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重生福妻甜蜜蜜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高老太逼她下水田

重生福妻甜蜜蜜 绮念念 2369 2021.11.17 00:04

  高山月看向高老太:“奶奶,高三伯说我们高家穷,没蛋吃。可是,我大哥高永远是木匠,我永红姐在供销社上班,我三哥高永新在部队当兵,整个黑马村也没几个有我们家殷实。我们高家很穷吗?我们吃不到鸡蛋吗?”

  高老太就瞪了高老三一眼,随后又瞪着高山月:“好了好了,不就一个鸡蛋,废那么多话!都回家去,丢人现眼的东西!”

  高山月说:“奶奶,高三伯诬陷我不要紧,但是连带着永红姐、永新哥也污蔑了,这可不行。奶奶,你不是说我们高家人是一家人吗?要是让别人说她们有个偷鸡蛋的堂妹,指不定供销社的人怎么笑话永红姐苛待堂妹,指不定永新哥在部队提干会不会被连累。”

  听到这个,高老太顿时有点慌,忙瞪着高老三,“你怎么说话的!”

  高老三鼓着眼睛,高声说:“高山月,我说你家,你扯你伯你叔干什么!”

  高山月说:“我们三家没分家,一个锅里吃饭。我伯我叔有鸡蛋吃,难道我就没蛋吃?高三伯说我没鸡蛋吃,意思是我奶奶我伯父我叔父苛待我,不许我吃蛋?还是说,高三伯你女儿以前和我永红姐争供销社的名额,她输了,我永红姐赢了,所以你故意要让我永红姐落个苛待堂妹的名声?”

  高老三:“……你!”

  高山月对高老太说:“所以,奶奶,必须证明我们没有偷鸡蛋,我不能让永红姐和永新哥也被人说三道四。事情就这么说定,明天早上我会请邻居们来数数,高三伯家是不是有十四颗鸡蛋。”

  说完,她扶着目瞪口呆的刘爱华,“妈,我们清清白白的,不怕任何人污蔑。举头三尺有神明,老天爷不会让好人吃亏,也不会饶过坏人。走,回去吧……”

  就在此时,高山月猛然呕了一下,吐出满嘴的酸水。

  接连呕了好几次,胆汁都要吐出来了。

  刘爱华看到高山月吐出的东西全是水水,一丁点食物都没有,悲从心来,“山月,山月啊!你不要吓妈妈!你不要吓妈妈!”

  高山月摸着滚烫的头:“妈,我头好疼,我好难受……”

  说罢,头一歪,就晕了过去。

  幸好刘爱华眼疾手快又靠得近,否则高山月铁定重重摔倒在地上。

  高爱国家顿时一团乱,邻居们也议论纷纷离去了。

  临走前,高老三恶狠狠瞪了高山月几眼。

  前世,高山月当晚发起了烧,说起了胡话。吓得刘爱华去求高老太给点钱,要带高山月去镇卫生院看看。

  但高老太怎么也不肯给。

  刘爱华无奈,连夜去了同村的三姨家里借钱,后半夜带着高山月去卫生院,医生说烧到了42度,再不就诊就会烧成傻子。

  三天后,高山月退了烧。

  她的病还没好呢,高老太就给她分派了任务,下水田扯秧苗。

  三月初的天气,正是倒春寒冷得要命的时候,她大病还未初愈,又没有雨鞋可穿只能赤脚下田,水田的水冰冷得如同刀子割在身上。

  刘爱华去求高老太别让高山月下水田,但高老太根本不理会,反而把母女俩好骂了一顿。

  “这是蹬鼻子上脸了?早都好了还在这装病?我看就是懒病!身上有懒筋,割断就好了!”

  非但是骂,而且饭也不给吃,高山月无奈只能拖着病体下水田。

  天气寒冷,冻得她哆嗦,刚刚好了几分的身体再次生病,高山月晕倒在了水田里。

  回来后,她又病了一场。

  这一次,时间比较长,前前后后三个月才痊愈。

  之所以这么久才痊愈,因为这期间她被高老太追着撵着下田干活,营养也不良,而且之前亏损太大。

  但其实,她并没有痊愈。

  多年后,这些病根才慢慢显露出来,将她折磨得痛不欲生。

  这辈子,高山月不会让这一切重演。

  她要逼着高老太早早分家。

  她要逼着高爱国和刘爱华,早早分家。

  高爱增一家八口人,除了在供销社上班的高永红,他还有两个儿子分别娶妻生子。可十几年来,他家的主劳力却只有三个,就是高爱增和两个儿子。

  高爱清一家五口人,主劳力也只有两个,就是高爱清和高永新。高永新去当兵后,只剩高爱增一人。

  唯独高爱国家里,除了出嫁的大姐姜大梅,其余四口人全都是主劳力。虽然高爱国没有下地,但他每天都在勤勤恳恳编制篾具,他也没吃闲饭。

  然而,高家三房,却只有高爱国这一房过得最苦,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

  前世,大姐疯了之后分家。

  他们家只分到了两间房子和外面那个草棚子,堂屋本来该分一半的都被高爱清以各种理由霸占了过去。

  至于家具只有一只瘸腿桌子和四条凳子,以及草棚子里煮猪食的那口锅。

  分家不到一个月,高爱增家里以人满为患住不下为由,给他的两个儿子分别新盖了三间房。

  高爱清也挨着原来的房子后面新增了一间厨房、一间储物间,三间旧房刷新,买了新家具。

  毫无疑问,高爱增和高爱清两家置办东西的钱,全是公中的钱。

  高老太说过,高爱国没有儿子,没必要分东西,也没资格分东西,分给她们也是浪费。

  ……

  当夜,高山月果然发高烧,说起了胡话,刘爱华和高爱国都吓得不轻,刘爱华去求高老太给点钱,带高山月去镇卫生院。

  和前世一模一样,高老太拒绝了。

  “死丫头片子,看什么医生,哪有那么金贵!”

  刘爱华忙去三姨刘爱云家里借了钱,随后带高山月去镇卫生院,医生说的话都和前世一模一样:“你们是怎么当大人的?再晚来几分钟,就烧成傻子了!”

  其实在进入卫生院之前,高山月已经偷偷从空间取了药吃,毕竟不敢耽误病情。

  她前世久病成医,这点毛病该吃什么药那是一清二楚。

  因此,次日早晨她就退了烧,刘爱华这才将心放回肚子。

  但是,高山月之前就亏空得厉害,身体十分虚弱,因此打不起精神,一幅病怏怏的样子,只是昏睡。

  刘爱华想给她蒸碗鸡蛋羹吃,被高老太拒绝了:“吃什么吃!活都不干,吃什么吃!”

  这时候,招娣和四春从外婆家回来了,还带来了外婆思念刘爱华的消息,刘爱华一夕之间像是老了十岁。

  刘爱华去向高老太要假期回娘家,却被高老太巧妙延期:“这几天这么忙,你插完了秧苗再去!”

  等到刘爱华她们都出去了,高山月从空间超市取了食物吃。

  不养好身体,怎么进行后面的战斗?

  她前世之所以病重,是从童年时代就太过劳累导致的。

  淋了雨,没有雨具,浑身湿透了也要干完活才能回家,否则就不给饭吃。

  生了病,没有医生,就那么硬抗。

  从来没吃饱过,还经常因为干活错过饭点导致无饭可吃,只能忍着。

  例假腹痛,大冬天的也不得不去冰冷冷的水田里干活。

  挨了骂,不敢辩解,淤积了太多委屈。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