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蔚蓝色天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一 未雨绸缪

蔚蓝色天启 罪恶起源 4514 2017.02.02 21:39

  在这几乎没有任何光线的会议厅里,斯宾塞独自站在正中央的发言台上,脸上布满了烦躁和疲惫。

  从被记者曝光了巴尔哈斯的难民情况那天起,他几乎没有睡过一个好觉。那感觉就像当着全世界的面被人扒光了衣服,还要一丝不挂的到处展览一般难堪;更像是根“鱼刺”耿耿在喉,咽不下去也吐不出来,你却依然不得不赞扬鱼肉的美味。

  是的,这一切都糟透了!

  就在当天,总统先生前脚刚刚走下演讲台,安保部长随即就在他的盛怒之下跟着下了“台”,至于那名用生命揭示真相的记者也同样不知了去向,如同世间从不曾有过这么个人,也从不曾站在过自由广场的记者会上,更不曾有人指着总统的鼻子斥责他是一名满口谎言的骗子!

  ……

  此时此刻,斯宾塞正低着头闭目沉思,可思前想后全是胶着在一起而混乱不堪的愤闷,正当他即将失去耐心的时候,大厅中传来了阵阵电波流动的噪音,而伴随这些噪音而来的,是几位姿态端坐且穿戴统一者的全息影像悬浮在半空之中,他们个个身穿灰色制服且头戴宽大的电子目镜,看上去颇为冷漠的围绕着斯宾塞总统,这几位的出现,让总统的表情转做了一脸严肃和隐隐的不屑。

  “你也不必这么小题大做,斯宾塞。”其中一位头发斑白且上了年纪的男人在背对斯宾塞的位置最先开了口,而总统先生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转过身去继续聆听着。

  “这个时候,无论媒体说什么已经毫无意义……”

  “毫无意义?!难道你是蠢货吗?!”老者的话语间夹带着些许的轻蔑,让本已心怀不快的斯宾塞毫不客气的打断了他的话。而一句话被噎住的白发老者吃了一惊,他抗议到:“你说什么!?谁允许你这样跟我说话的!……”

  然而这抗议之词并没有说完。只见另一位满头银发的年迈女性抬起了手,制止住了男人的抱怨,随后开口说道:“斯宾塞,你最好有个分寸,至于那些奚落讽刺的话就不必说了,我想此时你把我们请到这里,不会只是想打发时间的对吧?”

  听到这一番话,让斯宾塞略微收敛了心中的怒火,他捋了捋头发,转过身来使自己面向这位女性而站,随后谦逊的对她说道:“请原谅我的失礼,议长大人。不过在这迫在眉睫的时刻,用小题大做和毫无意义这样的词汇,是不是着实显得不合时宜呢?”

  这句听上去颇为官方的言语,让除了刚才最先开口的老者之外的其他几位都面无表情的保持着沉默。斯宾塞环顾四周,见无人有意讲话,便继续说道:

  “议长大人,各位议员。今天打扰了各位的日常工作,绝不仅仅为了自由广场那件破事,”总统先生一边说话,一边转动着他的身体,尽可能在讲话时礼貌的面向每一个人的投影,但那彰显官方的礼仪中却隐藏着种种的傲慢和不满;当他说到“破事”这个词时特意加重了语气,顺势扫了一眼刚才出言不逊的老议员,这一举动让白发老者哼的一声咬了咬牙根,却并未当面反驳。

  “当然,这也绝对是个不小的麻烦。”斯宾塞满意地点了点头并继续说道。只见他随手在空气中一划,一圈闪烁的投影便在他手过之处迅速展开,他又将这些照片朝着每位议员推了过去,只见这些投射而来的照片逐渐放大,直到观者的眼前才停了下来。

  而斯宾塞总统在原地缓缓转了一周,边转边指着那些图片说道:“各位看到的,正是那天被曝光的照片,我可以负责任的说,事实远不止如此。目前,第二区的难民已经失去了控制,他们每时每刻都在大量的沿坦多加尔河涌入满月城……”

  “恕我无礼,这些旧闻可不足以让我放下手头的工作,据我所知公司不是派出了禁卫队镇压么?”一名50来岁黑色皮肤的男性议员抬手一挥,将他面前的照片推向了一边并打断了斯宾塞的话,他看起来虽神情镇定,却又有意暗示着总统直入主题。

  “请听我把话说完,非裔区的议员阁下,我保证接下来的话题,你会非常感兴趣。”这一次斯宾塞却很有耐心的回应着,然后他又发出一组图像,分给了每位议员。

  “各位,你们可都是DH全球智议院中的顶级学者和专家,来自旧世界的亚洲,欧洲,美洲和非洲,以及当时各个主流国家的尖端科技部门。”说到这里,斯宾塞突然冷笑了一声,他双眼闪烁着诡秘的光芒。“呵呵,不过据我所知你们早在DH公司成立之前,便已参与到了BLUEZERO(零蓝)的计划之中。现在在各位眼前的图像,恐怕就是BZ计划留下的珍贵回忆吧?我看那一年,您不过十来岁左右?我说的对吗坤塔多卡阁下?”只见黑色皮肤的议员摘下了电子目镜,从眼前的照片中认出了自己年轻时的模样。

  这下让在场的议员无不感到震惊。他们隔着全息影像面面相觑,有的甚至小声低语着:他怎么找到这些资料的,不是应该早就销毁了么?而斯宾塞却一脸得意的看着他们的脸上的表情纷纷从高傲冷漠转变成了恐惧与不安。直到梳着端庄银发的议长敲响了法槌,她喝令道:“肃静!听他把话说完。”话音刚落,她便目光凌厉的看着斯宾塞并对他说道:

  “斯宾塞,如果你觉得威胁议员就能解决问题。那我劝你还是抓紧时间说说重点吧。”

  “谢谢,议长大人,但您大可不必担心。我怎么会威胁智议院的议员们呢,只不过……“总统先生微笑着说道:”只不过一直以来,DH公司高层的资料始终是个谜?谁也不知道这几乎掌握着当今所有科技和贸易的人是从哪里突然冒出来的。当然,那是在我刚才的一番话之前,我相信各位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这个秘密公之于众吧?想想吧,造成蓝色天启的始作俑者们,居然大言不惭的成立了DH公司,难道他们不该被永远的流放或是处死什么的吗?显然……呵呵呵……”

  话到此处,巴尔哈斯的总统甚至笑出了声,他再一次环顾四周,最终把目光落到了女议长身上,随即说道:“显然没有,那么是何原因让他们苟活于世呢?很久以来,我都带着这个疑问,直到我发现了一件有趣的事情……”

  斯宾塞从上衣口袋里取出一支密封着的,装满蓝色溶液的化学试剂瓶,然后抬起手,将试剂瓶举过了头顶。全息投影里的各位都探出头去想要看个究竟,直到总统先生继续说道:“各位议员,这是我的秘密小队在第五区截获的,这瓶子上还有三行字,我来读给你们听,”话说着,斯宾塞扭头看向试剂瓶上的英文字母并复述道:“生物纳米基因素,3号实验瓶,代号是,嗯,蓝色净土……”

  “我不明白这不是威胁还能是什么?!”会议开始时,被斯宾塞奚落了几句的老议员终于按耐不住心中的情绪,只见他摘下目镜,露出了亚裔的模样,然后愤怒的指着斯宾塞咆哮道:“你是要把我们一起拖下水吗?混蛋!别忘了,没有公司,就没有你!”

  “哼,哼哼哼,议员阁下是不是小题大做了?你这样发脾气可毫无意义!”斯宾塞回击道。而这边的老议员气的已是怒发冲冠,他继续怒吼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次……”

  “够了!木川!”议长再次敲响了法槌。而这边的木川议员却咄咄逼人的对着女议长喊道:“艾瑞拉!你对他的宽容应该有个限度,我就说应该借着这次机会让他……”

  “我!说!够了!“艾瑞拉议长突然摘下了脸上的目镜,用她锐利的目光伴随着铿锵有力的四个字发出了警告,而那双眼中就像射出了无数支锋利的冰箭,瞬间刺穿了老议员的声带一般,让木川不得不闭上了嘴。

  “瞧瞧,这下我们终于说到重点上了。”斯宾塞先是一脸的幸灾乐祸又紧接着嘲讽着说道:“利用这次机会,你们想把我怎么样啊?艾瑞拉议长大人?”

  “斯宾塞,我不否认你所发现的一切,正如你所见,我们正在重启BZ计划,或者说,这一次是新的科技项目。”面对斯宾塞劈头盖脸的质问,艾瑞拉显得十分沉着。而这边的斯宾塞则越发膨胀了起来,他追问道:

  “科技项目?像当年一样带来下一个蔚蓝色天启么?”

  “蓝色天启自然是我们的罪恶,而那罪恶的起源来自对科学的贪婪,既然你发现了蓝色净土,那就不妨告诉你,我们正是要用这次的研究修复我们犯下的弥天大错。不过,你也不必刨根问底,在我看来你的人品可谈不上多么高尚,借题发挥终究是要有个尺度,小心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年迈的艾瑞拉丝毫不见拖泥带水的解答了斯宾塞总统的质疑,竟让气氛微妙的产生了一些变化。只见总统先生收起了刚刚咄咄逼人的气势,略显缓和的说道:

  “很好,所以议长大人的位子才稳如泰山!那么我也好打开天窗说亮话,”话说着,斯宾塞把试剂瓶放进了口袋里。“如今外面的局面你们都看到了,我这总统的宝座只怕是朝不保夕吧。我了解公司,更了解你们,用不了多久,我就会变成一颗弃子,再找一个独裁的暴君挡在DH公司前面当挡箭牌,简直是易如反掌,对吧?”斯宾塞喋喋不休的吐出了这场会议之前便已在他心中盘算好了的主题。

  而艾瑞拉则只是平静的在半空俯视着他,然后冷漠的问道:“从把你推上巴尔哈斯总统的位置上时,你就该有了心理准备,公司的利益大于一切。”

  “是啊,公司的利益大于一切,不管我曾经多么努力,一旦有了不利于公司的污点,你们就毫不留情的把我铲除掉!哼,呵呵,休想!!”斯宾塞愤怒的喊出了这两个字,感到那淤积太久的怨气,只在瞬间便顺着五脏六腑迸了出来。

  而女议长依旧用她冰箭般的双眼冷冷的盯着他,随后从嘴角吐出几个字:“既然如此,说说你的条件吧。”

  包括斯宾塞在内的所有人都为艾瑞拉议长看似轻描淡写的话吃了一惊。但总统先生转眼就回过神来,他忽然换来一脸窃喜的样子,就像刚才没有人对着议长咆哮一般说道:

  “既然如此,我也不再浪费各位学者的时间,我所要的很简单,DH公司乃至整个智议院要继续无条件的支持我做巴尔哈斯的总统……”

  “可以。”艾瑞拉毫无迟疑的回应道。

  “还有!”而斯宾塞竟越发得寸进尺的补充道:“还有,我要在智议院拥有自己的席位,你听明白了吗?我要跟你们平起平坐!”

  “你简直是白日做梦!你……”木川议员被斯宾塞的狂妄之言气的拍案而起,正要破口大骂的时候,却被艾瑞拉一个抬手的姿势及时制止。

  女议长低着头沉思了片刻,便异常冷静的说道:“那么智议院欢迎你的加入,斯宾塞议员阁下。”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艾瑞拉,你疯了吗?”不光木川这样说,在场的其他几位议员也是哗然一片,就连斯宾塞本人都听的云山雾罩一般,但他却无法按耐心中的狂喜,大笑着说道:“议长大人,我必将殚精竭虑!哈哈哈哈!”

  “你不能这么做,艾瑞拉,这不符合规矩,这里议员都在,我要求举手表决!”木川竭尽全力的想要阻止事态的发展,在他眼中,让斯宾塞这样的货色加入智议院简直是荒唐透顶。但女议长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便留下了一句让在场所有人不再多费心思的话:

  “我当然可以这么做!我有一票裁决权!”说着她敲下了法槌并补充道:“不必再说了,此事就这么定论吧,一个月后为新议员举行宣誓就职仪式。散会!”话音刚落,艾瑞拉议长的全息投影便从半空消失的无影无踪。

  紧随其后的几位议员都忿忿地断开了自己的投影。而木川议员最后一个才离开,在离开前他眯起双眼,语气极为尖酸的对斯宾塞说道:“我们走着瞧吧,这事不会就这么简单的。”

  见所有人都关闭了全息影像,空荡荡的议会大厅里,再一次的只剩下了斯宾塞自己,只见他站在中间的发言台上,神情傲慢的自言自语道:“哼,我们走着瞧。老东西。”

  ……

  断开实时投影后,艾瑞拉站起身,她手里捧着一杯茶,缓缓地走到办公室的落地窗前,双眼凝视着远处那一眼不见尽头的废土。在她身后站着一位身材高挑的红发女性,身穿颇为严肃的制服的她,脸上没有一点表情,就像丝毫没有人类的情感一般,而此人正是智议院现任议长的女助手兼女秘书。

  “你都看到了?”艾瑞拉背对着她说道。

  “是的,议长大人。我都看到了。”女助手冰冷的回答着议长的问询。

  “那么你怎么看,妮娜?”年迈的女议长又进而问道。

  “斯宾塞终究还是个愚蠢的人。”妮娜看着议长的背影如是说。

  “嗯……”只见艾瑞拉议长先是轻轻地啖了一口茶水,然后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随即平静如初的对背后的妮娜说道:“那么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办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