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寒山破令

寒山破令

秀你一周天

  • 武侠

    类型
  • 2016.12.29上架
  • 0.73

    连载(字)

2位书友共同开启《寒山破令》的武侠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风起西羌,云涌虞城

寒山破令 秀你一周天 4142 2016.12.29 01:32

  渭水潆洄,陌上寸草争春,夹岸梨花芬芳醉人。

  南唐梨花开得最烂漫的时节,正是举国欢腾的日子。地处青州、毗邻秦州的一处茶馆,坐北朝南,大有风水宝地之嫌。茶馆左边插一旗帜,上有斗大牛气的“茶”字,右边紧挨一片青葱竹林,绿意盎然。茶馆内外设桌椅板凳数套,皆为竹制。桌椅之上盖有当光竹草席,宾客休憩时光顿生凉意。

  茶馆外分立八桌,座无虚席。只听其中一人喝道:“小二,温一壶梨花浆,上一碟茴香豆。”

  “好勒,来了来了,大爷,您要的梨花浆一壶,茴香豆一碟。”小二边附和边忙着手计,用汗渍斑斑的面巾擦拭额头,眼睛咕噜噜转动,怕是多年待客学的本事,能眼观人之凶吉,辨人之恶善。

  眼瞅八人头戴黑锦绸带,个个腰间佩戴大刀宝剑,脸生的凶神恶煞模样,更有几人满脸络腮胡,小二心里战战兢兢,小心招待。

  八人依次叫唤小二上来所需,慢慢品尝。左边第一位好汉津津乐道:“不知虞城城主心甘情愿放弃《绝情剑》以用来做赌注是否可信?”

  左边最末一人舐了舐嘴唇,然后用梨花浆漱口然后再吐出,“老二,我看那甚么狗屁城主未必好心好意,只怕是要放长线钓大鱼,哥几个急不得急不得。”

  突然一人抬掌拍桌,茶水从茶几里颠倒漫出,“我看大家想的太多了,想要钓鱼,鱼竿也要结实得紧,结实了,钓不出锦鲤鱼,也能钓出一些食人鱼什么的。到头来,那狗屁城主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在座八人哈哈大笑,仿佛在嘲笑那干自送财物的愚人。右边为首的人,霸道地说:“哈哈,想要夺取武功秘籍,各凭本事,但此前有必要扫了其他不长眼的玩意了。”“谁敢与我们抢夺宝贝?不怕女的作了奴婢,男的作了阉人?”老三畅谈起来,借不久前在秦州百敬城虏一女,五匹马,三张弓的跋扈未消的气焰附和一句,心里悠然快意。

  茶馆外莺啼悦耳,游人正想停住细听,可恨传来狼狈为奸的哈哈大笑声。

  羊肠小道沿北山至北铺陈开来,大体深入山里。目极处走来一老一小。只见老的衣衫褴褛,蓬头垢面,年逾古稀;小的行装,体态与其近乎一致。小的约莫十岁,被老的唤作二狗子。

  “爷爷,还要多久才能抵达虞城?”二狗子右手扯扯徐老汉的衣襟,显得急不可耐。你看他,嘴巴撅起,顽性大发,抬脚就往石子上踢。徐老汉眼里泛光,双手微颤,“快……”差点忘了要安抚二狗子的心,索性把余下的话生生咽下,顾自踱步。

  两人行走了将近两个时辰,几近日中,方才立定。人儿都被阳光烤得活像野味。二狗子抬眼直直盯着城门上的牌匾,上有两字“虞城”,剑意逼人,直冲霄汉。城下门前,十几个身披黑色铠甲的卫兵,按部就班的排查可疑人员。城门之前二百余步有龙腾虎跃雕花汉白玉石桥三座,护城河一条,再往前还有广场一个再往前就是两人所立之地了。

  徐老汉眼冒星光,嘴角挂起哈喇子。兴奋道:“好家伙。好地方就会有好吃好喝的。虞城无愧“南虞北凉”称号,比之京都,繁华不落下风。”他想起五年行乞生活,暗暗叫苦。好不容易赶到青州虞城,说什么他也不肯再做苦行僧了。但眼瞅孤城骁骑卫队,心中陡然伤春悲秋起来。他奶奶的,这戒备真是森严,看那盘查的人不下三十数,天晓得城中权贵在忌惮什么人或者通缉什么人。再看那人影绰绰的情景,他眼睛滴溜溜打转,双手摩萨拐杖,心里却只得干着急。反看二狗子,全然不理会守卫,径直朝前而去。徐老汉唤他止步,却是充耳不闻。徐老汉心里谩骂要坏事,口里含糊“使不得。”他拖着病态的身体跑去,此刻恨不得脚下生风。

  一匹马奇快,飞沙走石,马后尘土飞扬。马匹通体黝黑,毫无斑杂成色,是有名的飞燕,其后随从七匹青棕马。鞍上的人正是那名副其实的八大恶人。为首的张釜山叫嚣道:“都给大爷滚开,休怪马儿踏身。”游人惧惮不已,如潮水退去。

  骁骑卫队二队长马笪一马当先,张开双臂挡在城门口前,大喝一声:“来者是甚么人,胆敢无视南唐律律,在城门外肆意横行。”张釜山还从未遇见过敢挡他去路的人,陡然间心中疑惑渐渐攀升,顶到喉咙处,使他难受,无意的勒住了缰绳,惊动了驯化不久的飞燕。他只得往后仰起,手勒缰绳,大腿夹紧飞燕,同时脱口而出御御之声。马儿前蹄扬起,稳走几步,遂归于平静。马釜山眉头一皱,道:“小兄弟,大爷我很赶时间,能否让开去路。”那恶人一口小兄弟一口大爷的叫,羞得骁骑卫兵二对长发怒。

  恶人身后七人停住,当中的二当家马戟,背负双板斧,口无遮拦道:“大哥,与他废话甚么,爷爷倒想杀他士气”马戟痞气十中,论鲁莽,比起胶东大老虎六蛮子只上不下,别人鲁莽还是粗中有细,他倒好,人里人外全是粗的根莽的源。二对长心里寻思,这八人莫非真是八大恶人?但他转念一想。八人与通缉令上的肖像似乎真有相似之处。恐怕以自己的实力以及虞城城主的威望是难以让几人礼让三分的,不想也罢,还能充当一介初生牛犊,佯装老虎吓人,可是这般境况,远非自己能摆平的。旋即吩咐属下,耳边叮嘱几句,那人上马扬鞭,狠狠抽向马屁股,马儿昂头离去。

  他拂拭额头汗珠,张口就来一句:“各位好汉。刚才眼拙一时没认出各位,,还望见谅,但请各位好汉给虞城城主一分薄面,下马进城。”敢情连朝廷的人也害怕那恶人,受淫威威胁。

  “小崽子,刚才不是挺横的嘛,怎么突然就怂了。脸臊不臊?”二队长细听,脸仿佛突然被人掐了脖子般涨红起来,还要满脸堆笑,好生怪异。

  突。二队长便身首异处了。

  与此同时,守城卫兵,从四面夹击而来。五弟马文龙晃晃染血的金轮,笑道:“虞城,不过如此。”

  此时一处山谷处,屯有两万五千士兵,各个膘肥体壮背负长弓,大刀,唯独少了南唐军队厚重的铠甲,但那些人袒胸露背的模样,比之甲兵更是可怕。那扎营的地方,黑压压一片,气势虹。

  “报……”人未至声先到。

  营帐里传出声,“说”,“将军,所过之处,按您的意思,全部办妥,保证前无人知晓,只是……”

  黑暗处那人出声,“只是什么?快说。”

  “小人得知今日正是灯会日子,依小人之见”那自称小人的附上那黑影,嘴巴蠕动,不知说了什么。

  北山山脉纵横,峰峦起伏,中上有仙云缭绕,遮遮掩掩,看不真切。山腰时有奇珍异兽显露,更添风采。山麓又点缀一城,好一个风水宝地,天下闻名。

  虞城便是虎踞青州宝地,阔比京都,极度繁盛,紧接着,地处隘口,衔接了南唐与西羌,是重要的通商边城。按当地人说法,这叫做沾了仙气,气运盛。

  时值六月,阳光普照,云儿祥和。再加上此日暖气呵身,亦为良辰吉日。正巧虞城此日热闹非凡。虞城最高楼――满月楼之下汇聚了众多城中城外的百姓,但仅是一小撮。当中大多是能文善武的人。若细细窥视,还能揪出一幺蛾子痞气痞气的所谓侠客。

  满月楼的主人司马鸿霖敞开大门,摆出重大仪仗,不时正经咳嗽平息聒噪。只见其人,立定如老槐扎根,走动迎风,袖口猎猎作响,束发及腰,剑眉桃面,荣光焕发。惊为高人。

  他四下相望,脸带笑容道:“霖某在此诚谢大家赏光前来虞城,想必大家也都有所耳闻,此事关乎武林十年气运走势,有关召集天下英雄好汉的缘由,不用我多言。”

  十年前,沈筱担任武林盟主,有望带领武林昌盛,岂料闭关时遭遇西域圣手干扰,走火入魔之后受其控制转而搅乱整个正派江湖,一时间腥风血雨。所幸南宫李晟,冥府沧海笑等六大名流齐聚首,擒住沈筱,但也两败俱伤,六大名流两死四伤。然后,整个江湖开始萧条,被西域圣手打压。要不是没有朝廷所谓的马踏江湖,恐怕……危矣。台下一片死寂。有人义愤填膺地破口大骂,该死的。看这景象,司马鸿霖很满意。他惬意的捋捋胡须。又道:“朝廷很明白,江湖乱而天下乱,有悖众望,所以,朝廷才会在虞城设立边关,下令大都尉司马南昭持将军令镇守。朝廷很明白,纵然江湖不能威胁朝廷,但也不能任由西域武林人士搅乱这锅煲汤。”讲到酣畅淋漓处就比划比划手势,台下一干听众没有兴致才怪咯。

  讲了很多废话,日中时分,才舒口气。旋即扯了扯大嗓门,“比武大会正式开始,由霖某以及城主司马南昭、护城卫队大队长展楚狂等人主持。”言罢。下方好汉哗然。他心想总算熬到午时了。

  原来,在满月楼六楼上主持大局的人正俯瞰着武道台。其一老态龙钟,负手而立,不怒自威,想必正是那远近闻名的虞城城主司马南昭了。

  人群中突兀出现一片空地,空地上一老一小聊的不亦乐乎。半小时之前,两邋遢叫花子正好赶上司马鸿霖畅谈沈筱杀戮一事。老汉心里雀跃,遂拉扯二狗子的袖口起劲往里挤,不想人人退避三舍,避而又避,捏鼻龟息,一脸嫌弃。

  “哈哈,武林中人还怕我们,乞丐,真是快意啊。”已选好位置的徐老汉大笑道。

  二狗子戳戳老汉,“爷爷,好像大家是在嫌弃我们发臭,不是害怕我们呢。”

  徐老汉摸摸头,面无尴尬表情,“二狗子,这你就不懂了,有种武功境界叫气场,他们害怕我勒。你瞧,台上的人就独有威风凛凛的气场,往台上一站,谅它有多嘈杂,都会停歇。”

  “爷爷,爷爷,那你就是高人了?”二狗子将信将疑,故作崇拜问道。

  “是了,是了。爷爷我可没有什么武功……也还有一点的。”这会儿台上那位讲的唾沫横飞,什么江湖恩怨什么扩充军队啊比武收徒啊马踏江湖什么的一箩筐全灌进台下听众的耳朵。

  二狗子自小问题繁多。诸如,“爷爷,这天下第一是谁啊?”

  “沈筱。”

  “那天下谁最厉害?”

  “瓜娃子,不说是沈筱最厉害了!”

  “可是爷爷说过朝廷马踏江湖,岂不是皇帝最厉害。”

  徐老汉干咳,“是了是了。”

  “爷爷,爷爷,宦官大吗?”

  “大”

  “那是什么品。”

  “没品,因为不是男人”

  两叫花子哈哈大笑起来。此时二狗子便如同往日叨唠盘问,“爷爷,比武大会比什么?”

  徐老汉眉开眼笑,“比武,一比内力,力主内。五脏六腑,四肢筋骨俱通灵,深厚者能一力降十会,一指断崤山;二比外力,举凡十八般兵器,武学秘籍皆可杀人于无形。”

  比武大会很气派,很恢宏。许多早已过五关斩六将的选手正擦拳磨掌,展露跃跃欲试的姿态。

  话说台上伫立一人,手握双板斧,摇指前方空气,“许谋的对手现在何处?”众人被其气势唬住。气势仿佛斗气冲天一般。

  二狗子嘀咕问道:“爷爷,那傻大个是高手嘛?”

  “在江湖混迹,这种嚣张跋扈的人不是高手就是哪家目中无人的世子殿下了。”

  说时迟那时快,霎时间,嗖嗖之声绕耳。几下功夫,许大个便血肉横飞,比武台上满场皆是。不待观众回过神,台上横空出世八人。正是那臭名昭著的八大恶人。为首张釜山,其次是马戟。

  满月楼六楼的展楚狂对身旁的人说道:“城主,恐怕今年的比武大会会很有意思了。也许就是冲着你的《绝情剑》而来。”

  “我想,也差不多是时候了。”出声的人古井无波,委实与无情绝配。

  一人推开门,不顾他人阻拦,迫切道:“报。”

作者感言

秀你一周天

秀你一周天

这是我的处女作,谢谢各位书友支持。

2016-12-29 01:32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