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7章初见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07 2019.03.21 11:52

  “先生。”包间的门被敲响了,刚出去的小李推着小推车走了进来。

  他身后还跟着一名同样的人员,看上去像是酒吧的服务生,那服务生很怯生抬头扫了一眼里面的人影之后便迅速低下了头。

  人很多,包间里只燃了一盏最暗的紫灯,隐隐约约能数出十多人来。

  或坐或趟的只有四人,其他将近十人都在那独在一边的人身后站着,整个包间也变成一边拥挤一边宽敞,显得有点诡异。

  “你先进去吧!”小李推了服务生一把,将门带上了。

  “老,老板好。”

  安笙在这酒吧做兼职也好全职也罢,从未见过有这么多人出没的场景,再加上那沙发上坐着的两人现在都正看着自己,他慌了。

  “嗯。”戚槿饶有趣味的看着他哆嗦着手将小推车上的食物一一摆放在自己面前的茶几上。

  “叫什么名字?”戚槿问。

  “安,安笙。”

  “哦。”他靠在沙发上,从怀里掏出一把泛着寒光的小刀来。

  安笙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总算是接住了就要往下掉的奶茶。

  “没你事,你吓什么。”戚槿问,“好好摆。”

  “是,是,老板。”

  “我说七爷啊!你什么时候这么喜欢吓唬小孩呢?”

  何彦在沙发上玩着放在果盘里的打火机,招呼小李在自己身边坐下后正看着他手机上的信息。

  “没事做呗!”他晃了晃手中的刀子,“彦公子刚才还不是打趣我家鬼手来着,怎么现在真打算做东河的财神爷保一方平安?”

  安笙听这两人有一大没一搭的聊着,目光不自觉又上抬了些许。

  他很纳闷,跟自己说话的明明就是个少年模样的人,甚至看上去的年纪应该比他要小。那声音听上去也很年轻的,怎么一转眼间对面那个看起来才是老大的人就叫他七爷了呢?

  少年的肌肤很白,就算是在光线不太明了的室内也能清楚他所在的位置,这也是为什么一进来安笙就朝着他这边来的原因。

  那种白不正常,是一种像墙灰一样的死白,让他想到了那些烧给死人的纸人,嘴唇也是一样的白灰色,只是他却能让人感觉到是活着的。

  笔挺的鼻梁上架着一副黑色眼镜,他偷偷看着,发现他身边几人都是这样的装扮,唯有不同的是那正靠在沙发边上睡着的人没带眼镜嘴唇也是红的。

  “看够了么?”少年撑着头正看着他。

  “对,对不起。”在见到那张放大的脸之后安笙吓了一跳,但他能感觉到这人没有生气。

  “彦公子,你说我小气,这给你。”

  说着他将手中那小刀飞了出去,何彦一愣,在见到那刀朝自己面门而来时骂了一声,“有病!”

  刀子在他手里翻了几转,最后成功落到了他手里,何彦看着那小刀眼神陡然亮了起来。

  “哪来的?”他困惑的望着对面沙发上的人,“可以啊!金表没白给啊!现在还晓得给我带礼物了。”

  “长大了么?有舍才能有得!”

  “一边去,得了便宜还卖乖。”

  “说你呢!得了便宜还卖乖!”戚槿嚅了嚅嘴唇,“还低着头,搞得我要把你在这怎么样似的。”

  安笙听见这话只得没话找话,“老,老板,摆,摆好了。”

  “嗯。”戚槿扫了一眼,桌上摆得整整齐齐的饭菜纳闷的叹了一句,“你强迫症啊!菜和菜放,饭和饭放,还摆成一条直线?是个人才!”

  “我,对,对不起,老板,我,我——”

  “行了行了。”戚槿没生气,也意识到可能是自己说话声音太大了吓到别人了,便拍拍还窝在沙发上的小屁孩。“起床,半路上叫了一天要吃饭的人,再不起来就把你卖了。”

  “在你卖掉我之前我一定会先把你卖掉的!”良宥伸了个懒腰先是扫了一眼茶几上的饭菜又看着一脸颓丧站在桌子面前的安笙。“你骂人家了啊?”

  “没啊!”

  “你肯定就是骂了,我以前就给你说过的,你一抱怨就像在骂人。”

  “......”

  好吧!

  戚槿觉得自己流年不利,作为戚槿他可以去道歉,但是作为七爷的自己显然还是要继续嚣张跋扈才好。

  良宥揉了揉眼睛,端了一碗饭,一回头就看见另一边正困惑的看着他的何彦。

  “你后面的那些大哥哥不吃饭的么?”

  “谁家孩子?”何彦像是知道了什么了不得的秘密,上下打量着戚槿,“够速度的啊!他妈呢?”

  “你问他啊!我怎么知道,捡来的孩子。”

  “咳咳。”何彦清了清嗓子就瞧见那有些呆的服务生正不知所措的望着安笙,“我说七爷,人还等着呢?”

  “你下去吧!”戚槿挥了挥手,却没想到良宥将他拽住了。

  “你是不是怕他?”良宥指着戚槿道,“我告诉你,你看。”

  他扒了口碗里的饭,吃得很香。

  “我们也是吃饭长大的,不吃人的。”

  安笙哭笑不得的望着面前的小男孩,一时之间不知道作何解释。

  从进来之后他就觉得面前的人一个个都不是什么好相与的货色,难免有点紧张,况且先前的气氛也是格外的压抑,现在看见这么个小孩正安慰自己心里变得暖洋洋的。

  “我没事,谢谢。”安笙正要朝外走,却是又被拦住了。

  “那,这个给你。”男孩拍拍他的口袋,眉头微微皱起。“你不要告诉别人,我觉得你这个人挺好欺负的,告诉别人了你就什么都没有了。”

  安笙看着这个正睁着大眼睛看自己的男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是点点头就离开了。

  “干嘛对他这么好?”何彦不懂小孩的心思。

  这小孩是什么身份他到现在都没弄明白,刚开始进来的时候他一直以为那孩子是件衣服,戚槿拿来当被子一样盖身上的。

  现在突然冒出来这么一个大孩子,又看见他这么安慰人,现在难免有些好奇。

  “对他好有错么?”

  他很自来熟,端了饭菜就坐到何彦身边去了,他回头看了眼身后仍旧立着的几个黑衣人。

  “他们真的不饿么?叔叔,你点那么多总不可能是我们几个能吃完的吧?”

  戚槿目光盯在手机上,“人孩子都说你呢?赶紧让你后面那几个木头桩子吃饭,别饿死了,我可没钱赔。”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