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福妻甜蜜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0章 赶集卖了好多钱

重生福妻甜蜜蜜 绮念念 2029 2021.12.01 00:04

  四春满口答应:“好!”

  姐妹三人聊着读书计划,竟然将门外那些喧闹嘈杂全忘记了。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外的喧闹声越来越小,高山月也有些困了,再次睡了过去。

  次日一大早,三姐妹早早起床,趁着高家其他人还没过来,三人就跑了。

  顺带,三人去了三姨刘爱云家里,报了一声平安。

  至于刘爱华干啥,姐妹三人只着急上街去卖东西,根本顾不得那么多。

  走在路上,四春兴冲冲说:“三姐,卖了这些东西后,我想买支新铅笔,我现在的笔都是永丽写剩下给我的半截笔。”

  高山月说:“好呀!给你买两支,再买两本新簿子!”

  招娣浅浅笑着,在高山月的记忆中,前世今生加起来,自己是第一次看到她露出这样明媚的笑容。

  她的鼻子蓦然一酸。

  集市上,她们的东西卖得便宜,所以也算卖得快,一共卖了两块八毛钱。

  最值钱的是“野鸡”和野鸡蛋,鱼儿不怎么值钱。

  至于野菜,根本无人问津咯。

  多数人还很穷,谁舍得花钱买蔬菜吃啊?

  做鱼也要费油水,所以鱼也不好卖。

  至于那“野鸡”之所以那么快脱手,是因为“野鸡”肚子里有蛋呢!

  这是高山月故意的。

  卖鸡之前,她就给招娣和四春打过招呼,别说是野鸡,这样好卖一些。

  果然,有家庭主妇摸到鸡有蛋要生,这几个丫头片子一看就没什么经验,价格也不高,家庭主妇迫不及待就买了。

  还生怕姐妹三人后悔,那家庭主妇扔了钱跑得飞快。

  高山月寻思着,以后要多打“野鸡”了。

  拿着钱,四春的手都在颤抖:“姐!姐!我们有钱了!”

  招娣和四春根本没注意到,昨天高山月是怎么将那些东西卖光,又是怎么买回那么多东西的。

  三人兴冲冲买了铅笔、簿子,最后将剩下的钱装进兜里,舍不得再多花一分。

  最后,三人回到后山,在后山烤鱼,又煮了点米饭和红薯的杂粮饭,吃了饭已经到了两点多了。

  今天天气不错,高山月躺在一块大石头上晒太阳,看着天空自由自在的鸟儿,徐徐吹着风,思绪飘得很远很远。

  这几天,她们在山里的日子无人打扰,因为大家都在忙着春播,没人进山。

  眼看着春播就要结束,手脚快的人家已经结束了,等到明天后天,就会有人陆续进山来采野菜了。

  那时候,姐妹三人就不可能这么自在,什么野鸡蛋、野鸡都不能再找到,更别提那格格不入的鸭子。

  所以,今天得干票大的。

  于是,等到天黑时分,姐妹三人竟然抓到了三只“野鸡”。

  白云镇和单桥镇的集市明天都休市,只能走二十里路到县城去卖东西。

  三人将“野鸡”藏在山洞里,就回了家。

  刘爱华已经回来了,看到姐妹三人,焦虑的眼神才缓和下来。

  刘爱华被廖秀、赵娟、陈敏、李彩玉等人围着,一个个诉说着姐妹三人这几天的“罪状”,高爱增和高爱清在一边添油加醋。

  “爱华,山月姐妹三个是真的没把爱国放在眼里呀,爱国的话她们根本不听,连自己的亲爸都不当回事,传出去十里八乡的,谁敢要你们家招娣?”

  “爱华,这么不尊重长辈,这么嚣张,这样下去了不得!”

  “爱国呀,你得好好教育教育你三个女!轮流打,打得她们不敢出去!”

  “长这么大,是第一次听到还有这种人,故意在春播农忙的时候躲出去,这样子还有什么脸吃饭?”

  “好吃懒做,没规没矩,这样要不得嘞!”

  “给她们好脸色干什么?打断她们的腿,看还敢出去不!”

  ……

  刘爱华沉默着,一言不发。

  高山月姐妹三人面容平静,喊了“爸,妈!”之后,又钻进了屋子。

  高家人知道,这姐妹三人是铁了心了,不可能下田了。

  按照以前的计划,高家的春播六天就能做完,可六天已经过去了,起码还得五天才能做完。

  这还是手脚快的情况,否则五天也干不完。

  她们几乎都气疯了,可根本拿高山月姐妹几个毫无办法。

  等到高家人气咻咻走后,高爱国推着轮椅进屋,叹口气说:“山月啊,这几天你们气也出了,明天开始还是下田吧。”

  高山月仿佛没听见高爱国的话,掏出四春的铅笔和簿子,对高爱国说:“爸,四春一直用的是永丽剩下的东西,她从来没自己买过新本子和笔。这是我们姐妹几个采野菜卖到的钱,给四春买的新东西。爸,你觉得好看不?”

  高爱国满肚子的话在看到新东西和四春兴高采烈的表情后,卡住了。

  刘爱华爱不释手地摩挲着本子:“妈妈也是第一次看到这么新的簿子,真好看。”

  四春兴致勃勃说:“妈,你看我的新铅笔,写的字可好了,比永丽姐给的断笔好多了。你看我写的字!”

  四春指着簿子上的名字和班级,开心得像是要飞起来。

  招娣幽幽道:“永丽给四春的笔很短很短,握都握不住,哪能写好字?买的新笔就是不一样,写字又好又快。”

  高山月仍旧看着高爱国:“爸,四春十二岁,读了六年书,这是她第一次用新铅笔。爸,你觉得这些文具好看不?”

  高爱国垂头丧气低下了头,闷闷说了一句:“好看。”

  高山月说:“爸,如果分了家,四春就再也不用被永丽施舍不能用的铅笔,四春就能每天也像永丽那样吃完晚饭就写作业,四春还能教我和二姐读读书。虽然我们比不上永红姐读了高中毕业,也比不上永丽读着初中,但我们多认几个字,别让人叫我们文盲,我和二姐就会很开心了。”

  高爱国的头越来越低了,刘爱华抹了抹眼睛,说:“是呀!”

  一股向往、犹豫、愤懑、畏惧的情绪在这昏黄的煤油灯下夹杂、撞击,令人不安,又令人生出抗击的勇气。

  良久,招娣幽幽说:“爸,我不想当文盲,我也想学点文化。”

举报

作者感言

绮念念

绮念念

12月第一天,双更。嗯,我在想,是不是以后一直双更呢?

2021-12-01 00:0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