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掌命经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二章 认认真真走形式

掌命经 宁回 3013 2019.06.12 23:19

  形式主义招人恨啊!说好的申时才到,这才午时刚过,全院的学生就被召集起来,开始站队行了。

  昨天便传来消息,说世子刘恒今日申时就会抵达学院。

  消息一到,这文科的一些先生就坐不住了,非要搞一个欢迎仪式,好彰显他们教育的成果,也表示一下对世子的重视。

  这帮先生,仕途不顺,平日又没有和大人物走动的机会,无法展示自己的才能。

  这下可是逮着机会了,非说育人先要学礼,礼数不周就是紫阳学院的失败,硬是搞出来这套官场花样。

  院长平时就不太管事,武教官们又懒得管事,再说迎接的人又非同一般,便有了这“净水泼地,黄土垫道”夹道相迎的一幕。

  “这是哪个王八蛋的主意啊?能舔到这份上,院长竟然还能不管。”站在队伍里的齐楼又开始了牢骚。

  这次可不光齐楼,凡是站在这的就没有一个不骂娘的。

  他们是一帮学生,知道利害关系,可也没人会心甘情愿干这个。

  这种官僚的做法是最不得人心的了,得利的只有组织者,而他们仅仅只是花架子,是组织者晋升的垫脚石。

  一帮学生神情不耐的懒散的站在那里,被一帮积极的组织者调来调去,好像就没有完美的时候。

  但毕竟这里面可是有不少背景强大的刺头,是不怎么买账的。

  就像宁悔,虽然没有家境,可借着让人看不透的和院长的关系,就没人来调动他。

  反而是他随便找了个地一待,别人还要配合着他。

  无聊,相当的无聊,这种等待最是能磨人的耐性。

  就在他们心不甘情不愿,开始出现骚动时,世子刘恒终于到了。

  世子地位级别很高,镇上的官员根本搭不上话。因此,他也没在镇里逗留,就在聂毅的陪同下上山了,这也是院长的安排,一种表面的示好,毕竟场面上还是要过的去。

  不过,出乎众人意料的是,世子刘恒的排场并不大。

  本以为世子选择了阳谋,就应该大张旗鼓的招摇过市,以彰显自己的实力。就算大元帅想低调,他也应该按着自己的进程走才是啊。

  可不曾想到了学院才发现,这一趟他根本没用自己的仪仗,而是只带了一个百人卫队就来了。

  而且还听说沿途也没有大张旗鼓,交友拜访,竟是毫无停留直奔了学院,真是低调的很啊!

  人来了,他们这帮学生还是很给面的。宾主尽欢,将他迎进了学院。

  站在人群中的宁悔也好好的看了看这传说中的人物。

  不得不说,果然是一表人才,英姿勃发。而且还带着一种气质,一种高贵的气质,一种让他脱离了平凡的气质,一种让他与众不同的气质。

  不过,同性相斥,对于世子刘恒他到真不是很在意,可是在世子的队伍里出现了一个女子倒是很引人注目。

  看她所站的位置,便知地位不低,可没人认识她是谁,世子也没有介绍。只有聂毅在细微处的应对,显示出他是认识的,可就连聂毅对她也是尊敬的,这就令人寻味了。

  其他人或许还看不出来,可宁悔对聂毅还是了解的,毕竟他们相处过一个月。

  从和院长的几次对话中,宁悔能体会的到聂毅的身份肯定不止院长的护卫那么简单,他都要用心应对,这足以反应那女子的不同。

  他不禁好好的打量了打量。

  那女子穿着普通,只是平常样式的衣裙,只是材料很高级。年级看上去和刘恒差不多二十出头,身材高挑,可看不清相貌,因为带着一个面纱,可露出的眼睛很是迷人,只不过眼神有些冰冷,有些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

  接下来便是拜访,毕竟院长的地位可不是他一个世子能比的。但不曾想,那女的也进去了。

  失去作用的他们也没人招呼,都忙着今日的晚宴去了,看样子是要把握住每一个露脸的机会啊。

  无人问津的他们也就只好自己解散,自找饭局了。

  好在这刘恒不是个拖拉的人,仅仅休息了一天便开始了‘龙门赛’。

  比赛场地就在学院,可学院的演武场很小,为满足需要这些天连日赶工,在原有的基础上拆掉了屋顶,扩建了许多,建成了一个类似斗兽场的建筑。

  外圆内方,外面一圈是渐次升高阶梯状的看台,中间是一个方形的擂台,而在位置最好的一层是特意留出来的主看台。

  就在刘恒来的前一夜,山下的狂欢就是争夺看台座次的拍卖会。听说那晚的场面相当的火爆,没想到这下层势力中也是卧虎藏龙有巨兽潜伏。

  先进场的当然都是观众,嘈杂的声音里显的他们无比的热情,就是不知道这热情是给比赛的,还是给那一个人的。

  终于,正主进场了。

  没有人组织,看台上的人群就自发的起立、鼓掌、欢呼,迎接比赛的到来,就像真的一样,期待着结果的产生。

  没想到院长也露面了,宁悔原以为这种站队的行为不会有院长的身影,可没想到院长真的来了。

  他不禁在想,难不成两人的见面,刘恒说动了院长,院长要从新出山了吗?

  世子是客,但没想到在这个比武场里他变客为主,完全一副主人的面孔开始了讲话。

  无比感激的感谢了院长和紫阳学院的慷慨相助,又热情洋溢的感谢那些不辞辛劳赶来支援的宾客,最后又语重心长的鼓励了参赛的选手,祝他们取得佳绩赢得破海丹。

  说着还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透明的水晶瓶,透过瓶体可以看到一枚泛着光泽的丹药,将它交给了侍者放到了不远处的讲台上,那就是破海丹。

  他的致辞使现场的气氛一浪高过一浪,更是有人当场就激动地表达着自己的态度,站队了。

  好不容易在学院韩教官的指挥下,平复了观众的热情,他才走上擂台,开始宣布规则主持比赛。

  其实规则他们已经提前知道了,比赛的一共十六个人,抽签分成甲乙丙丁四组决定对手,输者直接淘汰,之后八进四,再然后甲对乙、丙对丁的四进二,最后决战取第一名。

  而坐在擂台周围的选手,明显没有听进去韩教官的话,都直勾勾的看着那个水晶瓶,即使大部分人知道自己是托,可看样子也是有深深地向往。

  这两天想的太多,宁悔反而有些麻木了,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目光。因为他知道比起破海丹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打赢向野,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说来也是无语,他记得当时光那一天报名参赛的就不止十六个人,可到了今天竟然只剩下了十六人,看样子其他人都已经被安排好了。

  而且除了一人,剩下的这些人还都是紫阳学院的人,彼此或许不认识但肯定都见过,而那个外人就是想捡他漏的凌云娇。

  最让他感到意外的是这凌云娇和向野竟然认识,而且一来就聊得火热,好似多年的老友又像是热恋的情人,快乐的、娇羞的神情不时地出现在两人的脸上。

  这可让宁悔来了兴趣,起了好奇心,坐在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看着他俩猜测了起来。

  最为关键的是,和世子刘恒一同进场坐在主位的王玉瑶,打一进来就和宁悔一样注视着他俩,且面带幽怨。

  多好的戏剧场景啊,宁悔不禁在脑海里闪现了无数经典的桥段,各种三角关系纷至沓来,停留最久的就是三角恋。

  可宁悔不知道的是,当他在考虑他们的关系时,他灼灼的目光已经停在了王玉瑶的身上了。

  他更没注意的是,主看台上那名跟随刘恒而来的女子,正含情脉脉的和对面看台上的一名男子对视,而那名男子同样的也是含情脉脉,更让人想不到的是,那个男的就是换给他《掌命经》的凌云娇的哥哥凌云霄。

  就在他还在愣神的时候,抽签开始了。

  结果是向野在甲组,宁悔在丙组,凌云娇在丁组,分的好开啊。

  比赛开始了,向野第一个出场,毫无悬念的漂亮的战胜了对手。只不过和宁悔见到的向野不一样,出手很有分寸,赢得漂亮还给对手留了面子。

  之后的比赛就更有意思了,每一组参赛选手在擂台上打的都是难分难解,精彩纷呈。可对于宁悔这样的人来说,就显得太假了。

  虽然隐藏的很巧妙,演的很卖力,各种武技是层出不穷,可就是没有杀伤力,就像街头卖艺的,玩的就是个花活。

  而更加了不起的是,周围的观众。

  他不信在座的都是傻子看不出来,相反他知道得有八成的人看的明白,可就是这帮明白人,在一场场比赛中,全身心的投入了自己的激情,恰到好处的对每一个赛点都做了烘托,热情的掌声不时地回荡在赛场里。

  这让宁悔这种实诚人,看的真是目瞪口呆,大开眼界,他不禁小声的感叹道:“这形式走的是真认真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