眼,用一个坚定的眼神说明,这件事我管到底了。

  凭着铁牛他们几个人,我根本没放在眼里。因为我学过武术,进行过十分严格的武术训练。是在我八岁那年开始的,每当午夜的来临,我的师傅就会准时的来到。于是就开始教我武功,师傅十分的严格,所以学武时的那些训练十分的苦,但是一天都不能缺。师傅说学武不能偷懒,懒了一次,就有第二次,有了第二次还会有第三次,这样就荒废了。逃掉一天会有什么样的惩罚,我连想都不敢想。

  这次铁牛打算新仇旧恨和我一起算了,恶狠狠的看着我,眼看就要动手。本来方志文买包烟也就是了,可是我的到来变的不那么简单,看现在的情形铁牛的对象不仅仅是我,连方志文也在内,我是不怕,可是铁牛他们有六个人不可能一下子被我打倒的,我暗暗为方志文担心。向方志文靠近些。

  正在我乱想之间,铁牛一挥手,几个人挥起拳头打了上来。他们的攻击我根本用不着躲,右手当住右边一个人的拳头,左手一掌放倒左边一个,然后右手向下滑去一拳,打在右边的人的肚子上,那人也捂着肚子躺在地上。几秒内我已经解决了两个。

  因为担心方志文,我回过头。一看之下,我惊呆了,左拳斜出,右拳向上,那一招是很基本的拳术,我早就学过,再看他打的几拳,有板有眼,我能肯定他学过武术。这不禁让我对他起了好奇心。

  不到一分钟,铁牛和他几个人,有的趴下了,有的扶着桌子很吃力的站着。我警告铁牛:“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在学校惹事,否则后果自负。”

  铁牛总算机灵,连连道歉,带着那些同学夹着尾巴出了教室。

  这时掌声一片,许多同学围上来翘起了大拇指,叫着:“好样的白羽侠,好样的方志文。”我向方志文点了点头,也翘起了大拇指。

  这时何芳芳也对着我和方志文说:“真没想到你们俩这么厉害。”在这里介绍一下何芳芳,她是一个重要人物,以后的故事都和她联系在一起。何芳芳是个文静的女孩,有一张让人看了心动的脸蛋,平时在班级里不大说话。她是我第一个心动的女孩子。

  何芳芳的称赞让我觉得心理甜甜的,我用很复杂的眼神望着她,经过这次之后她一定对我另眼相看,会不会已经暗中喜欢上了我,嘻嘻,作者YY着。

  在吵闹之中,老师进来了,一切平静了下来。

  我的班主任是教我们化学的,那天化学课上,班主任讲完了所教的课程。给我们讲一些课外的事,班主任讲到近几年来本县和邻近几个县,出现了一个神秘人物,把一些捞国家油水,欺骗百姓,挪用贪污公款,当众受贿的贪官,用很多手段找出来,然后处死。已经有十多个这样的贪官被神秘人物杀死了。

  这是件当时的大新闻,也是人们谈话的材料,许多人在谈论着,没人知道神秘人物的行踪。我们很是兴奋的听着。

  说到那个神秘人物,有一件事说一下,他杀的那些人都是罪有应得,广大老百姓人人叫好,拍手称快。之所以神秘第一,因为没人看见过他,第二,则是被处死之人在临死前,都承认自己的罪行,第三,被处死的人身上没有伤痕和中毒迹象,死因不明。让人很是奇怪,他是用了什么方法?没人知道,人们只是猜测着,有的说用药物,有的说被威胁。但是都说不通。

  这天放学后,大家整理好东西,那时正是交通高峰期,再加上我们学校的人骑着自行车一哄而出,变的更加拥挤。

  我骑着车子驶进了人流,自行车,摩托车,汽车样样都有拥挤着,只能慢慢的前进。正在我埋怨的时候,突然看到前面一个苗条的身影,正慢慢的向前移动,风吹着他的长发,看起来飘逸无比,正是何芳芳。

  我心情激动无比,有个冲动想追上去,可是脚里不听使唤还是慢慢的跟在后面,这种情况不是第一次了。

  一直到了十字路口,我知道她要向左拐了,而我是向右,心里有些恋恋不舍,不免多看了她几眼。然而出呼我的意料,今天她向右拐了。我很奇怪这不是她回家的路,她要去哪里呢?

  我还是在何芳芳的后面,慢慢的跟着,不是我故意跟踪她,而是这是我回家的路。当时我想和她一起走的,但是可恶的脚就是不听,也许是太紧张了,我的勇气哪去了我不知道,面对别的事我从不逃避,可是对一个女孩子,我无语。最好的解释是那时年少。

  过了一条街,何方方还是向着我家的路走,我也还是不紧不慢的跟着。直到一个别墅区,何芳芳转了过去,忽然一下子就不见了她的踪影。我不禁大急,四处寻找着,可是哪里还见人影。

  我心中懊恼之极,白羽侠啊白羽侠这么好的机会居然一句话都没和她说。在那边停留了一会,正在自则自己时,听到一阵阵的尖叫声传过来,我循声看去,只见别墅的中间的巷子中,奔出一个中年人来,一边奔一边尖叫着:“我该死,我该死,求求你饶了我。”

  中年人上身****着,挺着个啤酒肚,他的神情莫名惊人,面部肌肉扭曲,自己捶打着自己,叫声越来越凄惨,奔到别墅的广场中心站定,嘴里不停叫着:“我该死,我贪污,我受贿,我用公款大吃大喝,我该死,我该死。”这时很多人围观着看,而且越来越多。

  所有人的目光由惊骇变成了鄙夷,中年人突然大声惨叫,仰面跌倒,脸部扭曲,一阵抽搐,就不动了。

  “神秘人物又除掉了一个贪官”一个人说了起来,许多人附和着。拍手称快。

  我也明白了神秘人物又一次处决了一个贪官。正在众人谈论只时,一个少女推了一辆自行车,走了出去。围观的人越来越多,没人注意她。

  我却看的清楚,因为那个人正是何芳芳。围观的人那么多,都不想走,她为什么看都不看离开了呢?而且她到这里来干什么?我心中产生了一丝怀疑。但是还不能确定。心头不禁狂跳。

  第二天教室里一切正常,我几次望向何芳芳,她都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一切都向往常一样。同学们都知道昨天神秘人物再次出现,并成功的处死了一个贪官,所以教室中纷纷谈论着。

  我几个要好的兄弟知道事件发生在我家附近,就不停的问我有没有看到当时的情形。我故意大声的说:“不仅看到,而且亲眼目睹了全过程。”我的话立刻引起了周围同学的兴趣,要求我说说经过怎么样。

  我一直观察着何芳芳,走到讲台上把那中年人死时的情形说了一边,我讲的入神,大家都全神贯注的听着。最后我说:“可惜,看不出神秘人物是用什么方法杀死中年人的,不过我看到了一个少女的背影,我猜可能是神秘人物。”

  最后的一句我是说给何芳芳听的,我仔细观察,只见她睫毛在抖动,垂着眼,很明显是在掩饰着自己。

  没想到最后一句话引来一阵唏嘘,大家都一脸不相信的表情。

  当我走下讲台,走过何芳芳的时候,看了她一下,她转过头,避开了我的眼光。我更加肯定了我那天的怀疑。

  午饭时间,我鼓起勇气写了一张纸条,准备给何芳芳。要是在平时我想我无论如何都不敢写的,但是迷一样的何芳芳,强烈的吸引着我,使我越来越看不透她。心中的疑问实在太多,我迫切的想知道一切。

  我的好奇心促使我写了这张纸条,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也许有点爱管闲事。这种性格不知道是好是坏,但是正是因为我的这种性格,才使我在以后的经历中遇到了各种各样不可思议的事,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却说我那纸条写的什么呢?只不过是很简单的几个字,“神秘人物,放学后,操场见。”我把纸条折好,放在何芳芳的课桌上,那时心咚咚乱跳。在我们中学那时约会的地方无非就是操场上,虽然说我约何芳芳是问她一些事情,但是心中还是有点尴尬。

  下午一直在紧张和期待中度过,老师说些什么,我都模模糊糊。

  终于熬到了放学,我看了何芳芳一眼,她也看了我一下,不约而同我们向操场走去。我更加肯定她就是神秘人物,不然她不会去.

  到了操场,我们找了一个角落,坐了下来。我靠的她很近,可以看清楚她那美丽的脸蛋,不知道是因为羞涩,还是由于天边的那朵彤云,何芳芳的脸狭红红的。我看着看着不由得痴了,何芳芳转过头,我和她四目对望,心头咚咚直跳,一秒钟像是一个月,又好像是一年。直觉告诉我她也有这种感觉。

  对视良久,何芳芳打破了沉静,“你想问我什么,还不快问。怎么老盯着我看。”

  我连想都没想的回答:“因为你太美了。”一说出这句话,我就觉得太唐突了,很是尴尬。

  而何方方反而很自然:“真的吗?”用她的大眼睛望着我。

  也许天下女人全都喜欢说她美丽吧,于是我就大着胆,顺着她的话说下去,“是的,美的难以用言语来形容。”我真诚的看着她。她开心的笑了,笑的很实在,丝毫没有一点的虚情假意。而且笑起来更好看。

  “你笑起来还要美。”我不禁脱口而出。

  “谢谢你。”可以看出她因为羞涩的缘故脸变的更红,不敢和我对视,底下了头。

  我差点忘了这次来的目的,不过真的很难以想象,这样一位娇滴滴的女孩子怎么会是杀了十几个人的神秘人物。

  “你就是那个杀了很多贪官的,神秘人物?”我很直接的问。

  她点点头,什么都没说。

  真的被我猜对了,假若不是我亲耳所见,我是不会接受这个事实的。一时间不知道怎么问下去,本来已经想好的,现在却说不出来了,亲自证实了这件事,对我来说震撼太大了。

  “怎么了,被吓到了,你白羽侠也会被吓到。”何芳芳用着调配的语气对我说。

  “不是,其实我早就知道了,只是现在亲自证实了,震惊罢了。”我掩饰着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

  “好你问吧。不过我不一定回答你。”何芳芳用她的大眼睛望着我。

  “我很好奇,那些贪官为什么自己承认罪行,并且在没有中毒,没有伤痕的情况下死去?”我直截了当的问了她我要知道的事。

  “我不能说。不会回答你。”我很干脆的被拒绝了。“还有别的要问的吗?没有的话我要回去了。”

  不能说,不代表她不想说,是由于某种特定的因素制约着她,我还是想知道答案,因为实在太奇怪了。“我们是不是好朋友,好朋友是不应该有秘密的。”

  何芳芳含着深意说:“再亲密的两个人之间,也存在着秘密。人和人之间的沟通方式是间接的,所以必然各有各的秘密。”

  何芳芳的话十分深奥,要好好想一想才会明白。我想了一会儿,同意了她的看法,而且还十分赞成。

  何芳芳又说:“你不要知道的太多,知道太多对你没好处。”

  我叹了一声,的确何芳芳是个美丽又聪明的女孩子,整个人都是个谜。

  “你有诗一样的脸谱,谜一样的生命。”

  和芳芳分别后回到家,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起点中文网 www.cmfu.com 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