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福妻甜蜜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将高山月打死不论

重生福妻甜蜜蜜 绮念念 2007 2021.11.19 00:04

  高山月依旧是那张被高家人称作“死人脸”的表情,“婶婶骂我是狗,那不就是将高家人全都骂了?我是狗,我爸就是狗,那叔父肯定也是狗,永新、永丽、永前都是叔父的孩子,自然也都是狗了。”

  一时间,整个屋子里鸦雀无声,只有赵娟气得浑身发抖,高爱清阴鸷的目光盯着高山月。

  廖秀最先反应过来,忙劝道:“爱华,你还不赶紧教育教育山月,都是一家人,山月这话说得实在是过分了。”

  刘爱华却避开廖秀的眼神,仿佛没听见。

  赵娟尖叫道:“高山月,你别给我东扯西扯!这么小一点年纪,竟然还学会油腔滑调、油嘴滑舌了!我们刚才在说你下田的事情,你还狡辩你没有埋怨你奶奶,你找那么多借口不就是不想下田吗?不就是对你奶奶的安排不服气吗?”

  高山月轻飘飘说:“在高家,下田的女性只有我妈和我姐妹四人。除了下田,我们还负责家里两头猪的所有事情。这些安排,到底是奶奶一个人安排的,还是伯母伯母和婶婶叔父一起安排的?”

  在农村,家里的活儿并不止下田,还有很多杂事情。但是毋庸置疑,最苦最累最脏的活肯定是下田。一般人家,男劳力下田,女人只有农忙的时候才偶尔去田里应应急。

  因此,可以说,高家女性最苦最累的就是刘爱华和四个女儿。

  高山月并不计较辛苦,不就是下田这点活么,有什么好计较的。

  她计较的是高老太的偏心和其他两房的恶毒。

  高山月环顾四周,将廖秀、大嫂、二嫂、永丽都看了个遍,嘴角的嘲讽一览无余。

  那嘲讽之中的意思,在场的人没有看不懂的。

  这死丫头是什么态度?!

  这死丫头是什么眼神?!

  高老太反手就是一巴掌扇过来,高山月轻轻一侧身,避开了过去,看着高爱国:“爸!”

  没打到高山月,高老太气得脸色铁青:“你翅膀硬了是不是!高家养你这么大,没饿死你,你不知道感谢,你还算起账来了?高爱国,你要是不好好教训她,我就死给你看!什么玩意儿,不值钱的小贱人一个,竟然还敢对长辈的安排指手画脚!高爱国,你听见没?现在就去拿笤帚,给我使劲打,打死打残,我看她还嘴皮子硬不硬!”

  高爱国完全是愣怔的状态,动了动嘴唇,最终一个字也没说出来。

  刘爱华的眼泪扑簌簌往下落,她不敢说婆婆的不是,可此时此刻,她的心里是恨的、是气的,她哭出声来:“山月,我的山月……都是妈妈没用,妈妈没用……”

  高老太指着刘爱华吼道:“你个丧门星,吼什么吼!要死就都去死,丧门星的,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还有脸嚎丧!”

  刘爱华泪如雨下,却噤若寒蝉。

  廖秀皱起眉头教训高山月:“山月,你这是觉得高家就等着你们几个养着?我们其他人都没干活,都在吃闲饭吗?每天这么多人的衣服不用洗?种菜洗菜做饭的活儿不用干?家里邋遢不用收拾?”

  高山月的“死人脸”面对廖秀:“伯母,我的衣服是我自己洗的吧,我家两间房子是我自己收拾的吧。至于种菜,我每顿饭都是萝卜干,所以伯母天天都种的是萝卜?”

  廖秀气得发抖!

  她一向说话都占据道德制高点,周围谁家有个纠纷都拉她去排解,她说的话谁不认为合理?

  “爱华!你听听,你听听,这是晚辈该对长辈的态度吗?她说的话要是传出去,这不是丢我们高家的人!爱华,我早就说了,这孩子看人的时候阴森森的,不是个好事,你看看你看看,我说对了吧!”

  刘爱华别过了头。

  高山月却懒得辩解,语气仍旧不疾不徐:“我得去三婆子家数鸡蛋了,昨天实在下不来床,今天我得追着她把偷鸡蛋的事情给我说清楚。今天如果说不清,就后天说清,后天说不清,就大后天说清。不偷不抢,清清白白,自食其力,我不欠谁的,也不受那个憋屈劲儿。”

  说完,一口气把面前的杂粮粥喝完,然后朝三婆子家走去。

  那步调从容稳当,似乎刚才发生的一切对她毫无影响。

  “高山月!”

  高老太气得太阳穴都在突突突,用力一掀,整张桌子都被她掀起,满桌子的稀饭和咸菜全都滚在了地上。

  刘爱华吓得心脏都停止了跳动。

  高爱国手里的碗也吓得掉在了地上,“啪”地碎成了渣渣。

  招娣也吓得瑟瑟发抖,四春拉着她使了个眼色,趁人不备,赶紧从后门溜了。

  姐妹俩追上了高山月,高山月放慢了脚步,笑着眨眨眼:“二姐,四春,别担心,我没事。”

  招娣这才松了一口气。

  高山月手里漏出一把糖来,“四春,你去村里把没有出工的孩子们都叫到三婆子家门口来,谁肯来数三婆子家里的鸡蛋就先给两颗糖,数完了还有。”

  说着,往四春的衣服和裤子口袋里装了糖。

  招娣和四春目瞪口呆看着这凭空冒出来的花花绿绿的糖,高山月已经往她们嘴里一人塞了一颗:“快吃吧。”

  天啦!

  这是什么糖?

  好甜好脆好香!

  招娣和四春来不及想高山月的糖是怎么来的,狼吞虎咽吃了下去。

  高山月又一人喂了两颗,还叮嘱:“其他几颗糖,都要来了之后我亲自给发。四春,记住了吗?”

  四春使劲点头:“三姐,我知道了!”

  随后,高山月又低声叮嘱了几句话,四春听得连连点头,然后飞奔而去。

  不一会儿,四春就召集了七八个孩子过来,有五六岁的,也有十来岁的。

  此时,高山月已经到了三婆子家门口,他们正在吃早餐。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吃早饭了。前天昨天我生病了没来数鸡蛋,今天才来。高三伯母,按照你说的道理,你们家今天应该有二十颗鸡蛋,现在方便数一数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