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幻想修仙 我只想做个宅仙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火冒三丈

我只想做个宅仙 星海升明月 2059 2021.03.02 21:52

  “呜呜呜…师傅,徒儿错了!”低头,转身,在刚好转过身子的时候,膝盖已经稳稳地跪在地上,再抬头时,泪流满面,楚楚可怜。

  整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震惊徐长安一整年。

  若不是一路上早就清楚了澜清月的性格,徐长安差点就信了。

  徐长安跟着转过身去,只见一灰袍老道正驾着云向小院飞来,其花白发髻上方,三团熊熊火焰,不停颤抖着,手中紧紧握着一把三尺长竹尺,眼神奇好的徐长安甚至看见老道那紧握竹尺的手已经布满青筋。

  这一幕太熟悉了,大过年,臭水沟旁,满脸黑泥小泥人,老母亲手持笤帚,大义灭亲。

  不等白云落下,老道便闪身出现在澜清月身前,手持竹尺,便要挥下。

  澜清月立马递上满脸泪水的小脸,“哇~师傅啊,你打我吧,都是我的错,不该趁你不在,偷偷跑出去,你就打我吧。打完了你气就消了!”

  其实看见澜清月已经安全无虞地回来后,牧南山心中的气就已经消了,发髻上方那三团小火苗般的火焰就已经说明了。

  再加上旁边的徐长安,牧南山也下不去手,倒不是心疼。毕竟小白菜长大了,该顾忌的颜面还是得顾忌的,那万一以后要是没人要,岂不是招了笑话。

  “哎~~~还跪着干嘛,进屋。”收起手中的竹尺,牧南山深深地叹了口气。

  师者如父,看着牧南山摇头叹气的背影,第一次见面,徐长安心里就有了判定,这老道,是个好师傅。

  “不要啊!师傅,你不打完我,我这心里瘆得慌!”

  “你再不起来,我就把你送到藏经阁刘长老那儿去!让他天天指导你修炼。”

  徐长安十分清楚的看见牧南山的右手好像抖了抖,似乎又忍不住要取出竹尺。

  一张满脸皱纹,阴气深深的恐怖老者面庞,瞬间浮现在澜清月面前,老者阴恻恻笑道:“小月月,师叔教你的那功法,修习得怎么样了呀,要不要我亲手指导下你呀~~”

  “不要,不要。”

  鸡皮疙瘩瞬间从澜清月藕臂蔓延至脖颈,身体都微微哆嗦,澜清月连忙起身,不停摩挲双臂,‘幻觉,都是幻觉,才不怕呢。’

  徐长安见澜清月前后反差如此之大,不由一阵好奇这刘长老到底是何方神圣,恐怖如斯,光是名字,就吓得孩子不哭也不闹了。

  “小友请坐,小娃娃不听话,让小友见笑了!”牧南山正坐于堂内,向徐长安示意到。

  “无妨!无妨!老先生,哦不,老神仙客气了!

  不用在意我,你们继续,继续。”不甚了解礼数的徐长安学着古人,向牧南山抱拳施礼,尴尬的坐在了一旁。

  “嗯!”牧南山微微点头。

  一旁的澜清月连忙端起茶壶,为牧南山倒上半盏茶水。随后又蹲在其身旁,十分乖巧,轻轻的为牧南山捶腿。

  “师傅,您辛苦了,徒儿以后再也不一个人偷偷跑去外边了,您说什么,徒儿就听什么,

  徒儿每天陪在您身边,给您烧茶,给你捏背捶腿,您不要把徒儿丢到刘长老那儿去,好不好嘛。”

  “嗯...”

  “真哒!?”

  “真的,师傅年纪大了,寿元也所剩无几了,以后啊,多和你刘师叔亲近亲近,待师傅羽化之后,就只能由你刘师叔教导你了,你刘师叔比师傅厉害,教的也比师傅好,

  只要记得偶尔在师傅的坟头来看看师傅,师傅也就满足了。”牧南山气若游离,缓缓说到。

  “师傅!师傅您别不要小清月,小青月以后真的再也不到处乱跑了,一心在师门好好修行,呜呜呜~~

  小清月不要什么刘师叔,小清月只要师傅,只想陪在师傅身边,好好照顾师傅。”澜清月信以为真,立马哭了出来,这次是真哭。

  ‘姜还是老的辣啊,糟老头子坏的狠,就欺负单纯的小姑娘。’一旁的徐长安尽力不漏出任何表情,破坏这‘感人的气氛’。

  主要还是怕以后被老头子安排。

  “好好好,只要你听师傅的话,少让师傅操心,师傅就向天再借五百年!一直陪着我的乖徒儿”

  “那你告诉师傅,这段时间你都去了哪儿,好不好。”

  “嗯嗯....师傅你是不知道,徒儿可厉害了,知道自己修行让师傅失望。特地给师傅找了个好弟子呢。

  徒儿这次可不是跑外面去玩儿,徒儿这次........”

  澜清月手脚并用,一边比划一边把在无归之境的经历一一告诉牧南山。

  一旁的牧南山脸色一阵青一阵紫,发髻上的三团小火苗也越来越旺盛,眼看就快把房梁给烧了,还好一阵光芒闪过,防护阵法被激发,并没有真的烧起来。

  自澜清月上山修行开始,牧南山就把乖巧可爱的澜清月当做自己的亲闺女儿,从小就呵护有佳。

  就连视若己命的胡子,在被澜清月拔掉后,也都是宁愿被刘长老的一顿嘲讽,也一点都不责备澜清月,最后苦着脸在刘长老那儿要来了一本《生发术》。

  用老家常言的一句话就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直到听到澜清月差点身死,发髻上方三团本就快要爆发的火焰,噌地一下串起老高,把有阵法加固的房顶烧了个大洞,火光顿时冲天而起。

  看到师傅头上那三团长牙舞爪的火焰,澜清月顿时懵了,上下牙齿不停打颤:‘师傅,师傅你眼睛咋红了,师傅,你的头发也炸开了,竹尺!好大的竹尺!

  哇~~师傅不要啊!’澜清月拔腿就向屋外跑去,可无论她多么努力,最后惊恐地发现自己竟还在原地踏步。

  嘭!徐长安毫无感觉,依旧保持着坐姿,瞬间被挪移到了屋外,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呜哇哇哇,长安君,救我!

  徐长安!救救我啊....”

  随着房门悄无声息的关闭,澜清月的那无助的哭喊声也渐渐消失。

  坐在地上的许长安只感觉此刻的小屋充满了杀气,惊人的杀气。自己要是求情,肯定会被老头子给撕了!光是那火焰,都会把徐长安给削了。

  “对不起,我只想做个好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