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福妻甜蜜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9章 大堂嫂也来游说

重生福妻甜蜜蜜 绮念念 2058 2021.12.01 00:02

  陈敏对大宝说:“大宝啊,妈妈这几天一直干活很忙,也没时间带你,你不是说要找姑姑玩吗?来,去跟山月姑姑她们几个玩吧。”

  高山月笑了笑,没接话。

  大宝听不懂大人的意思,也不想和素来就不亲近的堂姑姑玩耍,就扎进陈敏的怀中,“妈妈,我也要吃鸡蛋。”

  陈敏说:“你这孩子,你又没干活,吃什么鸡蛋?姑姑要干活,吃了鸡蛋有力气才能干活。山月,你说是吗?”

  高山月认真吃鸡蛋,只是含糊不清地点头。

  陈敏见高山月并不像前几天表现出来的那么不好说话,就试探地说:“山月,你今天不会再出去了,对吧?”

  高山月摇摇头:“伯母说我好吃懒做,我要是不出去,怎么能配得上好吃懒做这四个字呢?大嫂,你说是吧?”

  陈敏一脸讪讪,随后忽然压低声音道:“山月,我婆婆那个人,你别把她的话当回事。她也说我呢,说我跟大小姐似的。你说说,哪有婆婆这样说儿媳妇的?”

  然后,就巴拉巴拉说了一些她和廖秀的龃龉。

  往常,陈敏从来不会主动踏足高爱国家,也不可能主动和这几个堂姐妹聊天。

  高山月并不答话,只是随意地听着。

  这些龃龉肯定是存在的,不过陈敏说这些事情,出发点却是为了陈敏自己。

  最后,陈敏总结道:“山月,你看看,千万别把她的话当回事,你说是吧?”

  高山月不回答,悠闲自在地在凳子上晃腿,还把鸡蛋壳用力一扬,扔得远远的。

  这明显不走心的状态,陈敏的心情黯了黯。

  等到扔了鸡蛋壳,招娣和四春也洗漱完毕,高山月拿起了家里的一个蛇皮袋子,对陈敏说:“大嫂,我们走啦,再见。”

  随后,二话不说就转身离去。

  招娣和四春走得更快,一个低着头走,一个东张西望雀跃地走。

  几秒钟而已,三人就没了影子。

  陈敏气得将大宝屁股一拍:“你是不是要气死我!”

  回应她的是大宝的骤然大哭。

  等到走出村头,四春忍不住“哈哈哈”大笑,招娣也抿了抿唇,嘴角满是笑意。

  按照昨天的计划,四春和招娣上山,高山月去集市上售卖昨天的收获。

  白云镇集市离黑马村有五里多路,三人分手后,高山月就独自上路了。

  到了集市上,高山月装模作样卖了一会儿东西,都卖得比较便宜,卖不完的她全收进了空间。

  然后在集市上买了几斤五花肉,又从空间里拿了一口不锈钢锅、一把菜刀、六个碗、一袋子食盐、几根铁签子。

  所以,等到高山月回到山头,姐妹几个吃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卡斯特地形有个特点,就是到处都是洞,姐妹几人将东西收拾好,藏在了一个岩洞里。

  这一天,三人除了收获了一些鱼虾、野鸡蛋、野生木耳蘑菇什么的,还收获了一只“野鸡”。

  看着“野鸡”,招娣表示怀疑:“野鸡不是花花绿绿的吗?这只野鸡怎么不是很花?”

  高山月信口胡诌:“这只野鸡可能品种比较独特。”

  她空间超市里有生鲜,包括鸡鸭鱼什么的,其中不乏一些散养的高品种鸡,肉质鲜嫩,卖的时候价格賊贵。

  但是正儿八经的野鸡是完全没有的。

  高山月也是豁出去了:“你们看,鸭子不是也有白鸭、麻鸭吗?野鸡肯定也是的。所以,这是一只品种奇怪的野鸡。”

  招娣和四春只好接受这个解释,再说了,管它是什么鸡呢,反正是鸡就行。

  这一次,她们没有吃“野鸡”,因为毕竟已经吃了五花肉。

  三人商量好,明天三人一起去隔壁单桥镇的集市上去售卖,然后高高兴兴回了家。

  回到家里,刘爱华仍旧没回来,高山月今天已经问过刘爱云组上的人,知道刘爱华还在刘爱云家里。

  得知这个消息,姐妹三人都会心一笑。

  三姨威武!

  不出所料,高家的人基本上都站在高爱国家门口。

  看见三姐妹空手在夜色中归来,众人脸上表情不一。

  高爱增开口就是训斥,高山月“砰”一声,关了门。

  高老太自然再次上演坐地上拍大腿的戏码,一声一声哭诉,一声一声指责……

  门却纹丝不动。

  高爱增和廖秀站在道德制高点,一口一个不孝,一个一个嫁不出去,高山月在床上晃荡着双腿,嘴里叼着一根刺儿津津有味吮吸着。

  她点亮了煤油灯,摸出一本封面上很多泥巴的小人书来:“四春,这是我路上捡到的一本书。我识字不多,二姐根本不识字,你是我们中读书最多的一个,你来教我们读读呗。”

  于是,姐妹三人凑在灯下开始读这本破破烂烂的小人书。

  为了找出这本书来,高山月也是够费劲的,愣是将一本崭新的书经过这若干天的蹂躏,弄成了破旧样儿。

  小人书里的故事很简单,说的是一个勇敢的青年不畏强暴、不堪凌辱,带着人们反抗地主压迫、最后翻身的故事。

  招娣摸着书本,恋恋不舍地翻来覆去,央着四春讲了一遍又一遍。

  高山月叹口气说道:“哎!要是我们也能像永红姐和永丽那样可以读书,那该多好啊!哎!”

  招娣和四春也露出向往的神色,随后招娣的声音里带上了怨恨:“大姐和我都不许读书,可山月你也不让读,四春读得不错的,这也三天两头不许去……四春,你都好些天没去上学了,你还记得教得啥不?”

  四春说:“这段时间农忙,学校放假呢。下周应该就正式开课了,我想去上学。”

  高山月说:“我听说,县城有扫盲班,如果大姐、二姐可以去上扫盲班多好!”

  招娣的眼里就露出热切的神色来,喃喃自语:“我十岁的时候镇上老师拉着我非让我去扫盲班上课,可奶奶她们不准,非要我在家下田干活。现在文盲已经很少了,像我这个年纪的文盲更少。”

  言语下的自卑令人心疼。

  高山月说:“我也只读了个二年级,勉强读得清几个字。四春,以后你经常教我和二姐读书,好不好?”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