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请叫我判官大人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七章 小伯利之死

请叫我判官大人 韦小凡 2518 2020.09.16 17:50

  “夫人,伯利还是哭闹不止,你还是去看看吧。”正当洛风被夫人撩拨得不知东南西北的时候,管家路瓦在外面喊。

  安莉娜夫人眼睛里闪过一丝厌烦,她停下动作,恼怒不已,但最终还是道:“我知道了,马上就去。”她对洛风报以抱歉的一笑,然后袅袅出去了。洛风才松了口气,还没缓过劲,安迪雅已经如幽灵般站在他身前,目光喷火,吓了他一大跳。

  “你刚才说我是什么?”安迪雅吐字音很重,每说一个字,就像一个大捶砸洛风的心脏一下。

  不好,刚才不小心说错话了,洛风吓得缩缩脖子,压低声音道:“安迪雅,这庄园里我总觉得怪怪的,你今晚一切小心。”

  安迪雅无奈的叹了叹,一口怒气真的是没地方发泄,洛风说的不错,她也觉得庄园的气氛古里古怪的,默默点了点头。

  “对了,我刚才看了,这客房是三面包围的修建,那个魔法师就住我们对面往右第三间,你听力视力好,暗中留意一下。”

  安迪雅答应着,突然一种怪异的气氛在他们身边弥漫,夜色朦胧,烛光摇曳,单独相处,少年情怀。

  洛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两个人本来就不熟,要不是失落卷轴这个事件,他们怕一辈子都不会有交集,他是学院学生口中的废物,活得厚脸皮没心没肺,她则是高高在上的女神,洛风连见都见不到,他右手不停的摸后脑勺,讪讪赔笑。安迪雅心里一阵奇异的感觉涌起,让她不知所措,她也不是多话的人,本来是来问罪的,现在怎么也不好再责难下去,道了声早点休息然后返回她自己的房间。

  翌日,洛风是被哭声和吵闹声吵醒来的,他利索的穿上衣服,跑了出去,刚出门,就被几个官衙的士兵给围住了,他看到了安迪雅,她同样一脸茫然。卫兵粗鲁的敲门,把其他几个夜宿的客人一并叫出来,带到了大厅。

  此时的大厅围了很多人,最显眼的是中间一块木板上,躺着一个小孩,他脸色苍白,脖子上还有几道深痕,毫无生气,已经死了,安莉娜夫人扶着木板苦得撕心裂肺。真可怜她,房内很多人也暗暗流泪。

  “夫人,不要伤心,好在杀害伯利的凶手已经抓到,我们会为他讨回公道的。”头戴高高的十字帽约莫五十岁的男人道。他手上还拿着一把约莫十英寸的黑色尺子,上面纹着卡厄尔斯神图案。

  这是教会的判官,苍云大陆只有一个教会,卡厄尔斯神教会,信仰创世神,几个国度都是由教会统一协调。帝国掌管行政、财政、军队等,无上的教会则掌管各国的司法权,教会派遣他们的成员,任命为判官,进驻各国各地,执掌刑狱,赏善罚恶。

  夫人只是哭,没有回答。

  “多么善良的孩子,尽然遭到这样的毒手,神灵会让他们下地狱。”判官旁边,是发福的中年男子,他嘴角有特色的八字须。

  “皮亚判官大人,镇长大人,请您们一定要帮伯利主持公道。”皮里弗过来行礼,面色难过,伯利是他的侄子。

  “请放心吧,卡厄尔斯神不会饶恕一个坏人。”皮亚判官说话很威严,他目光如电,扫了大家一眼,都不自觉低下头。

  “菲娜,你这个恶徒,说,你为什么要杀害你家少爷?”皮亚审问被士兵押着的女子。

  女子约十五六岁,生得白白净净,脸蛋身材很普通,她哭着嗓子道:“判官大人,我没有杀害小少爷。”

  “还狡辩,我都询问过了,你曾经做错了事,被少爷狠狠的责罚,你怀恨在心,所以你昨晚趁大家不备,掐死了少爷,是不是?”

  “我没有,我真的没有。”

  “菲娜,念你年少,如果主动承认,会得到神的宽恕,下辈子会给你好的归宿。杀死伯利的右边床脚有血迹,而你的腿上有伤,你还狡辩,实在冥顽不灵,那就只好动刑了,来啊,动刑。”皮亚判官吩咐,卫兵恶狠狠的抽出鞭子打去,可怜菲娜只是个细皮嫩肉的少女,马上就被打得血肉模糊。

  “我……我招了,小少爷是我杀的。”菲娜受刑不过,哑着嗓子承认了。

  “说,你为什么要杀他,是怎么杀害少爷的?”

  “大人……如,如你所见,我……我恨少爷,昨晚夫人……睡着后,我就掐死了小少爷。”

  案件这么快就破了,皮亚判官露出了得意的笑容,准备把菲娜关押,定罪后处斩,同时吩咐安莉娜夫人安排后事。

  “判官大人,这案子有疑点。”不和谐的声音冒出来,让皮亚脸色不快。

  洛风刚才一直在看和思索,终于发觉了不对劲,他出声打断了皮亚,居然敢怀疑皮亚大人办案,屋内众人对洛风投去奇怪的目光。

  “你说什么?”皮亚见是个少年,蔑视的哼了一声。

  “大人,我刚才问过路瓦管事了,小少爷的房间在安莉娜夫人的房间里边,就是说,要杀小少爷,必须得从夫人的房间经过,菲娜是如何做到不被夫人发现的呢?”

  皮亚哼道:“我当是什么,这个我早观察到了,安莉娜夫人平时睡眠不好,昨晚菲娜给点了安神香,让夫人睡得很沉,这更增加了她的嫌疑。”

  洛风摸摸下巴,原来是这样,又道:“就算这个疑点解决了,还有呢?刘管事说,昨晚小少爷是从左到右睡的,头在左边,小孩的床是特别的,因为怕伯利摔下床,床头有一尺长两尺高的护栏,菲娜要掐他,只能绕过护栏去掐,这样,因少爷反抗,菲娜的腿会碰到床脚而受伤,但应该是左脚才对,但你们看她。”大家随着洛风望去,这时才惊讶发现,菲娜的伤,是在右脚。

  “大人明察……我的伤……是昨晚走路急,碰到走廊的伤。”菲娜看到了希望,抓住救命稻草一样辩驳。

  “休得狡辩。”皮亚瞪了菲娜一眼,后者本来就受了大刑,被瞪得瑟瑟发抖,不敢再说话。

  洛风走到小伯利的身前,道:“还有一个最大的一点。”他指着小伯利的脖子,“你们大家看,这掐痕的两个大拇指印,如此大,喉咙的骨头都几乎掐碎,大人,你是判官,魔法造诣高深,你试试,菲娜有没有这个能力。”

  皮亚判官脸色变了变,他如何看不出来,菲娜只是个弱小的侍女,他办的案子,被人大庭广众之下揭穿他办案错误,他这张老脸朝哪里放。不过,皮亚也是经历了很多风浪的人,并且为人还算正义,即便对洛风很生气,他沉声道:“那你说,谁才是凶手?”

  这我哪知道,洛风痞性上来,笑着指出手指:“真凶就是……他。”大家随着他的手指,见是昨天那个一直沉默的魔法师,见他指来,魔法师愕然了一下,接着就是愤怒。

  “他。”洛风又指向商人。

  “他。”洛风手指指向皮里弗、路瓦管事……除了后面来的判官和镇长及卫兵们,都指了一遍。

  “当然,还有我,也可能是凶手。”洛风又指着自己。

  饶是皮亚判官沉着稳重,也被洛风气歪了鼻子,吼道:“你,你叫什么?”

  洛风看情形不对,小声回答:“回判官大人,我叫洛风。”

  “洛风是吧。”皮亚判官指着他鼻子,怒道,“给你一天时间,给我查出真相,抓不到真凶,我判你个帮凶之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