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断翅翱翔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七章葬礼《三》

断翅翱翔 东杨西柳 2414 2017.01.23 00:05

  然后就是安葬。在没起灵之前,墓地已有人打好墓穴,在打墓时,多给打墓人带些吃的,让打墓人吃饱喝好。取义为“宝墓”在打墓破土前,由风水师画出城,(首先风水师下罗盘,定山向,定分金,用风水尺画城)。城画好后,由风水师读破土文。破土文:

  当庄山神、土地神、城隍等:今有南瞻部州,中华人民共和国×××省××市××乡××村××屯居民×××世故显考×××府君赴阴司冥界,安阴宅于×县×乡×村×山沟之贵方宝地,多有打扰,冒犯众位神灵,望岂恕罪海涵。

  特此令

  ××市、县冥府

  ××××年××月××日

  破土

  风水师念完破土文后,家人烧纸,用公鸡冠上血,滴在锹尖上,或镐上,将鸡放开,鸡要叫,说明此地为凤鸣之地,大吉大利,再由长子先在中间挖一锹土放在旁边,三天圆坟用。另外在四角各挖一锹土放在一起,搁在一边,准备下葬封棺用。墓子打好后,由风水师择吉时下葬,灵车来到坟地,由儿子下到穴中,用锹打二道土楞。楞上放四个馒头。此项工作进行完,开始落棺,风水师用罗盘定向,儿女在坟头上香烧纸,姑爷放五谷粮囤、点长明灯、放下水罐。如果合葬,由姑爷放搭桥布,一般的搭桥布是三尺六寸红布,代表一年三百六十五天,红筷子一双,放在两棺之间。在放搭桥布时,如果亡人是母亲,儿女喊:“妈呀,开门那,我爸爸来啦。”老李头的老伴已经去世很多年了。所以老李头的儿女也按照算命先生的要求喊道:“妈呀,我爹来了,快开门啊!”这项工作完毕,接着是孝子用灵幡在棺天盖上,别人放一锹土,往上提一下,一次比一次高,第三次举过头顶,此为孝子三提。封棺:在破土时,四角的四锹土,由儿女及死者的亲戚朋友,没人用手捧土,在棺材四周撒一圈。为亲人捧土封棺,封棺后,别人才能用锹挖土埋坟。做完了这些,已经是中午,众人又回到了老李头家里。老李头儿子早就准备好了饭菜。众人忙碌了一上午。都吃了起来。赵川嬉皮笑脸,对赵庆海说道:“爸,这埋人真好玩”赵庆海严厉的对儿子说道:“别笑嘻嘻的,这是对死者的不尊重。知道不?”赵川点了点头。止住了笑。在葬礼上是不能笑的,除非是喜丧。就是指高寿的人去世。但是葬礼上的风俗养成,就是遇到喜丧,也很少有人笑。这是对死者和死者家人的不尊重。死者死在家中,需除殃净宅,以保证活人的安康,出殡后,风水师让一名家人负责打开所有的门窗,风水师用五谷粮扔打落殃处,同时念“洒五谷粮咒”,“净宅护身咒”。众人都在吃饭,风水师却在那忙乎着。对于外人来说,这事已经完了。但是对于子女家属还有三个要做的事。

  圆坟:圆坟是一种祭奠形式。在葬后3日举行,家属都要到坟前行圆坟礼,为坟培土。还要烧纸钱、上供品,并由死者孙子、孙女(童男童女)绕坟正转3圈,反转3圈,谓之“开门”。人们认为开门后便可以和死者交流感情、叙述衷肠,死者也可接到晚辈们的祭奠和送去的金钱、食物等,在阴间生活富足,不愁钱花。把坟丘加高,堆实,看上去俨然新坟一样。然后,在亡者的碑前摆上祭品。所谓祭品也因人而异,像瓜果梨桃、饺子、包子、馒头、点心之类。而且不管亡者会不会喝酒,总要摆上一壶酒,摆上酒杯,斟满,洒祭一番。会抽烟的亡者,自然还要供上一包烟卷。有其他特别食品爱好的,也当记着供上。然后,还要在坟前烧化一些阴币纸钱,一边烧,一边介绍仍活在阳世上的家人情况,如经济情况,日子过得怎么样,谁谁谁结婚了,谁谁谁生孩子了,生个啥,谁谁谁离婚了,谁谁谁当上官了,谁谁谁考上大学了——总之,诉说一些让亡者放心的话。

  头七:习惯上认为“头七”指的是人去世后的第七日。一般都认为,死者魂魄会于“头七”返家,家人应该于魂魄回来前,给死者魂魄预备一顿饭,之后必须回避,最好的方法就是睡觉,睡不著也应该要躲入被窝;如果让死者魂魄看见家人,会令他记挂,便影响他投胎再世为人。亦有说认为到了“头七”当天的子时回家,家人应于家中烧一个梯子形状的东西,让魂魄顺着这趟“天梯”到天上。

  五七:亦称“斋七”、“理七”、“烧七”、“作七”、“做一日”、“七七”等。旧时汉族丧葬风俗,流行于全国各地。即人死后(或出殡后),于“头七”起即设立灵座,供木主,每日哭拜,早晚供祭,每隔七日作一次佛事,设斋祭奠,依次至“七七”四十九日除灵止。

  百日:古代特指人去世后的第一百天。在古代风俗中,在亲人去世后的百日,家人常常要宴请僧人举行诵经拜忏的仪式。在东北,到了百日儿女去墓地给死者烧点纸就可以了。

  赵川和爸爸参加完葬礼,吃饱喝足的回到了家,赵川中午觉得累,就睡了一觉。恍恍惚惚就感觉有人在叫自己,可是就是醒不过来。又感觉有人在追自己,自己怎么跑都跑不掉,最后脚下一空,掉进了悬崖。“啊”赵川被吓得大叫了一声,从噩梦中醒了过来。正看见妈妈李玉芬在摇晃他。李玉芬看见儿子正喊着:“你别追我,你别追我~~~”满脑门子的汗,李玉芬知道儿子可能做噩梦了,就把儿子摇醒。又拿出了毛巾,给儿子擦去了脸上的汗。刚要问些什么,儿子却趴在炕沿上“哇”的吐了。直到把上午吃的东西全都吐出来了,妈妈一边拍着儿子的背,一边问道:“咋了,川,哪里难受,和妈妈说说?是不是做噩梦了?“赵川说道:”我在出去玩,不知道到了什么地方,然后就听到断断续续的有人在叫我,还在我耳边吹气。我回头却没有人。那个地方很黑,我很害怕,就拼命跑,结果好像有人再追,像老李头,又像老太太,可是我一回头就不见了,还在我耳边笑,那笑很渗人的,结果我跑着跑着就掉悬崖里了~~~“李玉芬嘀咕着:”老李头,老李头~该不会冲着啥了吧。”又说道:“不让你爸带你去,非得带你去,看我晚上不收拾他”赵川犹豫了一会,又对李玉芬说道:“妈,把咱家的猫送走吧!”为啥?“李玉芬疑惑的问道,”你不是最喜欢花花了吗?咋要送走,这不是你想要小猫嘛,才像你二姑好不容易要的,要不是看你,你二姑都不一定给。咋还想要送人呢?“李玉芬一边收拾赵川吐出的污物,一边和赵川说话,赵川看了看趴在炕里的小猫,尽管还有点头晕脑胀的浑身难受,可是还是起身把小猫抱在怀里,用小脸贴贴小猫的毛发。

作者感言

东杨西柳

东杨西柳

求推荐票!!!

2017-01-23 00:05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