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福妻甜蜜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2章 做顿香喷喷的全鱼宴

重生福妻甜蜜蜜 绮念念 2179 2021.11.26 00:02

  这时候的农村人听不懂流感是什么,只会凭着感觉来事。

  刘老太躺了这么多天,高烧不退有时候还说胡话,头疼牙肿不进米水,任谁都觉得是大限到了。

  趁着其他人说话没人注意,高山月从空间药店里拿了一些清凉解毒的药,哄着刘老太喝了。

  刘老太病毒侵体,牙龈肿得老高,说话都不利索,整个脑子也糊里糊涂,高山月让她张嘴喝啥她就喝啥,乖得很。

  这时候,刘有秀和招娣、四春已经将所有的鱼都处理得干干净净。

  说话间,汪桂枝就要去做晚饭,高山月拦住了她:“舅母娘,刚才有秀说你们家田里还有些活没收尾,你去忙吧,晚饭我来做。”

  汪桂枝是个爽快人,她二话不说就答应了:“那好,山月你帮着舅母娘做饭,我去田里了,趁着天还没完全黑透,还能插两分田秧。”

  农忙时节,时间就是金钱。

  汪桂枝又对刘有秀说:“有秀,有你大姑她们照顾你奶奶,你也跟我下田去帮个忙。”

  招娣说:“舅母娘,有山月和四春做饭就够了,我也去帮你。”

  汪桂枝“嗯”了一声,“好。水里太冷,你就在边上帮我做点其他的。”

  就这样,刘爱华照顾刘老太,高山月和四春做饭,其余人继续去干活了。

  高山月安排四春去菜园子里弄点茼蒿什么的,这个时节正是青黄不接的时候,菜园子里也就是菜薹、茼蒿这些了,而且都已经很老,属于菜帮子那种了。

  此外,也就多数是腌菜、干菜。

  再过两个月,才有得新鲜的蔬菜比如茄子辣椒豆角之类的。

  因此,汪桂枝说家里没有菜,是个大实话。

  现在,整个灶屋都是高山月一个人的天下,她堂而皇之将空间超市里的生姜、大蒜、料酒用来处理黄辣丁和泥鳅,又趁机从空间里添了五斤黄辣丁和泥鳅进去。

  还从空间抓了一些零碎的粉条泡上。

  烧起火,放了一大勺子油,慢慢煎黄辣丁和泥鳅,煎至两面金黄,铲了一些出来给刘老太炖汤,剩下的泼辣椒酱水。

  小火将辣椒酱水闷干之后,铲出一半,剩下的一半用小火慢慢烘焙。

  回头,经过一两天的烘焙,用报纸包起来,放个十天半个月都不会坏。

  烘焙时,她从空间大商场地下超市里取了一口不锈钢锅,用砖头给敲得凹凸不平,还锤掉了一个锅耳朵,又用火使劲烧锅底,涂黑炭。

  要是不仔细看,还真是个有点年成的锅呢。

  锅里的鱼焙得差不多了,高山月用盆子装了,再次将刚才铲出来的鱼放进去,放两大勺水,大火开炖。

  咕嘟咕嘟咕嘟,炖得差不多了,放进刚才泡好的粉条。

  四春提着洗的干干净净的茼蒿、菜薹回来了,老远就闻到香味四溢,飞进灶屋来,“三姐,你做什么这么香!”

  一看一大锅鱼肉炖粉条,顿时口水都掉到了地上。

  再掀开饭锅一看,竟然满满一锅白米饭,其间只掺杂了少量的红薯!

  “三姐,你,你把舅母娘的一坛子大米都煮完了?天啦,舅母娘接下来几天吃啥?”

  高山月一脸茫然:“煮完了?不会吧,我看还有很多米呀!”

  四春掀开米坛子盖盖。

  奇怪了?

  怎么还有这么多?

  正说着,刘大勇等人陆续回来了,天色已经黑透,每个人都疲惫得很,厨房里的香味却令他们浑身一振!

  刘有秀迫不及待跑进来,待看清那一大锅鱼炖粉条,挠挠头:“山月姐,我家哪来的粉条?”

  高山月朝着柜子里努努嘴:“我也是从谷柜里面倒腾出来的,不信你看,还有点呢。”

  刘有秀半信半疑打开柜子,果然看到报纸里真的还包着半把粉条,只是都有些碎了,一看就是很久以前的东西。

  随后,刘有秀看着那口不锈钢锅愣神:“我家啥时候有个铝锅了?”

  这时候根本没什么不锈钢锅,刘有秀以为是铝锅。

  她家只有三口锅,一口锅煮潲、一口锅煮菜、一口锅煮饭,什么时候跑出这样一个口锅来的?

  高山月说:“就是那边柴房里的呀!我看似乎还能用,洗干净了。”

  刘有秀:??

  高山月招呼四春帮忙,其他人洗脚的洗脚,穿鞋的穿鞋,收拾工具的收拾工具,等到大家坐到灶屋,发现桌子被挪到了角落,屋子中央是个破烂的脸盆里装着木炭,上面架着一个陈旧的不锈钢锅,锅里是“咕嘟咕嘟”香气四溢的鱼炖粉条。

  每个人都装了满满一碗大米红薯饭。

  这……

  太香啦!

  汪桂枝先是一愣,家里的大米她有数的,这样做一顿饭下来,剩下的大米就捱不到计划的时间了。

  这……

  但她一向心宽,算了,外甥女不懂油米金贵做了就做了,吃饱再说。

  刘爱华拿着一个空碗进来,脸上有喜气:“大勇,桂枝,刚才山月炖的鱼汤,我喂给妈吃了,她吃得很香,牙也没那么疼了,额头也不怎么烧了。”

  刘大勇大喜,汪桂枝说:“这就好,这就好。爱华,妈那边还要啥不?不要啥了,你也坐下来吃饭。”

  刘爱华答应着,众人围着火陆续坐下,高山月给大家轮流舀鱼和粉条。

  刘大勇最先被分到一勺子菜,吃了一口,顿时顾不得长辈的形象,大叫起来:“好吃!”

  随后,汪桂枝碗里被高山月分了一勺子菜,她等到刘爱华也被高山月分了菜之后,才说:“爱华,快吃!”

  汪桂枝其实已经饿得很了,而且这鱼炖粉条那么诱人,她也迫不及待吃起来,只吃了一口就忍不住瞪圆了眼睛。

  菜里放了很多油!

  山月啊,你把舅母娘十天的油一顿就给吃完了!

  外甥女啊,你这太狠了……

  可放了油的菜和没放油的菜,那区别不是一般大,好吃好吃好吃……

  刘有福和刘有秀几个人,吃得更是话都不说了,席间只剩大家吸溜吸溜的声音。

  吃到后来只剩汤了,高山月再将四春摘回来的蔬菜放进去煮熟了吃。

  一顿饭,风卷残云,连一滴汤都没剩下,众人脸上都是满足的神情。

  等到高山月姐妹收拾完了灶屋,汪桂枝才叹着气,忍着心痛去看油缸。

  咦?

  油怎么一滴不少?

  随后,她又去看米坛子。

  米也没少?

  她记错了吗?

  汪桂枝挠挠头,百思不得其解。

  她打开锅盖,看到高山月放在锅里用木炭烘焙的那一锅鱼,总觉得怪怪的。

  今晚已经吃了一大锅,怎么还剩这么多?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