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 末世危机 蔚蓝色天启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十六章 训练日

蔚蓝色天启 罪恶起源 2573 2017.08.22 15:32

  十二月末,冬季的第一场雪洋洋洒洒的下了一夜,让大地万物银装素裹。就像这个世界从未被战争和污染冲击过一般宁静与和谐。

  李响和涵正饥肠辘辘的走在红杉公路上,几分钟后,他们在一辆巴士车的残骸前停下脚步,站在那皑皑白雪之中……

  头上的天空少有的带着一抹湛蓝,日光剥开了往昔的阴霾,那林间的白雪和树木相互交融,让树挂晶莹剔透,随着北风吹过,宛如掀起了一层薄纱,在眼前缥缈闪烁。倘若从远处瞧这景象,又恰似油画一般精致,看上去颇为有趣。

  但现实可没有这么美好……

  从前天下午到现在漫长的四处游荡,却依旧一无所获,这境况让人十分沮丧,而直到这一刻,两个年轻人才刚刚有所发现,他们小心翼翼的埋伏在一只野兔的附近等待时机,假如上天眷顾,这无疑就是一两顿可口的饱餐,但遗憾的是他们可没有一只柯基小猎犬跟在身边,所以抓个野味果腹的重担,便落到了李响身上。

  只见那可怜的小动物在雪地里蹦蹦跳跳,时而用两个前爪抱着什么嗅一嗅,时而看似机警的抬起头来左顾右盼,却全然不知自己已经大祸临头。再看那两位“饿鬼”正悄无声息的尾随在这只傻兔子的背后。几十秒过去,他们的美餐忽然停下了寻觅的脚步,这让涵意识到机不可失!于是她赶忙摆出一个手势,指示李响轻轻的抬起弓柄……若说这段时间,他也算是名合格的学生。涵想着:至少没有了先前的那般愚蠢和无用。而李响早已脱去了叫做“往事”的外套,他穿上马尔文临行前的礼物,成为了灰衣男孩。

  李响先是双眼紧紧地注视着雪地上的目标,像涵所教诲的那般调整着呼吸,又用一只左眼定睛看去,随即双指跟着钩动箭羽,使弓弦向后紧绷起来,只等弓张蓄势待发。

  灰衣男孩屏住了呼吸。

  且听嗖的一声,眼前的空气被撕了个口子,利箭穿将而出,应声插进了野兔的肚子,那傻兔子不出意外的当场断了气。这让李响双眼一亮,欢喜着扭过头,却又失望的发现了涵一脸不屑的表情。

  “看什么?就算说得过去罢了。”涵的话让李响有些尴尬,心中却又不甘示弱。随后他把弓重新背到身上,装作一脸若无其事的样子并笑着说道:“不管怎么说,总算是吃上一顿不错的……”正当李响边说着话,边要去捡地上的早餐时,却似乎从眼角瞟到了几百米外一棵树干后面,隐隐约约有个影子闪过。

  灰衣男孩立刻蹲下身去,涵看到也不敢怠慢的低伏身体,脸上的表情随即紧张起来,她猫着腰,缓缓贴到李响身边并压低了音量对他说:“看到什么了?”

  “有东西在那边。”李响同样低声回应着红发姑娘。而涵则小心翼翼的取下腰间的手枪,一边全神贯注的盯着那棵树的方向,一边迟缓有力的拉开枪栓,好让子弹顶上枪膛。随后她问道:“是活鬼么?”

  李响拽了拽帽檐便说:“我觉得不是,看起来体型不太像,而且离得有点远,没有看清。”

  涵听了,不太满意的说道:“那要你有什么用?!”这话让李响听得如此刺耳,便急忙反唇相讥到:“离得这么远,而且一瞬间就闪过去了,怎么可能看得见?!”

  “那如果是个活鬼,难道你还指望它走过来跟你说‘嗨,早上好,天气真不错,来杯咖啡吗?!’”涵继续冷嘲热讽着。

  灰衣男孩显然有些不耐烦的回应道:“反正我觉得不像是活……唔”话未说完,涵便捂住了他的嘴。只见那树后的影子不紧不慢的晃出了身体——一只浑身黑色鬃毛的野猪哼哼着爬了出来;而那野猪的体态十分清瘦,看上去似乎也在挨饿。

  可正是这异常瘦小的野猪,却让涵为之眼前一亮,她如同看到了接下来一周乃至两周的晚餐一般惊喜,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同时又怕身边的李响惊动了那边的“肋排拼盘”,便赶忙去捂他的嘴。

  李响挣扎着拉开红发姑娘的手,十分不满的说道:“为什么每次都要捂我的……”“嘘,别说话!”涵赶忙制止灰衣男孩并朝着那头野猪所在的方向指去。

  这一指胜过千言万语,让李响立刻止住了刚才的怨气,他心想:那只可怜的兔子最多能支撑三天?或者更短的时间吧,可就在几百米外,就在那树下——简直是满汉全席里的主菜从天而降了!

  李响与涵对视了片刻,然后表情坚定的相互点点头,随即缓慢的挪动身体,向着猎物步步逼近,每一步都如过悬崖绝壁一般慎重,同时双眼紧紧盯着那头快要饿昏了的野猪。

  红发姑娘收起枪并打起了手势,示意李响把弓箭给她,而李响却摇摇头,表达着自己可以胜任这件工作的态度,涵的表情自然是充满质疑,她瞪了瞪眼,又举了举拳头,最终连拉带抢的把弓箭从毫不情愿的李响手中夺了回来。

  这二人压着气息来到了野猪跟前,且藏匿在一株低矮的植物后面,那矮冠状说不出名字的植物盖着厚厚的白雪,却倒成了很好的伪装。

  涵心中盘算:她并非不愿相信李响,只不过他们太饿了,而以她死去的父亲对她的言传身教和这混乱现世的人生经历来说,这个时候,一位经验丰富的老猎人才能活的更美好一些。所以,这只野猪的命不该由灰衣男孩掌握,而李响更该学会如何掌握好自己的命运。

  想到此处,涵猛的站起身来,只在瞬间便做出了瞄准的姿态。这让李响依旧吃了一惊,这些天竟然忘记了身边这位红发姑娘是多么的果敢和坚定。

  涵的判断向来准确,而李响还远远无法掌握这么精确的定位,瞄准,及接下来从涵的手中干脆利索的飞出去的射杀之箭,只见这支箭深深的穿入野猪的后背,使那团黑色的鬃毛之间喷出了一道血柱!而这野猪竟伴随痛苦的哀嚎狂奔了起来!

  红发姑娘见野猪没有倒地,便纵身一跃,顺势将另一只箭搭到弓弦之上;李响也赶忙迎了出去准备对着那野猪补上一枪,却在瞬间听到涵喊了一声:“别浪费子弹!”话说着,红发姑娘向着疯狂逃命的“肋排拼盘”又射一箭,不料却没有射中!

  见此景让二人由不得迟疑,随即追了上去,一跑便是几十米开外。李响边跑边拾起涵射偏的弓箭,而红发姑娘顾不上惊异这猎物顽强的生命力,正准备射出第三支箭。谁知那痛苦万分的野猪痛竟然慌不择路的撞向了一颗粗壮的红杉树,当场就成了脑震荡!晕头转向之际,它刚好调了个头,朝着李响拼命奔来。

  这一下让灰衣男孩措手不及,眼见闪避不开便和野猪撞了个满怀,顺势飞出去两三米远,直到另一棵老树接住了他的身体,才不算是连滚带爬那般狼狈;灰衣男孩定了定精神,正要起身再做躲闪,却看那野猪已经晃晃悠悠载到在地上,慢慢停止了呼吸……原来刚刚这一猛烈的撞击,反倒弄拙成巧,只见李响手中的弓箭方寸不离的插入了那可怜野猪的肚子里面——最终,疯狂的挣扎却湮灭了它自己的生命。

  李响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好容易平顺了气息,便兴高采烈的对涵说道:“怎么样?看到了吧?哈哈!”而涵一如既往的冷嘲热讽道:“对,看到了,猪撞树身上了,你撞猪身上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