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福妻甜蜜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重生福妻甜蜜蜜

绮念念

  • 现代言情

    类型
  • 2021.11.15上架
  • 52.46

    完本(字)

992位书友共同开启《重生福妻甜蜜蜜》的现代言情之旅

弟子宇儿0611 学徒书友20180331101928173

本书由起点女生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带着空间大商场重生

重生福妻甜蜜蜜 绮念念 2053 2021.11.15 14:35

  农历三月的南风有点大,吹得桌上的报纸哗哗作响,上面的1983年几个字也随风晃悠。

  真好!

  她重生回来了,回到了15岁这年。

  而不是50岁的时候,自己身患绝症,妈妈惨死,大姐疯了,二姐形同枯槁,妹妹残了……

  随后,高山月进入了刚才发现的那个空间,这是她48岁那年接手的民生商场,是他送给自己的。

  结婚二十余年,他们之间并无感情,只有相敬如宾的疏离。

  可为什么知道她得了绝症,他却将价值几十亿的大商场更名到了她的名下?

  前世,她没有问,也不想问。

  民生商场有上下六层。

  地下一层是个超级大超市,上头五层各种吃喝玩乐和生活用品,无一不有,无一不精。

  高山月刚才已经试过了,里面的东西可以随着她的意念取出来。

  这就奇了怪了。

  她为什么会带着这个商场重生呢?

  今天,她没去田里干活是因为生病了。头痛得很厉害,浑身酸软无力,走路都摇摇晃晃。

  商场里有一间便民药店,她取了药物刚送到嘴边,猛然想起前世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又将药放回了药店。

  随后在超市里取了一些吃的,因为她实在饿得慌、饿得挠心。

  高山月吃饱之后起了床,跨到了隔壁房间,高爱国低头在编箩筐,妈妈刘爱华大约去猪圈喂猪了,二姐招娣和妹妹四春今天去了外婆家明天才能回。

  高爱国两年前为了救伯父高爱增被炸伤,断了双腿,成了残疾人。于是,他只能在家编织篾具,售卖之后换取微薄的收入。

  这几年的打击让高爱国过早地驼了背,人也越发显得瘦小。

  高山月低低叫了一声:“爸。”

  高爱国说:“山月,好点了吧?饭在锅里热着。”

  高山月应了一声,走到房外的草棚子里,那里放着一碗杂粮粥和几根黑黢黢、干巴巴的萝卜干。

  前年,全国责任田联产到户的春风吹到齐东县,黑马村把田分到人头上。

  但奶奶高老太却不许分家,因此高家三房近二十口人仍旧在一个锅里吃饭,每天在高老太这里领任务干活。

  这碗杂粮粥和萝卜干,就是公中分给高山月的那份晚餐,永远都看不到一丁点油星子。

  忽然,屋外响起一个女人的尖锐咒骂声:“刘爱华,你女又偷我家的蛋!手脚不干不净,好吃懒做,你得好好管教管教!还有,快把我家的鸡蛋还给我!”

  这是村里的三婆子,她生了三个儿子,一向看不起刘爱华。

  因为刘爱华只生了高山月四姐妹,没有生儿子,这在农村就是原罪,尤其是重男轻女特别严重的黑马村。

  刘爱华忙解释:“三嫂,我家山月今天生病一直在睡觉,四春姐妹俩天光就去了外婆家。你要不再找找?鸡生蛋也不是天天都生,总得休息几天,或者今天它没生蛋呢?”

  三婆子叉着腰:“我呸!我家的鸡,我不知道,你倒是清楚?我明明看到高招娣和高四春天光路过我家,就是她偷了鸡蛋!”

  刘爱华陪着笑:“三嫂子,每天路过你家的人多了去,也不可能都偷你家鸡蛋吧?”

  三婆子嚣张地嘲讽:“他们自然不会偷,你们家穷,衣服裤子都买不起,肯定就会偷!”

  刘爱华又是难过又是心酸,她家就是穷,都是因为她没用,生不出儿子。

  “三嫂子,都是邻居,事情也还没弄清楚,你多少给留点面子,别这么嚷嚷,好不好?”

  三婆子哼了一声,“留面子?你们偷了东西还想让我留面子?你这么给你女遮丑,是不是不想还?怪不得生不出儿子,黑心肠的东西,不绝门绝户才怪呢!”

  三婆子隔三差五就会挤兑刘爱华,刘爱华都忍了。

  但是今天的刘爱华,她刚从水田上来冻得直打哆嗦,风湿犯了膝盖疼得要死,娘家妈又病得七倒八歪,招娣和四春就是去看望老人家的。

  三婆子还拿她生不出儿子这件事来戳心窝子,刘爱华忽然生出一股悲怆来。

  因为没有儿子,她在婆家这二十几年受尽了委屈。

  没生儿子就是绝门绝户,在这个时代的农村,是最让人瞧不起的最低等人家,人人都会毫不犹豫踩一脚。

  刘爱华一屁股坐在地上,悲怆的情绪倾泻而出,既是表明自己的清白,也是在怨愤:“老天爷啊,你开开眼!谁吃了三婆子家的鸡蛋,谁就流脓生疮,不得好死啊!谁吃了三婆子家的鸡蛋,谁就流脓生疮,不得好死啊!”

  三婆子气得七窍生烟,“刘爱华,我打死你这个不要脸的!我说的是偷鸡蛋的,不是吃我家鸡蛋的!”

  说着,三婆子捞起袖子就来挠刘爱华,她居高临下的,瞬时就挠上了刘爱华的脸,扯散了刘爱华的头发。

  拉拉扯扯之间,刘爱华也不知道哪里摸出一个锄头,有那么一瞬,疲惫瘦弱的身躯萌生了死志,吼道:“来!你只管来!我和你同归于尽!”

  三婆子吓得后退了一下,但随即她反而向前走了几步,她笃定刘爱华这个软面条不敢动手。

  “你还出息了!还敢和我打?来啊,来!朝我这里挖!”

  刘爱华拄着锄头站起身。

  三婆子张狂至极,指着自己的胸膛,“来!来啊!你挖,挖啊!”

  “爱华!爱华!”

  听到高爱国急切地喊着自己的名字,刘爱华不由自主后退了几步。

  如果自己出了事,在村里人恶毒的目光和唾沫星子里,女儿们以后的日子难以想象。

  她自己已经这么苦了,她不能让女儿比自己更苦。

  三婆子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刘爱华胆子小,话不多,只会埋头干活。平时她骂刘爱华,刘爱华从来都是忍着不敢说什么。

  前世,刘爱华最后还是退缩了。

  从此之后,三婆子越发肆无忌惮,动辄嘲讽刘爱华,什么难听的话都说得出口。

  特别是大姐高大梅疯了之后,三婆子更加肆无忌惮,还动不动拿大姐的事情来羞辱、讥笑刘爱华。

  他们这一家人,就这样被踩进了泥坑,从此之后再也没有翻身。

举报

作者感言

绮念念

绮念念

开新书啦,欢迎新老朋友继续支持!谢谢!(为了便于分辨,所以女主四姐妹的名字都不相近。嗯,作者故意的。)

2021-11-15 14:3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