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福妻甜蜜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章 高山月自证清白

重生福妻甜蜜蜜 绮念念 2056 2021.11.16 00:02

  高家所有人吃住在一起,左右两排屋子。

  高老头、高老太和大儿子高爱增一家住了一排。

  二儿子高爱国、三儿子高爱清两家住了一排。

  因此,谁家但凡有个什么响动,其他三家都知道个一二。

  又是傍晚时间,基本上都在家的,高爱增、高爱清两家人多数都站到了院子里。

  伯母廖秀说了一句:“邻里乡亲的,有话好好说嘛,吵什么呢?”

  三婆子扯了扯嘴:“廖嫂子,你也给说句公道话,高四春偷我家的鸡蛋,我要回鸡蛋,这个不应该吗?”

  廖秀皱着眉头,看着越来越多的邻居,一时间没吭气儿。

  高老太在一边冷冷呵斥刘爱华:“刘爱华!家里是少了你吃还是少了你穿?你手怎么那么贱,偷东西这种事都做得出来!”

  刘爱华委屈,泪水不知不觉就溢满了憔悴的脸庞,“四春天光就去了我娘家,三婆子家的鸡还没下蛋呢。再说了,她家鸡昨天下的蛋,她都守着捡回去的,还能等到今天早上被人偷?”

  这话很有道理。

  鸡蛋在这个年代可是金贵的东西,一般人发现鸡跳窝要生蛋了,都会守着鸡生了蛋,拿回家才安心。

  高老太眉心的皱纹能夹死蚊子,厉声责备:“你昨天不就说高山月病得起不来床,要我匀一颗鸡蛋给她吃吗?高四春没有偷,是不是你偷给高山月吃了?”

  刘爱华的泪水簌簌而下,“妈,我没有偷鸡蛋,我没有!”

  高老太嫌恶地看着站在刘爱华身后的高山月,“高山月,是不是你偷吃了?”

  高山月没有回答。

  她微微垂着眸子。

  自从发现自己重生后,她就在琢磨事情。

  前世,高家一直到三年后高大梅疯得厉害才分家,因为高老太、伯母和婶婶都认为疯子高大梅连累了他们的名声。

  这几年之所以不分家,是因为虽然高爱国残废了,可刘爱华和高招娣、高山月、高四春三姐妹乖巧听话,全是干活的一把好手,而且任劳任怨,从不反抗,也不会为自己争取什么。

  这个大家庭有一半的事情,都是她们娘儿四个干的。

  这么好的劳动力,谁傻了才分出去。

  大姐这辈子绝对不可以再疯,那么,谁来让高老太下定决心分家呢?

  自己上!

  父母必须要在这个过程里吃点亏,看清人心险恶,要明白无论怎样付出也不会有回报。

  否则,依着高爱国和刘爱华的性子,再加上高老太的强硬蛮横,分家这件事绝不可能。

  见高山月没有回答,高老太气得眉目都是冷的,她将高山月一推,“问你话呢,你耳朵聋了?!爱国,高山月这个死丫头连奶奶都不尊敬,你得好好管管!”

  高山月本来就虚弱,踉跄了好几步,随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仍旧一声不吭。

  高爱国忙说:“妈,山月昨天就生病,还没力气。”

  刘爱华难过地喊了一声:“山月!”

  高老太哼道:“平时就闷不吭声的,肚子里不知道憋着什么坏水!看把你们紧张得,她皮糙肉厚,命贱命长,死不了!”

  高山月慢慢站了起来,脸上一片木然。

  她性子的确很闷。

  任是谁,每天面对亲奶奶的打压咒骂,面对伯母的“谆谆教导”,面对婶婶的显摆嘲讽,亲妈只会愁苦着脸长吁短叹,亲爸只会要她顾大局……

  日复一日下来,也绝不可能是个讨巧的性子。

  她们四姐妹,性子大约都是这样沉默寡言,只有四春稍微活泼一点,但也仅限于在自家父母和姐姐们跟前。

  高山月并没有回答高老太的话,反而向前几步,语气不高,却足以让在场所有人听清:“高三伯母,你说丢了蛋,一共丢了几颗?”

  三婆子刚要说“一颗”,转念一想,说:“三颗!”

  高山月问:“你们家一共几只下蛋鸡?”

  三婆子得意洋洋说:“三只。”

  “昨天下了几颗蛋?”

  三婆子:“三颗蛋!”

  “前天下了几颗蛋?”

  “三颗!”

  “这么说来,你家的鸡天天都下三颗蛋了?”

  三婆子得意地说:“是的!我家的鸡长得好,下的蛋也大,天天下蛋。”

  家鸡天天下蛋,在十年后的村庄都是一件值得拿来说道的事情,何况是这个年代。

  高山月问:“这么说来,你家肯定很多鸡蛋了?现在有多少颗?”

  “我家有一盆子蛋呢!有八……不,有十一颗蛋!”

  “明天再下三颗,就有十四颗了,对吗?”

  “……对!”

  “这么说来,如果没有十四颗蛋,那是不是又被人偷走了?”

  三婆子刚才的得意蓦然凝固了,迟疑了一下才说:“如果没有十四颗蛋,那就是有的鸡没下蛋……”

  高山月反问:“你刚才不是说了每天都下的吗?怎么会没下蛋呢?”

  “下的,下的,我家的鸡最好了,最肥了,每天都下蛋!你怎么那么多废话?赶紧把偷的鸡蛋还给我!”

  高山月面容淡淡,环顾一圈周围的邻居们,“那好,请各位邻居都替我家做个证,回头我请大家去高三伯母家里数鸡蛋。高三伯母天天说她家的鸡蛋好,一只青壳蛋,一只小尖蛋,一只大圆蛋,和咱们其他人家的鸡蛋区别很大。所以,别人家的鸡蛋就算混进去也看得出来。各位爷爷奶奶伯伯叔父,你们说,是吗?”

  大家议论纷纷,的确如此。

  同样是鸡蛋,其实鸡蛋和鸡蛋的样子绝不相同,尤其是家养土鸡蛋。

  三婆子还有点茫然,她身后一直默不吭声的高老三顿时阴着脸,扯过三婆子:“你看看你,都是乡里乡亲的,孩子也不懂事,拿个鸡蛋吃而已,你这个当伯母的就当是送给吃了嘛,还拿出来说什么说?走走走,回家去!”

  高山月却移步挡住了路,语气仍然不疾不徐,面色木然:“高三伯,偷了就是偷了,没偷就是没偷。派出所抓人还要讲究证据,我们明明没有偷鸡蛋,那是绝对不会认这个事的。”

  高老三不耐烦道:“我都说了,你们家穷,你们没吃过蛋,送你们吃算了,你还揪住不放做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