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夏国史足球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父子

夏国史足球篇 先秦铁匠 2373 2020.09.18 22:56

  看完虚无的球场,沈方远走回自己的大办公桌,贺凝汉就近坐在旁边。

  沈方远笑问:“这小子收到礼物高兴坏了吧?”

  “我这礼物跟老大你的没法比,大侄子反应一般般。”

  “少来,若可以选,夏安这小子十拿九稳会选你做亲爹,而不是我。”沈方远的玩笑话里带着明显的嫉妒。

  贺凝汉满脸苦逼:“老大,这玩笑话,忒不雅。”

  “既然是玩笑,要多高大上。”

  “说的也是。但是我敢打赌,孩子妈百分之一千不会选我。”

  沈方远大笑。他知道贺凝汉心里有压力,这一调节气氛总算轻松了不少。

  二人聊了会,贺凝汉叹道:“这次西罗洲之行,让大哥失望了。”

  “意料之中的事!西罗洲医学界现在也是骗子横行,堕落了!小安的病,我心里有数,孩子自己心里也有底,尽力而已。”沈方远喝了口水,悠然道。

  贺凝汉道:“我听田雷说,他那边的消息还算乐观?”

  沈方远点头道:“嗯,田雷做过详细调查,发现能活到二十岁的孩子生前都在从事自己喜欢做的事。以小安的体质,球是不能踢了,那就只能看球,所以我就接下了天城俱乐部,当做生日礼物送给他。”

  “这个想法很妙。难怪大侄子乐坏了。”

  “没觉得他有多乐啊,这小子人小心眼多,他烦忧的事多着呢。”

  贺凝汉试探着问:“我听小安说,老钱这家伙,最近三天两头往三里巷跑?”

  沈方远笑道:“满溢是什么人你还不知道,得知有这么一回事,你不让他去套近乎那就是要他的命。”

  贺凝汉见沈方远形似默许,猜测这段时间,当年遗留下来的事有了新发展,试探着问:“网上的那些偷拍照片,还有那些八卦帖子,你也都看过了?”

  “看到一些!这个事情的源头是,有一回周末我们一起去铁城看球赛,有人偷拍了这些照片。你猜猜看,是谁主使的?”

  “难道是萧进?你挖了他球队的人,过去又不打招呼,他就回敬你一手。”

  “不是。萧家人还没那么小气。”

  “那有点难猜,肯定不是什么八卦记者,否则你也不会叫我猜。”

  “真猜不到?”

  “猜不到。”

  “我想也是,因为等着看我笑话的人太多,你不知道该往哪个方向猜!这次不同,幕后主使者就是你那个病歪歪,看起来除了足球一切漠然的大侄子。”

  “小安?这,不可能吧……”

  “不可能才怪!这小子表面上人畜无害,实际心机深着呢。这件事是他指示一个同学做的,他同学有个舅舅是野外摄影师。”沈方远打哈哈道。

  贺凝汉情知沈方远是在用贬义词褒奖儿子,顺着夸赞道:“少年锐气,果然有老大年轻时的风采!出招干脆,刀刀见骨。”

  “少年锐气,对着他老子刀刀见骨?”

  “我看过了,照片上,老大的样子很帅!”贺凝汉答非所问。

  沈方远笑得越发畅快。

  “老大有没想过,小安这么做的目的?”

  “还用猜吗?让舆论绑架我,逼迫我完成他的愿望。”

  “小安长大了。这个心愿他可能已经藏了很久,也是人之常情!谁不想名正言顺,大大方方地和爸妈生活在一起。”

  “你又猜错了,这小子压根就看不上我!他这么做,是在替夏秋着想。他是怕自己病故后,他妈妈会孤苦伶仃。”

  贺凝汉默然。沈方远叹了口气,接着道:“所以啊,起初我叫人屏蔽掉了那条帖子,后来又改变了想法。无论如何,儿子对母亲的孝心,不能被屏蔽!”

  “夏秋今年也已37岁了吧?”贺凝汉问。

  “38了。”

  “哎,老大,你算是拖累人家了。”

  “小安两岁的时候,我让她走,她说再等两年;小安5岁的时候,我让她走,她还是说再等两年;再后来,小安开始反复生病,那时我知道,她走不了了……也是她自己拖累了自己。”

  “这件事没人比我更清楚,每一次你自己开不了口,都是要我去转达。小安两岁的时候,夏秋原本走了,走到院外,孩子的哭声又让她不舍地跑回来,小安像知道妈妈要抛下他一样,紧紧抱着不肯松手,夏秋流着泪对我说:‘小安还太小,要不再等两年走吧。’后来每一次,差不多都是如此,女人一旦进入母亲这个角色,她就没法洒脱地说再见。”

  “他们的母子情分就像天注定的!所以,这事情才有点难办!”

  “田雷确定徐世杰已经死了?”

  “确定。”

  “那就没啥后顾之忧了呀!干脆,您就满足小安的心愿,那样,孩子能更开心,对健康也有好处。38岁,正是一个女人成熟绽放最明艳的时候。”贺凝汉很诚恳地看着沈方远,“老大,天地良心,如果夏秋长得不好看,或者气质不行,再或者缺乏魅力,我绝不会如此建议。”

  沈方远盯着贺凝汉的脸,贺凝汉努力地保持对视,以证实自己确实是一片忠心。

  毕竟你老贺刚刚新娶了一位23岁的小姑娘,却建议自己老板去明媒正娶一位38岁的半老徐娘,这事多少有点惹人怀疑。

  好在老哥知道他的心意。沈方远终于把目光移开,摇头道:“我遇见夏秋时,她也是23岁,一晃这么多年!老贺,我跟你说句实话,至今一闭眼,还是能看到疏雪惨死在面前的情景。我没法忘记那一幕。”

  沈老大提到恩爱原配,贺凝汉只好跟着点头。这个话题也自动结束。

  “新杰和满溢在打理俱乐部,田雷一时还回不来,公司的具体事务你要抓起来,前两年业务扩展太快,未来两年主要是消化……”沈方远跟贺凝汉交待完公司事务,小眯了会,便让司机开车去三里巷。

  回避不是办法,事情总是要解决。

  ……………

  夏安很感激他贺叔叔,不远万里还记得带一只足球回来。可是又很遗憾,他猜到老贺弄到这只皮球一定费了不少周折,结果却被人给坑了。这只足球的确是洲际冠军杯指定用球,但根本就不可能在决赛草坪上露过脸。

  每只足球都有自己的灵魂,夏安经常能听懂它们的独语。他把贺叔带回的足球放在耳边细听,皮球分明在说它就是个生瓜蛋子,很期盼能迎来一场高水平的比赛。

  哎,西罗洲的骗子还真是高明,从专卖店随手买来一个同批次足球,回头套一个故事,再往地上弄点泥,就以几十倍的价格兜出去。

  上当的应该多是东方洲来的旅客。

  “小家伙,你想完成一场高水平比赛?这里可是夏国,你的梦想不容易实现啊!”夏安坐在椅子上,跟皮球逗趣道。

  门外突然有人敲门。

  “妈,门没锁。”

  夏秋探进来半个身子,红着脸道:“小安,你爸来了。”

  来就来呗,他还真当自己是皇帝,要全家人一起去迎驾?

  “他要问起我,你就说我睡着了。”

  “睡着了还能这么嘚瑟?”皇帝居然也在门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