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蔚蓝色天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六 八仲山的月夜

蔚蓝色天启 罪恶起源 4052 2017.01.15 18:58

  第二天清晨,李响起的有些晚。他慌忙的穿上了衣服,闷着头向货运站跑去。这个早上又是不见阳光,阴霾笼罩着满月城,大街上还空无一人,只有一些负责清扫工作的机器人,一脸迷茫的看着李响匆忙跑过的身影。白衣男孩呼哧带喘的居然还跟清扫工打了个招呼,而机器人也程序化的对他说:“早上好21号管理员,你就要迟到了,建议你快点……”李响没有顾上去听机械清洁工的劝告,只是头也不回的冲向了货运站。

  几分钟后,一道白色的影子窜进了货运站的员工入口。李响喘着粗气,好一会才缓了过来,他看了看表,还好没有迟到。而铁壳子点验官却早早的等在了站台上,它用六只眼睛盯着李响,用一贯优雅但毫无情感的声线说到:“21号列车管理员,还有两分零13秒你就要迟到了,根据记录,本月你已经累计误工了两次,如果再有一次记录,你就会被列为状态不理想员工。我的系统显示你缺乏深度睡眠,你需要我为你进行健康检查么?”

  “谢,谢谢……我很好,我只是早上没有听到闹钟的声音。下次我一定注意!”李响赶忙解释道。

  “不会再有下一次了,根据记录,本月你已经累计误工了两次,再有一次你将会被列为状态不理想员工,请问你是否明白?”铁罐子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依旧优雅礼貌的威胁着李响。白衣男孩丝毫不敢拖泥带水的回答道:“是的,我明白了!绝对不会再有下一次。”

  “很好。”点验馆的六只眼睛闪烁了几下,表示出了对李响态度的满意。然后用机械臂抓住列车门口的扶手杆,动作滑稽的登上了列车。这一举动让李响有些茫然,直到铁罐子对他说:“你还在等什么21号管理员?今天的押运任务将由我和你一起执行,”白衣男孩这才回过神来,跨进了车门。

  这是一列有着18节车厢的货运列车,驱动机车没有司机,而是完全执行程序的每日往返在第六污染区和满月城之间,除了偶尔在线路上临时停车以外从未间断过它的使命。从13岁开始,李响已经在这银色铁壳里周而复始的工作了5年。5年时间并不长,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白衣男孩总是自己坐在列车的窗户旁,呆呆地看着窗外这残破的世界,有时他甚至想:也许人类就该全都死了算了,何必在这片废土上苦苦挣扎呢?然而想归想,他从不敢表露出心里的念头,李响算是个聪明人,他深深理解制度的冷酷无情,人类统一管理法束缚着每一个无权无势的人,处在底层的生活,只要温饱就已经谢天谢地,可一旦被放逐到重污染区,那就等于被判了死刑。枉死不如多活一天——李响就用这样矛盾的心态度过了列车上枯燥无味的5年生活。

  但是这一次有所不同,5年来,机械点验官还是头一次要求与管理员共同执行运输任务。这让白衣男孩着实有些迷惑不解:会是什么东西能让这铁罐子一起跟我去污染区呢?李响心里充满了疑问,却依旧掩饰在言表之下。一路上,他不敢有所怠慢,按部就班的进行着每一项操作,规规矩矩的填写着各种文书和作业表格。而银色铁壳飞速运行了一天,比平时提早好几个小时到达了第六污染区唯一的货运车站。

  站台上没有人,只有自动化的机械设备将货箱一个一个的抓进列车里,李响站在点验官旁边不敢多吐一个字。只见点验官的电子眼不停的闪烁,它是在接收来自首都控制中心的交换数据,直到一节车厢被装上了几支黑色的货箱,铁罐子才回过头来对李响说:“装载完毕。”

  “只有这些么?”李响有些奇怪的问道。“是的,只有这些,21号。而且根据总部的最新指令,我们将即刻返回满月城。”点验官回答说。“这,这么急?”铁罐子的话让李响更加匪夷所思,今天第二次让他感到如此的紧张和迷惑。机械点验官看上去没有要为他解答什么的意思,只是继续说道:“根据保密协议,你无权过问更多的问题21号管理员,那么请上车,我们马上就走。”“是,是的。”李响没有继续追问,而是乖乖的钻进了列车内,他心想:反正不管什么原因,与自己无关就是了,还是少说为妙。

  随着机械之间相互作用发出的几声巨响,银色的货运列车就这样踏上了返回首都的匆忙旅途,回去的路上,点验官自动接入了列车上专门设置的机器人充电基座,进入了短暂的休眠状态,这到为李响提供了一些时间放松一下,他依旧像往常一样百无聊赖的坐在车窗边发呆,而不一样的是,今天看起来是要走夜路了。经过一天的车马劳顿本应该非常疲惫,可是白衣男孩却丝毫没有困意,一是害怕随时可能重启的点验官会来找他的麻烦;二是自从公路旁看到了那位拾荒的红发女孩以后,李响的心里终究是有些耿耿于怀,他期待着,甚至在心中盘算着要是能够再一次看到那位姑娘该有多好,也许这一次他们能有机会说说话,也好让李响心中的孤独有那么一刻烟消云散。但是他也明白,这一切的希望极其渺茫,硕大的巴尔哈斯,那一刹那的缘分只是沙漠中两粒尘埃,随着风擦身而过,不容得片刻的眷故和回眸……

  当列车驶入八仲群山的的时候,夜色已入深沉,清冷的月光竭尽全力的穿过雾障,在天空中散发着微弱的光芒。银色列车在这月光下翻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头,穿过一个接着一个的隧道。李响看点验官还在充电,决定稍微打个盹,而刚要托着腮帮子合一会儿眼睛,列车的通讯器却在车厢里响了起来:“请注意,列车前方将在八仲山17号隧道临时停车,重复,列车将在八仲山17号隧道临时停车,请管理员坚守岗位,做好准备工作。”

  “额。额知道了。”白衣男孩显得有些烦躁,却又十分无奈。他走到车厢两端的连接处打开记录仪,把预计停车的时间输入进了自己随身携带的平板电脑里进行备份。这时,点验官也从休眠的状态苏醒了过来。“太好了,这下一分钟都别想闲着了。”李响在心中抱怨到。“我的传感器检测到车辆没有按照正常速度行驶,并终止了我的休眠状态,请问发生了什么事?21号管理员?”铁罐子问。“临时停车,这个月这是第三次了,不过在隧道里倒是第一次……”未等李响说完,机械点验官的电子眼睛已经开始闪烁了起来,几秒钟后,伴随着列车再一次缓慢的减速,点验官说道:“这次停车不在计划之内,21号管理员,请你在车门处观望,我将连接驱动机车的数据交换中端进行检测。”话说着,点验官正要将一只机械手臂插进车厢隔板上的原型接口内。只听“咚”的一声,李响和点验官几乎同时抬起来了头看向车顶的位置。

  这一次李响最先开了口:“什,什么东西在上面?!你听到了吗?”“很显然我也听到了。”机器人的声音依旧镇定和优雅,但它立刻从后背的的暗舱中取出了配枪。“咚,咚!”又是两声响,列车的速度也越来越慢,李响所在的车厢也已经钻进了17号隧道之中。“情况不太对啊”白衣男孩心里焦灼的想着。而点验官举着配枪,六只眼睛不停的闪烁着,它对李响说:“管理员,请你不要紧张,并严格执行临时预案。我将在……”

  没等铁罐子说完话,突如其来的一声巨响从列车尾部传来,紧接着又是一声巨响从列车前部传了过来。巨大的冲击波夹带着一股气浪扑面而至,整个车厢都剧烈震动着,李响感到脚下一空,踉踉跄跄的差点摔了个跟头,车厢内开始上下震颤,白衣男孩在惊慌失措的瞬间随手抓住了一个挂钩,这才没有从车里飞出去。只见点验官的机械手脚紧紧嵌入了车厢的墙皮内,而机械脑袋上不知被何物砸了个大坑,滋滋的冒着火星,它看起来也是紧急的做了个自我保护的动作!轰的一声!车厢再次颤抖了起来,这次李响被震的完全失去了平衡,重重的摔向了车门的窗户上,他感到五脏六腑都要迸出来一般,身体也像刚刚经受了电击而痉挛抽搐,而当他回过神来,勉强的站稳了身体,却发现身后的车门被突然打开了。李响瞪圆了双眼,他看到点验官的一只机械手臂插入了紧急解锁车门的端口内。李响慌忙的问道:“你你你,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打开车门,外面都是污染和毒气啊?!会……会,会出人命的!”只见点验官的六只电子眼睛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一把揪住没来得及做任何反应的李响,白衣男孩顿时感到两脚离开了地面,他下意识地紧紧抓住点验官的机械手臂,脸上早已布满了恐惧和汗水。此时列车已经完全在隧道里停了下来,车厢内不知从何处冒出来滚滚的浓烟。但点验官转动着插在紧急端口里的手臂,所有的车窗前面立刻放下了一道厚实的装甲板。

  “放,放开我!”李响有些窒息,一边挣扎着想要摆脱点验官的金属胳膊,一边蹬着两条腿想要重新回到地上。而这六只眼睛的铁罐子完全无视李响的任何动作及请求,它依旧用那诡异的优雅的声音说道:“警告!警告!特勤列车疑似遭遇恐怖袭击,所有有机生物将被列为危险隐患!”听到这样的话,李响更是使出吃奶的力气对着点验官大喊到:“你,你要干什么!放开我,我不是恐怖份子啊!!!”而点验官依然自顾自的说道:“警告!警告!已确认特勤列车遭遇恐怖袭击,根据协议三,即将清除所有有机生物。21号管理员已被列为危险隐患。”

  随着列车尾部的一声巨响,点验官的金属手臂不费吹灰之力就把惨叫着的李响扔出了车厢。李响重重的摔在车外的地面上,感到浑身的骨头像散架了一样,而没有任何防护的他,完全暴露在了充满毒瘴的隧道里,他顾不上剧痛,赶忙用手捂住了嘴和鼻子,只见金属点验官插入车内端口的手臂又一次转动了起来,几声滴滴作响的蜂鸣过后,车门开始迅速的关闭,李响挣扎着站起身,一手扒着门口的手扶杆,一手使劲的锤打着车门上破裂的窗户,近乎歇斯底里的叫嚷着:“救,救命啊!!!让我进去,你个该死的破铁罐子!!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隔着车门,李响只听到机器人有条不紊的说道:“根据协议三,所有有机生物清除完毕,点验官At209紧急接管特勤列车C101次,列车即将重新启动,进入全速行驶模式……”白衣男孩迎来了此生最接近疯狂的时刻,他不停的拍打着窗户,甚至顾不上毒瘴随着他急促的呼吸,被大口大口的吸进他的肺叶之中!而只是不停的吼叫着:“让我进去!!我不想死!我不想死!!让我进去!”

  此时此刻,列车轰然启动,而李响感到浑身无力,眼泪不由自主的流了下来,敲打车窗的手也越发的瘫软,不知是吸入了太多的毒瘴,还是绝望已经彻底征服了男孩的意志,他刚才的嘶吼慢慢变成了轻声的哭诉,嘴里不停的重复着一句话:“我不想死……我不想死……”直到列车车门处的装甲板将李响再一次弹了出去……

  放眼望去,八仲山的月色依旧模糊不清,它再也不能为旅者指明回家的方向,在这凄迷的月夜只留给白衣男孩一道绝望的白光,而这道白光从17号隧道的缝隙扫过李响那渐渐陷落在混沌里的躯体,顷刻间又遁入到阴霾之中。

20位起点作家x斗鱼主播相约刺激战场,粉丝助力瓜分20万点币

参与作家:老鹰吃小鸡、我会修空调、上山打老虎额、天潢贵胄、黑心火柴、酒池醉、新丰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