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夏国史足球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铁城

夏国史足球篇 先秦铁匠 2492 2020.09.15 15:26

  一座新勘探出来的煤矿带来了第一辆火车,一辆接一辆的火车运来了一座城市。工业文明的灯火曾彻夜照亮这座重工业之城。

  铁城,曾是夏国现代经济起步时,北方荒原上一颗闪亮的明珠。

  夏国有许多这样的能源城市,兴起于大工业初期,有过辉煌的历史,也无一例外迎来能源枯竭的一天。

  一辆汽车接着一辆汽车带走了所有能走的人,城市开始衰败,废弃的矿坑重新回归于荒芜,天明时郊外的狼嚎对应着城内孤寡的白发人……

  萧永乐从部队回来时,铁城正面临着这样的可怕前景。

  他是在部队立过二等功的人,本来可以留在首都找份体面的工作,再把父母接过去安享晚年。可是,他父母亲都在电话里挑明:他们不会走。

  他们这一代人的青春和记忆都挥洒在这片土地里。如果城市注定要衰竭,那就与这座城市一同老去。

  有一天早上,萧家二老打完太极买菜回来时,儿子正背着包站在小区楼下朝他们挥手笑……

  萧永乐回到了铁城,从此扎根在这片正被荒凉反噬的故土,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包括看起来更美好的事业前景,也包括最动人的爱情……

  没有人愿意真的抛弃家园,如果家园还能承载他们的梦。

  在北方,萧永乐和他的伙伴们开始了艰苦卓绝的二次创业,像先辈们一样挥洒热血,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广发英雄帖,诚邀四面八方所有心怀梦想的朋友一起来参与新时代的大建设。从电子到石化,再到机床,汽车,一座新的重工业之都重新展现在北国平原上。

  萧永乐带头组建了北方最大的工业集团,同时,也打造了夏国最强大的一支足球队。

  夏历4810年8月,当沈方远的私人飞机徐徐降落在铁城机场时,萧永乐已垂垂老矣。这座城市仍然在茁壮成长,他缔造的球队仍然战无不胜。

  新生的铁城分为西城和东城两个城区,呈哑铃状互相依存。西城囊括了当年的老城,如今遍布电子、机床等新兴产业。东城沿海而建,是萧永乐这代人开始打造的新港城,这里已成为夏国北方最大的集装箱海港之一,同时还广布着炼油、汽车等工业园区。

  四十一年前,铁狮足球队正式成立,许多人建议把新球场放在方兴未艾的新城区,萧永乐却力排众议,把球场建在了一个最意想不到的地方——铁城第一座煤矿的废墟旁。

  “这里才是铁城真正的根。”

  “叫什么名字呢,就叫‘家园球场’吧。”

  “只要球队还有一个人在,球场就是我们永远的家园。”

  铁城雄狮从一开始就带上了自己独一无二的气质,充满了辽远的悲壮。这是赵一鸣等冲着高薪水而来的雇佣兵无法理解之处。

  沈方远等人下榻的酒店离球场只有不到十公里,酒店服务生听说他们等下要去看球,建议尽早出发,因为等一下肯定会堵车。

  沈方远好奇地问:“铁城喜欢看球的人真有这么多?”

  “多,太多了,除了本地人,还有许多像您几位一样,特意远道而来的球迷。”服务生话语里满是自豪。

  “那今儿倒要长长见识,看看夏国最红火的球市。”沈方远哈哈道。

  那服务生没有吹牛,虽然还有两个多时辰,宽阔的柏油路上已经开始单向堵车。放眼望去一片橙色,无数的年轻人身穿橙色球衣,挥舞着橙色队旗,在车上载歌载舞,就像过节一样欢乐。

  说是橙色,其实是火红色,那是高炉里火苗的颜色——在铁城建立之初,整个城市就两个产业,煤炭和钢铁。

  “富足,快乐,年轻态。萧老头不简单。”沈方远也不得不暗自钦佩。

  夏安原以为这种狂热氛围只能在国外看到,没想到铁城就有。他叹息着天歌城的足球氛围与此相比,真的是不值一提。

  “难怪铁狮队能靠自己盈利,看看球迷中有多少漂亮女郎和小孩!有了这两类人,想赔本都难!”沈方远赞道。

  “回头,我们天城也要做好商业开发。”钱满溢配合道。

  “球队没成绩,能开发个鸟!打赢比赛是一切的基础。”沈方远还算看得准确。

  “老大,有女眷在,咱不说粗话。”钱满溢拍马道。

  夏秋见提到自己,连忙道:“没事没事。平时你们怎么聊还怎么聊。”

  车挪得实在太慢,沈方远提议,要不大家都来预测预测球赛的比分,谁猜得最扯淡,谁就请吃夜宵,去哪儿吃,吃什么,由猜得最准的人做主。

  钱满溢庆幸昨晚做过功课,他查过积分,刚刚结束的赛季,虽然长海队贵为亚军,但是和冠军铁狮队差距有十一分之多,很显然两个队就不在一个层次。

  沈方远见钱满溢跃跃欲试的样子,催促道:“满溢,你带个头,不要怕请客,大胆说。”

  钱满溢清了清嗓子,壮着胆子分析道:“铁狮队占着天时地利,又技高一筹,依我看长海队会输得很惨,比分嘛,估摸着会是5:0,或者6:1。老钱我是门外汉,抛砖引玉,胡乱猜的,各位继续。”

  夏安差点笑出声,一场友谊赛,两支水平相当的球队,6:1都给报出来了。

  “新杰,该你了。”沈方远说。

  张新杰回答道:“按理说铁狮队的赢面是要大,但是铁狮队主力前锋刚刚被我们挖走,攻击力会大受影响,比分,我猜1:0,或者1:1。”

  这是一个看起来要着调点的预测,但是……这可是一场友谊赛诶,夏安怀疑这位所谓的全国冠军新杰张是不是也很久没接触足球了。

  “我们仨就选一个最能打的。是夏秋来还是小安来?”沈方远自动放弃了权力。

  “当然是儿子猜,儿子,你来,一锤定音。”夏秋热情地把夏安推到前面。

  夏安在飞机上已经推演过这场比赛,娓娓说道:“我猜有两种可能。天城刚挖走铁狮队主力前锋,球队主教练为了说明问题的严重性,鼓舞他们老板买人,或许会主动输掉这场比赛。如果是这样,比分可能就是0:1,铁狮队会输。”

  趁夏安暂停的机会,钱满溢插话道:“铁狮队会主动求输?不会吧?你看这么多球迷在期盼着呢。”

  夏安淡定地道:“所以我又想了下,这场比赛远比一般的友谊赛重要,主教练未必能由着自己性子来。它应该会是场默契球,双方踢成平局,比分或许是3:3,也或者4:4。”

  车内一片安静,显然夏安的推测并没有得到几位新晋足球大佬的认同。但是这孩子语气里的沉稳和思虑上的缜密远超了他这个年龄,张新杰感到讶然。

  沈方远拍板道:“好,满溢猜铁狮队大比分获胜,新杰猜铁狮队小比分获胜或小比分打平,我儿子认为结果是大比分平局。就这么定了,看看谁最离谱。”

  钱满溢突然发觉这场打赌不公平,老大一家三口,他和新杰都是一张嘴,怎么算也是老大家赚便宜。老钱当然不是舍不得掏这点钱,只不过随时拿出隐形算盘算一算,已经是深入骨髓的习惯。

  “如果三种猜测离结果都差得很远,那夜宵该谁请?”钱满溢眼巴巴地看着老板问。

  “你请!”沈方远回答得毫不犹豫。

  哎,老大就是老大,霸气得令人无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