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足球运动 夏国史足球篇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 另一场球

夏国史足球篇 先秦铁匠 2014 2020.09.16 15:32

  夏安感到惋惜,如果老爸早一点接手天城俱乐部,王托雷或许就不必远走长海了。

  而眼下强队还在不断补强,老爸这么高调地加入战团,又与最强者提前结下梁子,下赛季,崭新的天城队会踢成什么样子呢?夏安打了个冷战。

  “小安,你怎么这么有本事,猜得这么准!”老钱夸赞道。

  “其实很简单,你们只要多看几场球就知道,近几年夏国俱乐部之间的友谊赛,大半都是这么个比分。”夏安坦然地说。

  夏国足球有自己的规矩,友谊赛比分往往也是固定的。

  “看来,咱们这一大群人,也就我儿子是真的懂球。”沈方远总结道。

  “这顿夜宵我请,小安,你说,想吃点什么。”张新杰主动揽起责任。

  夏安似乎早有准备:“我看报导说球场外面有一家网红餐厅叫冠军厨房,主推北方八大碗,菜名就叫‘冠军套餐’,不知道能不能订到位子?”

  “能,必须能!你杰叔预测足球比分不行,其他方面本事大着呢。”钱满溢幸灾乐祸道。

  张新杰皱眉道:“老钱,你猜的一样离谱。赶紧的叫人订餐,等下人一多就来不及了。”

  钱满溢不敢怠慢,眼前散场的人,随便溢出去一点也会把餐馆挤满,提起手机便拨电话……

  几分钟后,钱满溢收到短讯,随即跟众人打出一个胜利的手势。

  又等了会儿,沈方远说:“走吧,虽没拿到冠军,不妨先尝尝冠军套餐的风味。”

  夏安下楼时也悄悄发出一条短讯。对方秒回:“老大,放心好了!”

  夏安高兴地删掉了短讯。这年头,谁还没几个马仔!

  冠军厨房里已是人头攒动,幸亏有人提前给他们占住了位子,不过上菜估计还要稍等些时间。夏安去洗手间的时候,偷偷拨打了一个电话:“……准备好了吗?”

  “老大,早就准备好了,正等您指令!”手机里一个少年兴奋地回道。

  “现在就可以拍,记住,一定要把我爸和我妈的正面拍出来,要小心,别被发现。”

  “放心,我舅舅是老手。”

  夏安挂掉电话,有些心跳加速。几分钟后他回到桌位时,那四人还在有说有笑……

  这顿冠军套餐和刚才的球赛一样,有点名不副实,好在众人饿了半天,同样吃得津津有味。

  次日早上在飞回天歌城的机舱里,夏安一直躲在一边偷笑,他妈妈难得看到儿子如此开心,也跟着笑,笑得风情种种。

  沈方远倒是没笑,目光却一直在这对母子身上逗留。

  钱满溢意味深长地看了张新杰一眼。张新杰当做没看见,他现在满脑子考虑的都是球队重建。更何况老板的私生活,能装作不知道就尽量装。

  钱满溢的心思不同,他把老板决定竞选俱乐部主席的事联系到眼前,得出一个惊人的判断:沈老大这回是被姓夏的这对母子吃定了。

  老沈家的大宅门怕是要迎来新的女主人。

  …………

  夏安到家后,第一时间打开笔记本。体育新闻里,关于这场友谊赛讨论最多的就是,萧家第三代演砸了自己的首秀。

  竞技场只崇拜胜利者,不管你出生多高,一旦达不到球迷的期望,等待你的就是漫天的无情批判。

  夏安有点同情那位萧家后人,后卫和前锋的对决,本来就是后卫容易吃亏。这场比赛对于王托雷,只是场提前到来的替补首秀,而对于萧关哲却雷同于一场重要决赛,不容有失。他应该早就在准备这一刻。

  在祖父,父亲,和十万球迷的殷殷目光下,那份压力不言而喻。萧关哲没有能承受住这份压力,登场后本队在他这个方位连丢两球,尤其是最后一球,他遗憾地成为了王托雷成名秀的背影。

  夏安随即又感到可笑,至少人家还有这样的机会,而你呢?这辈子只能作为一个扯淡的看客,有什么资格同情这个同情那个。

  他收住心继续拉新闻。关于萧长乐和郭剑青单独会晤两小时,共商大计的稿子倒是连篇累牍。文中描述的二人身份也与足球不大相关,一个被形容为什么大夏巨人,一个号称东方远洋运输的领军者。

  夏安看得无聊,刚想质问死党怎么没有自己想看到的内容,一条帖子瞬间跳到眼前:《来自天歌之城的偷窥者》。

  夏安颤抖着点开帖子,文中洋洋洒洒地写道:是什么样的风把天城俱乐部的新老板和高管集体吹到了北方足球的圣地?一群来自足球沙漠的觊觎者刚刚撬走了铁狮队当家前锋,又伪装成球迷悄悄混进家园球场,在冠军厨房大嚼冠军套餐,其意何在,肉眼可见!

  天城俱乐部能拿冠军吗?我们暂时还看不见。我们看得见的是,资本大鳄沈方远信心满满,还破例带上了甚少露面的妻子……”

  作者在有意模仿季大眼的笔法,写得很飘逸,夏安感觉文风不太对,前面过于啰嗦,你要直接说:“沈方远带老婆去看球。”保管跟帖会很快翻番。

  不过夹在当中的几张照片却是拍得不错,画面清晰,甚至还有沈方远和夏秋交头接耳的特写。实际上夏秋当时是在担心儿子去洗手间好长时间了,沈方远回答说不要紧,或许是孩子想出去透下气。

  目的达到,夏安立马给死党发出了短讯:“甚好,马上转账。”

  远在吴州的老同学小金又是秒回:“老大,兄弟做这事可不是为了钞票。”

  夏安回道:“我懂!义气归义气,收下心意,下回好继续帮我。”

  这一回,小金过了好一阵才道:“那好吧,预祝老大心想事成,早日继承大统。”

  夏安看到这厮回信,霍然有种在玩宫斗的感觉。

  西罗洲有位先贤说:目的使手段神圣。

  在夏安心中,他就是在踢一场看不见的球,他把关于家庭道德的球带到了球门,凌空一记抽射,就看他花心老爸怎么个接法。

  不想接?

  那就拜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