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福妻甜蜜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逼着生病的她下田

重生福妻甜蜜蜜 绮念念 2062 2021.11.18 00:02

  招娣和四春一回来,就被高老太分派了任务下水田去扯秧苗了,天黑回到家的时候,冷得脸上发紫。

  第三天早餐桌上,高老太就叫高山月也下水田扯秧苗。

  刘爱华一听就愣了,山月昨天一整天只喝了一碗粥而已。

  很显然,山月身体还没好。

  刘爱华是真不敢反驳高老太,但她心里实在担忧高山月,小声道:“妈,山月还没好。要不,就在家里帮着烧火做饭,别下水田了?”

  高老太不悦,将筷子重重拍在桌子上,阴鸷地盯着高山月:“医院也去了,药也吃了,烧也不发了,还有什么没好?!说出来我给你治治!”

  高山月没作声,像从前一般沉默不语,仿佛前天傍晚那个能言善辩的高山月从没出现过。

  高爱国也小声开口:“妈,山月是真的还没好,走路都没力气。要不,明天再去,好不?”

  高老太刀子似的目光割在高爱国身上,“你的意思是,把她在家里供着,我去下水田?”

  高爱国顿时怕了:“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就是山月身体还没好……”

  “还没好?!”高老太的声音抬高了八个度,“哪里还没好?还烧不烧?”

  高爱国:“烧,烧,是不烧了……”

  “哪里疼不?”

  高爱国:“……也,也不疼。”

  “那你说,哪里还没好?没好就去医院治!”

  高爱国和刘爱华全都说不出话来,饭桌上也一片寂静。

  赵娟说道:“二哥、二嫂,这话本不该我这个做婶婶的说的。但是山月十五岁了,这么懒就罢了,还学会了偷奸耍滑,这可不是好事,我们高家的名声不能让她给败坏了。所以,我当婶婶的也不得不说道说道。”

  刘爱华着急想辩解,但她哪里说得过赵娟,而且赵娟和高老太脸色难看,刘爱华先就结巴了几分。

  赵娟说:“就说前些天吧,我听到她说永丽穿过新衣服。二嫂,你明明知道,我家里当时给了我嫁妆的,我拿嫁妆给我的女儿做新衣服,这碍不着你们什么事吧?”

  刘爱华急忙摆手,“弟妹,没有没有的事情,你别误会。”

  赵娟比刘爱华只小了三四岁,但她一向只被安排在家里做家务活,从不下田,所以看起来比每天风吹日晒、负重成疾的刘爱华要年轻得多。

  “二嫂,你也别这么快否认。山月不愿去干活,除了这个原因,还能是因为什么?”

  一直沉默不语的高山月忽然抬起头,脸上依旧是往日的平静无波,语气也很平缓:“婶婶,当然还有其他原因,婶婶要听吗?”

  赵娟斜着眼看高山月:“其他原因?其他原因,那就是你懒呗!还能有什么原因!”

  高山月也不生气,而是淡淡道:“为什么永丽、永前不去下田?嗯?”

  高永丽、高永前是赵娟的女儿和小儿子。

  赵娟顿时趾高气扬说:“永丽读初中呢,哪能去下田?永前也在上学,哪能去下田?”

  “那为什么永丽能读初中?我大姐二姐都是文盲,我是国家有了扫盲班的时候勉强读了二年级,就四春读了点书,还没小学毕业。为什么永丽读书,我们几个姐妹都不许读书,要下田干活?”

  赵娟气得就抬高声音:“他们上学都是我娘家嫁妆的钱……”

  高山月不由分说打断了赵娟的话:“婶婶娘家嫁妆多少钱?五十块钱。我二姐和我挣工分,一年最少五十块钱,我俩要不了一年就挣了婶婶一个嫁妆钱。永新哥当兵办事办手续,永丽、永前上学,婶婶的嫁妆钱早就花光了。婶婶天天拿这个来哄我妈,我妈是看在一家人的份上,忍耐了婶婶的撒谎。天天拿你那早就花光了的嫁妆来炫耀,婶婶打量村里人都是傻子、不会算账么?”

  赵娟顿时傻眼了。

  其他所有人都傻眼了。

  半晌,赵娟反应过来,反驳道:“二十年前是什么年代,五十块钱能买很多东西。而且这些年我娘家一直也给我补贴……”

  高山月再次打断她的话:“二十年前五十块钱能买多少东西?能买三头猪不?可家里每年养两头猪都是我大姐、我二姐和我在养,婶婶烧过一把火没?喂过一次猪没?我们姐妹现在已经养了六头猪,能值你那五十块钱嫁妆钱不?你娘家补贴?婶婶娘家一对夫妻一个月也就六七十块钱工资吧,每年给婶婶补贴这么多,那你娘家人还过不过日子?依我看,婶婶每次从娘家回来,带的东西也不多,看样子也没婶婶说的那么爱补贴你。”

  经过高山月这么一掰扯和讽刺,饭桌上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还都觉得高山月说得是那么一回事。

  尤其是廖秀,一直对赵娟动不动拿嫁妆的事情来说早就腻烦了。

  廖秀和刘爱华嫁进来的时候都没有嫁妆,确切地说没有陪嫁钱,只是一些物品。但赵娟嫁进来的时候,除了物品还有五十块钱陪嫁钱。

  这就导致赵娟总觉得比两个嫂子高一等。

  赵娟被高山月这么一挤兑,一张脸涨得通红,她这些年一直过得舒服,还从没被人这样下脸子,何况还是个小辈。

  最可恶的是,高山月这死丫头竟然说得头头是道!

  高山月面无表情,再次问:“所以,婶婶,为什么永丽永前不下田,我就非要下田呢?这个原因,你可满意?”

  赵娟眼珠子一转,高老太那张铁青的脸映入眼帘,她立刻祸水东引:“你这是对你奶奶的安排不满意?家里谁下田、谁洗衣、谁做饭,都是你奶奶安排的!”

  高老太阴着脸,别提多难看。

  赵娟心里就是一哼,她这个婆婆,她都怕,就不信高山月这个死丫头不怕!

  谁知道,高山月并不接茬,而是不紧不慢说:“婶婶,你这是挑拨奶奶和我的关系吗?我刚才自始至终在回答你的提问,我可提过奶奶半句?”

  赵娟做梦也没想到,高山月竟然变得这么能说会道。

  忍不住叫道:“怪不得说不叫的狗才咬人!平时一声不吭的跟个死人一样,这要咬起人来了,还真狠!”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