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福妻甜蜜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我们以后全不下田

重生福妻甜蜜蜜 绮念念 2066 2021.11.28 00:02

  廖秀说:“爱国,爱华也真的是太过分了,一声不吭就回了娘家。你也知道,现在正是春播的时候,她们四个都走了,田里的活谁来干?你看看你哥你弟和你侄子,这几天起早贪黑,都累成啥样子了?哎,都这样了,妈说几句话都不能说了?爱国,咱们高家可是讲规矩的人家,这样好吃懒做要不得呀!”

  高爱国顿时讷讷。

  四春首先忍不住跑出来:“伯母,伯父他们几个很忙,你可以去帮呀!”

  廖秀就摇摇头:“爱国,你看看四春这丫头有不有规矩?伯母说话呢,她就跳出来胡说,你还不赶紧教育教育她!再说了,家里这么多事情我不要做吗?我不做,你们吃啥?我哪有时间去田里?”

  四春气得还要说什么,高山月拉住了她。

  她一点都不想争辩,毫无意义。

  后世有句话,叫做不要和烂人纠缠。

  她的目的只有一个,分家。

  至于其他一切都不重要,只要达到目标就行。

  因此,高山月不疾不徐说道:“我前天已经说过了,我再也不可能下田。今天,我再加上一句,我家所有人都不可能再下田。你们看得惯就看着,看不惯就忍着。话说完了,你们请回吧,我们要睡觉了。”

  赵娟脸拉得比马脸还长:“你不下田?不下田就别想吃饭!一口都别想吃!”

  高山月淡淡道:“我们要睡觉了,你们走吧!”

  高老太没达到打刘爱华的目的就罢了,还被高山月追加了一条气得她三佛升天的话,举起笤帚再朝高山月打来。

  高山月身形灵活,拉着刘爱华朝着门口就跑,嘴里还喊着:“从此以后,我家所有人都不可能下田干活了!”

  气得高老太简直疯了,追着就跑出去。

  廖秀和赵娟赶紧让开门口的路。

  高老太追着高山月和刘爱华到了院子里,眼看就要追上了,忽然脚底踩到了什么东西。

  板栗球!

  天啦,怎么到处都是板栗球?

  她前天被板栗球扎了之后心有余悸,一慌张就摔倒了,好巧不巧,一头扎在一堆板栗球上!

  那叫一个疼!

  高老太顿时鬼哭狼嚎起来。

  廖秀去扶高老太了,赵娟撇着嘴:“高山月,你长进了是不?竟然敢打你奶奶!”

  刘爱华忙辩解:“弟妹,山月没有打……”

  “二嫂,大家都亲眼看到她打她奶的,你还护着她!”

  高山月也不理会,“砰”一声关了门,拴牢。

  高老太怎肯罢休,在门外嚎得震天响,刘爱华在黑暗里瑟瑟发抖、泪如雨下。

  高爱国死死攥着手,心里难受得说不出话来。

  半晌,他终于是叹口气,将自己推到门前,打开了门。

  高老太的干嚎声更清晰了几分:“高爱国!我撞死在你家门口!你们俩别拉着我,别拉着我,让我撞死在这里!”

  廖秀和赵娟拉拉扯扯的声音,顺带夹杂着对高山月的批评。

  高山月对高老太的嚎叫声置若罔闻,在黑暗里开了口:“爸,我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从今以后,我们姐妹和妈都不会下水田。除非,分家。”

  高爱国没有说话。

  刘爱华猛然也嚎了一声:“高爱国!你要敢打山月一下,我就跟你离婚!”

  高爱国仍旧没有说话,滚着轮子出去了。

  高老太听到高爱国出来的声音,嚎得更加起劲,包括高爱增、高爱清兄弟也来了,“爱国!你怎么能纵容刘爱华母女这样?你看你这个家长当得,像个什么样子!”

  赵娟阴阳怪气说:“还纵容呢,高山月那死丫头说了,他们家所有人以后都不干活了,就等着吃现成的呢!”

  廖秀也说:“是啊,爱国,你真得好好教育你那几个孩子,太没有晚辈的样子了。这走出去,不败坏我们高家的名声?永红和永新都是在外的人,要让人知道堂妹是这样一个角色,那别人不说我们高家没家教?连永红和永新都被连累呢!”

  听着外面的话,刘爱华猛然一拍床头,喃喃自语:“山月,都是妈没用,妈没用……山月,都听你的,以后我们娘儿四个人,再也不下田,再也不下田了!”

  四春立刻发言:“妈,是呀!下田了我们也是吃萝卜干,不下田倒是能吃肉呢!”

  招娣也说:“妈,伯母和婶婶她们,都欺负人。”

  高山月心头沉重的石头终于落下来。

  招娣和妈妈也醒悟了。

  前世,刘爱华和招娣被奴役太久太久,根本不敢反抗,也没有自己的思想。

  外面吵吵嚷嚷,高山月拉住刘爱华的手:“妈,别出去,她们爱干啥干啥,不要管。”

  刘爱华的声音是颤抖的:“山月,妈想清楚了,大不了我和你爸离婚,我带你们姐妹出去讨米。你们放心,有妈一口吃的,就有你们一口吃的。妈听说,现在家家户户都能吃饱饭了,我们讨米也能吃到。”

  招娣和四春愣了愣。

  毕竟,讨米是个低贱的事儿,她们有些茫然。

  高山月却“噗嗤”笑了:“妈!哪里就到讨米的地步了?国家可是红纸白字写得清清楚楚,我们四个人每个人都有八分田,还能饿死?再说了,我在外婆家街上听她们说,现在好多地方都招工呢,去做个洗碗工一个月有十几块钱呢!”

  刘爱华立刻说:“外面打工那可不能去,很多烂崽,打架斗殴,会出事的。”

  高山月不再说这个话题,只道:“妈,你放心,不可能去讨米。”

  过了一会儿,招娣蔫蔫说:“不下田,奶奶不准我们吃饭的。”

  四春说:“不准就不准!反正吃饭的时候我就去端,她追不上我!”

  刘爱华叹口气,说:“四春,哪有你想的那么简单。不下田,你奶奶肯定不给你饭吃。”

  高山月知道,刘爱华这是短暂的激动之后,思想回归到现实上,害怕了。

  高山月说:“妈,你知道我们几个前天的鱼和蛋哪来的吗?都是山里捡的。这几天,我们继续去山里捡,山里开始有野菜了,我们吃几天。等着看吧,要是这几天我们都不下田,也不回去吃饭,他们自己就坚持不下去了,就会分家。”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