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我的江湖为何如此凶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 稻香镇中毒虫多 杨恪初闻天下社

我的江湖为何如此凶险 独孤之叶 3055 2021.06.11 07:07

  黎明来的很快,早起的鸟儿已经在鸣叫,稻香镇中,许多人被吵醒。

  今天的鸟儿,似乎格外多,似乎到处都是鸟叫声。

  “啊!”

  “啊!”

  “……”

  此起彼伏的惊叫声,彻底将所有人都唤醒了,大家伙出去看,就发现。

  镇子中,多了各色毒虫。

  蝎子、蜈蚣、青竹蛇等等诸般毒物,几乎将整个镇子覆盖了一半。

  在那些黑灰中,一条线,仿佛有一面无形的墙壁,镇子另一半全被挡住。

  而那另一半,则是无数的毒虫,微风吹拂过,阵阵腥风扑面而来。

  不少人去呕吐了,不少人抖擞着。

  天上,不时有飞鸟落下,啄食着,这给它们,突然献上的饕餮盛宴。

  镇子里,没多长时间,就被星星点点的白斑覆盖,那是鸟儿吃饱了的产物。

  “这——这里还能待吗?”

  有人问出了这个问题,大家伙都想起来了,之前那个好看的少年人的提醒。

  原来真的有危险,他不是在为他的老丈人报复他们。

  “我们去乡下躲躲吧!”

  不知是谁的提议,天色微亮之时,一个个拖家带口的长龙,从稻香镇中涌出。

  没多长时间,这镇子里就没了人烟,只有不时飞落的鸟雀,间或也有大雁追逐而来。

  ……

  杨恪倒是想睡着,可怎么也睡不着,闭目练气,像是在玩贪吃蛇一样,不过那股气壮大的速度很慢很慢。

  后来杨恪就发现,不用他分神去推动,那股气在经脉中也在自行流动。

  莫非是和血液流动的原理一样?

  那么经脉系统中的心脏是哪里?

  是那百川归海的丹田气海穴,还是这藏气膻中穴,还是这存神祖窍?

  没等杨恪想明白,当然,别说这片刻时间,就是再给他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再给他一天两天,哪怕十天半月,他也难以弄明白。

  就像是那个世界,那是多少代多少年多少人的呕心沥血。

  不是一个学科,是诸多学科,几十亿人中的那些精英,一代一代的发展,才将人体的细微结构明了。

  杨恪怎么可能,打坐的片刻时间,就能弄明白这个世界,可能是最大的秘密呢?

  感觉到有人在看着他,杨恪睁开眼,扭过头去,就看见暗夜中,一双明亮的眼眸。

  一切尽在无言中。

  依偎在杨恪怀中,心底的伤痛,正在一点一点的被抚平。

  林可人不知道杨恪教给她的武功是什么品阶,什么等级,但她却知道,这定然是最好的武功。

  她也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女,只是有些天真,有些执拗。

  杨恪不明白这个世界武学的珍贵,但她明白。

  绝世武功,就是花费万金十万金百万金都难学到,那都不是能用金钱衡量的。

  就像爹爹,虽然林家几代,积攒了不少家业,可这武功,学来的,都是江湖中,到处都有的粗浅武学。

  哪怕姨娘所教授的,也称不上高明。

  她还记着,姨娘和爹爹,拼却了性命,也只是让那大恶贼,身体颤动了一息。

  而她就把握住了那一息,紫竹刺出,她没想到,那一剑会有那么大的威力,会那么的厉害!

  只是临死前,拼命罢了。

  她不会去怨杨恪的,那是那些坏人的错。

  或许是因为杨恪宁愿一死救得镇中百姓,那是态度,让她不会去怨杨恪。

  或许是杨恪给了她复仇的剑。

  或许是好人总是不会去为难好人。

  只是心中想起,仍旧不免有些伤痛。

  天逐渐亮了。

  “唉,这小孩,又开始哭了!”

  随着呜哇呜哇的熟悉嚎叫声响起,驼子就立刻跳起来,抱怨着,去牵马了。

  “起了!都起来了!”

  苏烈招呼着他手下的兵士,一个一个叫醒,然后也自去牵了马。

  路上没走多远,就寻到了客店,去寻老板煮了白粥。

  徐天宏特意进去,一路盯着,像是怕有人下毒。

  杨恪见有人来牵走一些马儿,又有人送来一些马儿和其他物事,也听见他们的说话。

  都喝了暖汤,等再上路时,杨恪就问着旁边骑着马的陈家洛:“陈兄,你们红花会得有多少人啊?”

  陈家洛闻言,畅快说着:“上下十四个分舵,一个分舵五千来人,也就七万人左右。”

  七万人?

  这答案出乎杨恪的预料。

  你确定你这帮会是正当行业?

  七万人,放在杨恪所在的那个世界,也是大型企业了。

  他本来以为,这红花会也就几百号人来着,可没想到竟然有这么多人。

  转眼看去,这入目的十来人,算起来个个都是统领几千号人的,可怎么看着都不像啊!

  “这么多人?”

  “可不算多,我们红花会分舵多在辽东,这大清国一向看我们不惯,所以三教八帮十会中,我们红花会也就在末流了。”

  “三教八帮十会?麻烦陈兄给我说说。”

  杨恪听到这里,立刻好奇问着,陈家洛沉吟片刻,就开始说着:

  “说起来虽然同列,但我们【红花会】可比最前列的一教一帮一会差的太远了。

  先说这明教,渊源何来,现在已经说不清了,明教说是源自那光明顶圣火,大明尊教说是来自西域大漠中的一缕圣火,日月神教又说是来自那六面圣火令,却是谁也不服谁。

  再说丐帮,实打实的‘天下第一大帮’,成员遍及天下,会众百万都往少了数了,高手也是层出不穷。

  至于青龙会,要说前些年的青龙会,那威势,天下惊颤,别说在三教八帮十会中了,就是九大门派,都不见得能及。

  自白玉京前辈闭关不出之后,这些年青龙会内乱纷纷,不过也不可小觑,十二堂,三百六十五分舵,可还是天下一等一的大势力。

  若说权力帮、天下会也不比他们差多少。

  权力帮的那疯子天下难有敌手,天下会的姜氏兄弟俩前辈,更是驰骋江湖数十年,所向无敌。”

  杨恪听得微微一愣,这信息太多了,他有些处理不过来。

  明教,大明尊教,日月神教他都知道来历,可这三个教派放在一起,他就有些迷糊了。

  丐帮,杨恪自然知道,也知道这个世界,必然不会少的。

  可是青龙会?

  杨恪想起,当年大学时,他的一个同学,曾在一个游戏中,花了二十万。

  不是二十元,是二十万。

  那个游戏中,就有一个组织名为【青龙会】。

  而杨恪所知的【青龙会】,则是从几本二十元一套的小说中知道的。

  也不知这个世界的【青龙会】是二十元的还是二十万的。

  权力帮,杨恪倒是猜到了陈家洛口中的那个疯子是谁。

  十岁,自创绝艺;二十岁,名震江湖;二十五岁,冠绝武林,至此横行天下。

  燕狂徒,也唯有他,能被人称作【疯子】之时,也还满是尊崇。

  至于天下会?

  天下社还是天下会?

  杨恪本想插话问清楚,社还是会,这可是两个概念,也是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

  就听着陈家洛说到“姜氏兄弟”,杨恪就明白了,应该是陈家洛说错字了,该是天下社,【横扫天狼】姜任庭、【威震神州】姜端平兄弟。

  这竟然是一个大杂烩的世界!

  这是杨恪的第一个想法,随后却是忍不住的畅想,既然来到此界,那他以往曾经想过的那些,是否该想办法实现。

  比如:

  我杨恪要做天下第一的大侠。

  我要锄强扶弱。

  我要名留青史。

  我要做天下第一大帮的帮主。

  我要让所有神州儿女都幸福快乐。

  我要让所有人都能天天开心。

  我要——

  正在畅想着,杨恪就听见一阵呼啸,转头望去,就见是几个老头,一边骑着马,一边呼喊着。

  这几个须发皆白,满脸皱纹的老头,倒是畅快。

  杨恪正看着,就见陈家洛皱了皱眉,还低声说着:“殿下,得小心,这几个人不像是善类!”

  他使了眼色,一行人都将道路让开了一半,俱都将手搭在了兵刃上。

  武林中,这老人,向来都是大麻烦。

  这几个老头,杨恪此时也将手放在了唐刀上,玄铁匕首则在可人的手中。

  离得近了,杨恪也看清楚了,这几个老头,那满是皱纹的脸上,还都是凹凹凸凸,甚是可怖。

  “哇!”

  后面赶车的心砚,看着却是不由自主的发出一声惊呼,不过陈家洛瞪了他一眼,他连忙捂着了嘴。

  “那小孩是不是被我帅到了?”

  “我看他是被你吓到了!”

  “我和他长得一样,你是不是在说我?”

  “不,我比你要好看些。”

  这几个怪模怪样的老头,竟然在杨恪一行人旁边,停下来了。

  听着他们像是在胡扯,陈家洛心中颇为紧张。

  这几个人,绝不简单!

  他们说的话,必然有深意!

  要不要先下手为强,陈家洛犹豫了,那实在不合江湖道义。

  没等他下定决心,就见那几人吵着吵着,竟然就打了起来。

  出手之时,带起的风声,令陈家洛顿时一惊。

  果然不简单!

  他们的拳脚路数,看着很寻常,只是平平,但内功却很精湛!

  至少,得是后天大成,已然将真气凝聚,只是有没有返本先天,这没真正接触,只是远观,也看不清摸不透。

  他们就在路上大打出手,待车队缓缓通过,远行之后,看着后面,陈家洛一直担着心。

  “赵三爷,你可认出那几个人的来历?”

  陈家洛去往后方压阵,赵半山就到了杨恪车旁随行。

  杨恪想着刚才遇到的那几人,有些疑惑。

  “殿下请恕老夫眼拙,认不出他们的来历。”

  

举报

作者感言

独孤之叶

独孤之叶

错字错句请留言,更新快检查就有些不仔细了,很抱歉

2021-06-11 07:07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