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夏国史足球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家园球场

夏国史足球篇 先秦铁匠 3341 2020.09.16 14:56

  一个半小时后,天歌城来客终于抵达了球场。

  家园球场始建于四十年前,和天上城球场号称的百年历史相比,还是个小弟弟,然而整个大夏国恐怕没有几人会如此认为。历史,比的不仅是时间长度,更重要的是时空里装载的内容。

  距离比赛开始还有些时候,球场已经大致坐满。两队球员在场上做热身,一旦看到精彩的动作,球迷们不时爆出欢呼。

  钱满溢根据老板吩咐,是以普通球迷身份预定的小包厢。

  这是夏安第一次来外地大球场看球,这种感觉很新奇,遗憾的是包厢和草坪隔着一层玻璃,球场像被拉得好远。

  很少出来见世面的夏秋也被这热烈气氛吸引住,拍着儿子手说:“等下看到精彩的部分,要讲给妈妈听。”

  夏安说:“什么时候球迷一并发出巨响,那就是精彩的部分,大屏幕上也会同步回放。”

  “这样啊。”夏秋还是感到迷惑。

  沈方远站在旁边补充道:“什么时候球进了,什么时候高潮就来了。”

  “老大理解得透彻,再会玩进不了球,那还是零分。”钱满溢佩服道。

  球迷中突然有所骚动。

  “他来了。”张新杰道。

  “谁?”沈方远问。

  “萧永乐。”张新杰指着大屏幕,带些激动地说。

  你很难将镜头里这样一个干瘦老人与传说中的那位巨人联系在一起。沈方远和萧永乐年岁相差太大,沈方远在商界崛起时,萧永乐已经隐退,这还是他第一次见萧老头本尊。

  近十万人对着大屏幕一片山呼海啸,老人面带微笑挥了挥手,便低调地坐下,和旁边一名男子聊起天。他选择的居然也是个普通小包厢。

  画面跟着切到了别处。

  主包厢里走进来几位衣着气派的男女,各人依次落座。中间偏左那位,年近五十,颇为壮实,是萧永乐次子,铁狮队现任当家人,萧进。萧永乐把他的实业帝国交给了外人,把球队留给了自己的后人。

  最中间神采飞扬,头发梳得一丝不苟的是夏国足协主席孟惠生。孟主席也是职业球员出身,平生最得意的一战是代表米兰国际队在冠军杯正赛中捅进了大曼联一球。

  而他右首戴眼镜,左顾右盼的是长海队总经理唐一龙。

  “奇怪,一向喜欢大场面的郭剑青居然没亲自到场。”张新杰嘀咕着。

  八年前,郭剑青执掌的南方航运集团全资收购了长海俱乐部,长海队背靠大山,一跃成为仅次于铁狮的强队。郭剑青和沈方远在生意场上多有交集,几次邀请沈方远去长海主场看球,都被他婉言谢绝。

  对于郭剑青,沈方远还是知根知底,当即呵呵道:“你呀,还是太不了解我们郭董了,这种抛头露面的机会,哪里会少得了他。”

  “可是,主包厢里没有啊,也没有给他留位置。”

  “真正的主包厢不是画面里那间。萧永乐在哪,哪里才是主包。”

  沈方远这么一提醒,张新杰才想起萧永乐旁边搭着话的那位谦卑男子,起初他还以为是萧永乐的某位普通朋友,此刻回想起来,可不就是郭剑青。

  要论个人财富,郭剑青肯定多于萧永乐,可要说现实中的能量或者可以预见的历史地位,二者目前还不可同日可语。

  这座庞大的球场里逐渐座无虚席,有人是来简单地看场球,有人是来寻找一种隆重的集体仪式感,还有人纯粹是以足球搭戏台,目的是为了自己唱大戏。

  沈方远站在落地玻璃前,面对着联赛霸主的十万球迷,大有赵武灵王窥秦的痛快感。

  以前做了那么多笔大买卖,说到底都是些利来利往的事。

  足球不同,天生就带着纯粹的激情和豪迈。就算你是一个球盲,你也很容易被其间的氛围包裹住。

  钱满溢的汗水不断涌出来,说真的,他很想招呼沈张二位不要这么牛叉地站立,像他这样安静地坐下来等开球不是很好吗?万一被镜头捕捉到贴在了大屏幕上,十万人瞬间会知道就是这几个家伙拐走了他们前锋,今儿还怎么出得了家园球场的门?

  都说商场流氓狠,哪狠得过足球流氓?

  夏秋浑然不理这些,心思又放在了她儿子身上,担心夏安长途飞行,会不会有哪里不舒服。她做好了随时带儿子离场的准备。

  整个包厢里,只有夏安是把心思放在足球上。

  夏安留意到,长海队的主教练好像没有随队同来。或许像一些评球专家说的:连拿三个亚军之后,球队老板已经忍无可忍,下赛季要换新教练了?

  两队球员做完触球运动回更衣室后,球场安静下来,从南看台开始,在路上曾听过的辽远的歌声又逐渐响起,虽听不清歌词,旋律却随火红色球衣汇成燎原之势,越来越响亮,回荡在巨大的空间里。

  “果然是虎狼之师!”赵武灵王由衷赞道。

  接下来是一出简短而精彩的歌舞表演,主持人向电视机前的全国观众讲解完这场比赛的特殊意义后,球赛总算正式开始。

  以天歌城那几位球盲的眼光来看,这场比赛从一开始就踢得精彩激烈,双方互不相让,在中场即开始肉搏。大约十分钟后,双方又逐渐放弃了中场,踢得大开大合。

  长海队的代理教练(即上赛季的助理教练)在场边象征性地比划着,铁狮队的主教练葛平渊却一直镇定地坐在场边,偶尔和自己的助手说两句什么。

  夏安早早察觉出,这场比赛果然是表演性质。真是要紧的比赛,谁敢这么个踢法,球员攻上去根本回不来,直接等着防线被人撕破。

  时间在高潮不断的进球大战中飞快流逝,上半场结束时,铁狮队已攻进长海队三个球,长海队回敬对方一个。

  钱满溢暗喜:比分有点接近自己的预测。更可喜的是足球行家张新杰提前死翘翘。还1:0呢!

  下半场易边再战,双方不限换人名额,依旧踢得精彩纷呈。

  夏安的注意力都留在换人上,因为看到报导说,铁狮掌门人萧进的儿子萧关哲很可能会在主场首秀。

  对于这位刚满十八岁的年轻人,足坛给予了厚望,这份厚望出自哪里不用多说。第六十分钟,萧关哲果然被替换上阵,全场一片宣腾。

  镜头再次转向了萧永乐。老者面容平静,倒是旁边的郭剑青兴奋得差点要把手拍断。

  按说萧关哲有着一般人没有的先天资源,老萧家也有着敢闯敢拼的血性,这个萧家年轻人踢球的位置不在中前场,而是大不容易出彩的中后卫。

  夏安觉得有点意思,不由得把自己代替进去,跟着萧关哲的脚步来看球……

  比赛来到八十分钟时,长海队又做了一次中前场对位换人,这已经是长海队第8次换人,上场的是一位十分稚嫩的年轻队员。

  夏安没有注意听解说员介绍,等到第83分钟,这位年轻球员第一次触球时,才隐约感觉有点面熟。

  是谁呢?他不记得上赛季长海队有这样一位替补队员,仔细想了想,原来是在天歌中学“拜仁队”和“瓦伦队”的那场对决中见过,他叫……王托雷。

  夏安大感意外,没想到这满脸痘痘的家伙刚还在中学里踢野球,一下子跳到了长海一队。

  其实王托雷自己也是大感意外,本来进的是二队,代理教练看过他两次队内训练赛后,觉得此子可教,带到一队随队训练,随后又幸运地随球队来到家园球场,以为只是来感受感受氛围,没想到还真有披挂上场的机会。

  两次精准的一脚传球后,王托雷怯意顿消,退回中圈附近跃跃欲试地寻觅机会,三分钟后他在中前场一个干净上抢,脚下不停,皮球在他两脚间游走。

  队友都以为王托雷会再次往外传球,各自散开试图跑出空当,铁狮队后卫如影相随,又把那些空当及时补上。

  新的空当无形中展开——王托雷身前除了一名左后卫,全是大片开阔地。

  一秒钟后,王托雷做出传球的假动作,其实人与球已经一并启动,疾走如风,直向开阔地而去。

  铁狮队队员当然不是中学队的那些弱鸡,左后卫一路纠缠,眼见拦他不下,直接放手拉拽。

  王托雷强行甩开他,人和球继续奔腾而去,那名后卫受力不稳,一个踉跄趴在草坪上。王托雷带球逼近大禁区边缘,萧关哲冲刺着补防过来。

  萧关哲按理应该在王托雷身前拦截,可是二者真的跑到一处时,反倒落在了王托雷后面小半个身位。

  萧关哲可以做出隐蔽的拉拽动作来破坏这次进攻,他犹豫了,王托雷利用他的犹豫生吃了他,三个大步杀进了禁区。

  观众席一片惊呼。

  球门就在眼前,守门员陆开大舒展长臂,故作镇定地做出各种挑衅动作。

  长海队的主力球员他都熟。这带球上来的小家伙一看就是个新来乍到的菜鸟,想在家园球场一球成名,恐怕……

  恐怕就这么简单。

  陆开大在做心里按摩时,皮球已经从他腋下飞进了球网……

  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对手是谁。

  一剑封喉,天生赵子龙!

  夏安激动地起身鼓掌,这个球进的实在太漂亮。遗憾的是,他颇有好感同样是首秀的萧关哲做了背景。

  夏秋也跟着儿子愉快地鼓掌,虽然弄不懂这个球和前面几个进球有什么区别。

  沈方远没有像他们母子这样激动,目光中倒也满是欣喜色。

  观众席上,那一千多远道而来的长海球迷也是一片欢呼……

  老钱还在等铁狮队的反扑……

  几分钟后,裁判愉快地吹响终场哨声。

  下半场进球比居然和上半场时一样,只不过输赢互换,九十分钟下来,双方果断地踢成了4:4。

  老钱错失露脸机会,气得在包厢里大骂铁狮队守门员废物。

  张新杰嗟叹着苦笑,第一时间给夏安竖起认同的大拇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