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蔚蓝色天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一章 往昔之人

蔚蓝色天启 罪恶起源 4636 2017.09.04 00:26

  Part.1

   “嗯,我已经知道了,连密探都不需要了……是的,这个狠毒的女人,一下杀了多少人?从一开始就这么计划了吧……这么说,那件事?……嗯可惜了,不过机会多的是…………哦?如此说来……好吧,那么就拜托了……”

  山岛样关闭了通讯器,随后缓缓坐到自己最喜欢的椅子上,脸上挂着慈祥又和蔼的笑容。此时此刻,温暖的日光照进了他的办公室,镇上的净化扇有条不紊的转动着,传来了富有节奏的轮机噪音;而窗外不知谁家的幼童正在吵吵闹闹,听上去却十分开心;老山岛专注着窗台上的山茶花似乎含苞待放的样子,满意的笑了笑……

  不一会儿的功夫,他便安稳的睡着了

  ………

   Part.2

  一辆黑色的豪华轿车停在公路边上,车里坐着木川幸人。他本想慢慢的睁开双眼,可没等看清眼前的景象,老木川却感到一阵头晕目眩,索性闭目养神了起来。

  “不小心在车上睡了这么个囫囵觉,估计是着凉了吧,看来自己真的是年纪大了。”木川幸人在心中合计着,可转念一想自己的心头大患已除,便得意洋洋的笑了笑。

  只不过沉思片刻,他却想起了刚才所做的一场噩梦,而这梦又是如此真实,让他不得不深刻的回味了起来……

   Part.3

   43年前,年纪尚轻的木川幸人却提早感到了中年危机。他的父亲对自幼娇生惯养的他无比失望,且几次三番的在众目睽睽之下羞辱于他,甚至时常在私下里摆明了对他说:绝不会让一个无能之辈继承木川家族百年的基业,更不可能留给他一分钱,如果尚存一个男人的尊严,最好早日离开这个家,滚的越远越好!

  可木川幸人哪都不想去。

  他心里明白,只要他的母亲没死,他那腐朽不堪的父亲就拿他没有丝毫的办法。

  “妈妈是爱我的,而那老不死的又深爱着他的女人。如此的羁绊理应由我木川幸人受用。呵呵。”这话让他时时藏在心中,每次被他父亲冷嘲热讽或是破口大骂的时候,他就在脑海中复述一遍。

  直到命运终于扭转了风向。27岁那年,木川幸人遇见了改变他一生的女人,那是他大学时代的同学,名叫花轮千黛。起初他并不知道花轮家的底细,谁知一场同学会上酒过三旬后的袒露心声,让他茅塞顿开——原来这花轮千黛竟是时下当红政客的独生女儿。

  木川幸人像是看到了汪洋大海中的第一盏明灯。他虽是纨绔子弟,却也深知自己的地位就像支风筝一样,在那狂风骤雨间脆弱的飘摇且是朝不保夕。而眼下,一场恰到好处又蕴涵巨大潜能的婚姻正是他所求之不得的。

  于是,在年轻木川的“迅猛攻势”下,花轮千黛这朵鲜花最终插在了不该插在的地方。而木川家族也因为这场世人皆知的功利型婚姻百般受益,自然不在话下。这才挽救了木川幸人在他父亲眼中些许的形象。

  他的父亲说:你总算没有废物到家,既然不能从商,那干脆去走别的人生道路吧,总之,别再丢木川家的脸!否则你依然什么都得不到!

  他的父亲说的对,木川幸人没有一丁点儿的生意头脑,而在那些漫天飞扬的狗屁言论和辱骂声中,他的父亲终于给了他一次人生道路中的正确指引。于是木川幸人依仗着老岳父这座大山,如愿以偿的成为了当下顶尖实验室的掌门人。

  可是……这还远远不够。他时常想:怎么样才能稳坐泰山的拿下家族所有的财富呢?又怎样才能解决他的父亲——这根心头刺,这颗眼中钉呢?

  谁知造物弄人。

  木川幸人的如意算盘还没来得及算清,却又始料未及的迎来了遍布全球的污染危机,而他所在的实验室,却在此时受到了生物科技领域的万众期待。这可让他成了热锅上的蚂蚁而倍受煎熬。

  那时候的他进退两难,众目昭彰之下只得惶恐度日。一想到自己被世人口诛笔伐,名誉和地位轰然崩塌的下场……他便苦笑着对自己说:滥竽充数的东郭先生恐怕也比我强多了吧?

  木川幸人想到了自杀。而实际上他也试过以死谢罪。可又一想:我为什么这么倒霉?这群贱民不是吃什么都死不了吗?什么重金属危机!什么科学界的耻辱!都见鬼去吧!我要活着!对!我得好好活着!为什么不呢?!

  而就在此时,那汪洋大海中的第二盏明灯,突如其来的照亮了他险些陷入无尽黑暗的人生航路。

  他的实验室里有一位年轻漂亮的女研究生。而这位默默无闻的年轻女孩,一直在做着让木川幸人打死也想不到的研究项目,他甚至记不清自己在批准经费的文书上签的是不是自己的名字。总之,当那女孩把那些写有重大突破的论文摆在他的办公桌上时,他差一点笑出声音来。

  真是天无绝人之路!木川幸人看到了一个完美的未来,一个天衣无缝的计划。

  “你……嗯,咳咳,你确定这行得通吗?”他煞有介事的看着论文上那些奇怪的公式和图解问道。于是那年轻的女研究生斩钉截铁的回答他说:“木川教授,这恐怕就是终极理论!我经过反复的计算,还……”

  “很好!”木川幸人迫不及待的说道,然后他又惺惺作态的补充了一句:“那个什么,你辛苦了,那么接下来的时间,你就放松一下,我看就去欧洲度个假好了。”

  “可是木川教授,这个时候我觉得应该立刻召集国际团队,然后共享资源……”

  “我当然会做些安排!你是在质疑我的能力吗?”木川打断了女研究生的话,还摆出一副愤慨的模样。那女孩便说:“不,不是的,只是……”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不过嘛,那些沟通协调的工作,还是要有个繁杂的过程的。而且你也确实需要休息几天,回来后你可有的忙呢。”听到这番话,女研究生便不再争论,第二天乖乖坐上了去欧洲的飞机。

  谁知她这一走,木川幸人的工作还真如他所说的那般繁杂了起来。这一次他极其肯定的签上了自己的名字,不过,却是在别人的论文上。

  天真的女研究生竟对此毫无察觉,而她更不会想到,自己的顶头上司正在这一刻,用她的研究成果做着演讲,开着发布会……甚至当上了让全世界科技领域都叹为观止的人类英雄。

  直到她回国以后已经是百口莫辩……

  是的,她只是一名出身平凡又不谙世事的小姑娘,有谁会相信她的话呢?而拜她所赐,此时此刻站在人生巅峰上的木川幸人终于得偿所愿的获得了他年迈父亲的青睐,和谅解……

  那年秋天的某个晚上,木川一家难得的坐在了一起,为木川幸人庆祝生日。而木川幸人更是准备了一瓶29年陈酿的皇家礼炮助兴。一家三口其乐融融的吃着饭,直到老木川突然放下碗筷并笔直的坐好,随即说道:“我的儿子,从你很小的时候开始,我就对你非常的失望……”木川幸人的母亲皱了皱眉头又赶忙抢着说:“亲爱的,你说这些干什么?”而老木川摆了摆手示意着让他继续说下去。木川幸人则同样规规矩矩的坐好,摆出一副聆听教诲的恳切模样。

  老木川点了点头,又继续说道:“想我老年得子,本以为后继有人,你的母亲却对你太过娇生惯养,让老朽始终看不到希望。曾经一度认为你这一生注定就是个纨绔子弟罢了。”木川幸人微微低了低头,进一步的表示着自己的诚恳之心,像对他之前的往事做出了深恶痛绝的反省和自责一般,继续听着他父亲的敦敦训诫:

  “但是如今,我的儿子!你让老朽……不!你终于让爸爸看到了你应有的样子!你终于证明了,你做为木川家的后代绝对没有玷污门楣!所以……”说到这里,老木川竟然在眼中闪烁着些许泪光。只见他看了看木川幸人的母亲,而这慈祥的女人便会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转过身去,从书房中拿出一支雕工精美的木质盒子。而木川幸人则趁此机会为父母的杯中斟满了酒。

  老木川打开盒子,取出一张纸质文书,随即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木川幸人装作一脸迷惑不解的样子,看着他父亲一撇一捺颇为庄重的神情,又看着他父亲亲手把钢印按在名字的落款上,那一瞬间,老木川凝重的皱纹突然舒展开来,就像这辈子从没有如此轻松过一般,只见他如释重负的说:

  “我和你的母亲商量了很久……我已经太老了,不管你是不是从商,我只有你这一个儿子,今后这一切都是你的,而我和你妈妈就能好好的安度晚年了。怎么样?这个生日礼物,你喜欢吗?儿子。”

  说完,木川幸人从他父亲的手中接过了那张签好名字的文书——原来这是一张他父母去世后将全部财产转移到他名下的遗嘱。而木川幸人端详着这张几乎用去他前半生处心积虑所换来的保障,激动的说道:

  “我,我能说些什么好呢,无论如何!请先让儿子,敬二老一杯酒吧!”老木川哈哈大笑了起来,那是慈父看着爱子的成长时,所发出的由衷幸福的笑声,随后他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而同样露出温柔笑颜的母亲则沿杯轻轻啖了一口。唯独木川幸人依旧举着酒杯说道:

  “我的父亲,这一天终究还是来了。不得不说,虽然我有所准备,但还是按耐不住内心的喜悦,我觉得我就要唱起歌来了。”话正说着,木川幸人把酒杯复又放到了桌上。而这样的动作,让老父亲脸上的笑容转变成了一脸的疑惑。

  “爸爸,我得说,我这29年过得并不快乐。您绝不是一名慈父,所以,收起您脸上的笑容吧,看的我浑身都不自在……”木川幸人的母亲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便当即拦下了他的话:“你在胡说些什么啊?幸人?!你怎么……”

  “请听我把话说完妈妈!”木川幸人又打断了他母亲的质问,继而说道:“中国古代的时候有一种酒,这种酒只有达官贵人才有机会享用,不过一生也只能享用一次罢了,因为这样的酒喝下去以后,生命就将走向尽头,而这种酒,叫做鸩酒!”说到这里,老木川已经瞪圆了双眼,他突然感到五脏六腑在他体内分崩离析,肠结错乱!又感到血液逆流,顺着七窍喷涌而出!他含着一口血沫,用浑身的力量指着木川幸人,然后含含糊糊的说道:“你……你……你这个……”

  “我这个逆子对吗?!”木川幸人一把抓住他痛苦万分的父亲的手,然后歇斯底里的大喊道:“我还没有说完!这鸩酒最大的好处就是,让喝下它的人,在死之前还能痛苦的挣扎一番,当然了,比起我这29年来被你百般凌辱的痛苦,你这又算什么?!”木川幸人的母亲坐在一旁,早已吓得面色惨白说不出话来,她看到自己儿子的手中,攥着那张白纸黑字的遗嘱并疯狂的呐喊道:

  “这张纸,这张写下了你名字的纸!是我应得的!你听到了吗?!应得的!!”老木川的脸上已经没有了鲜活的颜色,最终他没能再一次谩骂木川幸人——他唯一的儿子。而是保持着一种奇怪的坐姿,一头趴在了家宴的饭桌上,趴在了他自己的鲜血之中。

  “啊!”木川幸人的母亲惨叫了一声,她不知是心碎还是痛苦,抑或是二者兼备;只觉得头晕目眩,两腿发软,随即又感到一阵剧烈的疼痛从她的小腹中流过。这吓坏了的女人惊恐万分的质问道:“幸,幸人!你,你都做了些什么!你……唔!”

  没等她把话说完,木川幸人已经冲了过来。他一把捂住了母亲的嘴便开始嚎啕大哭着叫嚷道:“妈妈!妈妈!您是爱我的对吧妈妈!!您也是希望我能过得比所有人都好的对吧!!可是我!可是我已经等不及了妈妈!您就成全了我,跟父亲一起上路去吧!!”话音未落,木川幸人便一边泣不成声又一边死死的按住了他的母亲,随即奋力的捏开了她的嘴,将那另一杯鸩酒咕咚咕咚的灌到了他拼命挣扎着的,亲生母亲的口中。几分钟后,那可怜的女人以同样的方式,倒在了血水之中……

  木川幸人瘫坐在亡父身后的沙发上,大脑中一片空白。就在那一刻,他的灵魂已经坠入到了地狱冥河之中,再无回首的堤岸。

  不管怎么说,他的终极愿望总算是实现了,而在他的面前再也没有任何的绊脚石或是拦路虎了。只要他愿意,他终于可以俯视所有人,俯视所有瞧不起他的人……终于可以俯瞰这个世界了……

  突然!!老木川从血泊之中挺起身来,当即张着血盆大口咒骂道:“你这个畜生!你丧尽天良!!!丧尽天良!!!畜生!畜生!畜生!畜生!!畜——生!!!……”

  这骇人一幕的雷霆降临!让木川幸人甚至顾不上任何恐惧!他感到整个客厅都在天旋地转!又感到一团至极的黑暗迅速将他包围了起来!他根听不到老木川歇斯底里的咒骂,而是本能的抄起了一把餐刀,对着老木川的脸,眼睛,肚子,乃至人身上任何触手可及的脆弱部位,疯狂的咆哮着戳了过去:

  “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死吧!为什么还不死!为什么还不死!为什么还不死——!去死吧!去——死——吧!!!啊——啊啊!!”

  ………………

作者感言

罪恶起源

罪恶起源

今天这一章更得这叫一个压抑,而且没有写完,好吧,一次补上本章节的part.4

2017-09-04 00: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