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红毛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037 2019.03.29 12:52

  何彦静静的看着,这些挑拨以前他没少经历,唯有一人将他挑拨成功了。

  那人是苏七,也因此他当年虽恨苏家却还是留下了。

  随着时间的过去,那个预言中的日子好像是不会来到了,他反倒释怀了。

  现在不会有恨,也不会有爱,只是静静的看戏。

  生活的调剂很多,但这种同样的戏码发生在不同人身上时,却是一番别有的滋味。

  “他说的对,我就是一客人,不管这事。”

  戚槿摘了眼睛上的墨镜给安笙带上,他闭着眼睛躺在沙发上。

  “当然,等会我要是心情不好了就难说了。

  前几天在路上差点死了,我现在很困,留给你们的时间不多了。”

  “我,我说,我知道一点。”

  红毛应声而出,他害怕自己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那人说的一切都没错。

  良禽择木而栖,没必要在一颗树上吊死。

  “首先,你得清楚说假话的下场。”灰渡玩着手里的刀子,刀子寒光阵阵,时不时就晃在他脸上,“明白?”

  “明白。”红毛道,“我,我知道的不多,就是一个叫,叫——”

  “你敢说。”光头喝道。

  “这有什么不敢的啊?做人老大得为下面人考虑,像人七爷那边啊!

  我要是哪天心烦把他们一起绑了,说让杀了七爷才能出去,保管没一个敢说不的。

  你信不信?”

  戚槿没说话,反倒是安笙不安的用手指戳了戳他。

  见无人应声,何彦疯了。

  “小李!关门,围起来。”

  “是。”小李眉头微皱却还是执行了。

  “呵呵呵。”戚槿没睁开眼睛,只是一边鼓掌一边道,“外面还两个,一起抓进来。”

  “哦,是哦,我忘了。出去抓人。”

  两方瞬间就剑拔弩张,被困的五个光头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在刚进来的时候,他们就知道这说话的应当是被称作七爷的年轻人,而另一位掌权的则是彦公子。

  先前这两人还说好说话,现在居然一瞬间的功夫就成了仇敌。

  这他们看不懂啊!

  门开了,又关了。

  两个保镖气势汹汹的走了出去,小李也朝戚槿走了过来,安笙紧张的往后退着。

  屋内的光线差,带着墨镜已经阻拦了他一部分的视力,可依然能看见从沙发那边走过来的一个体型偏瘦的西装男。

  “别怕。”戚槿轻声安慰一句。

  “你去M大是什么时候?”他似乎一点害怕的心思都没有,将自己手里的凶器朝着何彦扔去。

  “一年前吧!”

  他不明白这个时候这七爷还问自己这个做什么,难道不应该想着怎么逃跑么?

  “有什么人一起跟着么?”

  “没,没了。”

  “我说你们俩有完没完啊?”何彦接了碎玻璃瓶口不满的哼了一声,“我这是绑架绑票知道么?”

  “知道。”戚槿身体很诚实的继续吃着果盘里的水果,“要杀我,也得做个饱死鬼吧!”

  “对啊!都上路了还不让吃饱,没天理啊!”

  灰渡和寒鸦同几个光头蹲在一块,磕着瓜子。

  灰渡道,“彦公子您弟弟是亲的,不舍得杀。他本来就是屠夫,你肯定也是不会让他沾血的。

  这活我接了,等他吃饱了我动手。”

  “七爷你上哪找的一群泼皮破落户!”何彦哭惨的装作失手,手里的瓶口就飞出去了。

  “啊!”光头男本就靠墙横摊在地上了,现在这瓶口不知是否巧合扎进了他大腿。

  “一报还一报,还的有点轻了。”何彦叹了口气,“红毛看见了么?他不让你说,你可以这样让他说知道么?”

  戚槿继续瞎着,将头偏向那边不大理解。

  “放心,没那么巧合又出现一个屠夫的。”

  安笙松了口气,这两人的口气看起来不像是临时倒戈,更像是闹着玩的。只是刚才出门去的两保镖是干嘛去的?

  他糊涂了。

  “他们叫那个人莎奴,有点像外国人,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红毛终于是说了。

  “你这样不守道义,不讲规矩。”

  “道义?”戚槿冷哼一声,“什么是道义?规矩,又什么是规矩?

  人鬼手刚才那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想必你们也是进去过的吧!一辈子做这种以大欺小、以恶欺善的事就是道义?

  还有什么规矩啊!都是用来破的,而不是遵守的。

  懂么?

  话说你一直守着道,不知道豹子爷是哪条道上的?”

  “你不是知道了么?”

  “清河的道我知道,东河的我还真不清楚。从前清河墨家为道,现在不也不在了么?一个小小的莎奴值得你这么卖命么?

  莎奴是哪条道上的?豹子爷科普科普,我们也好去瞧瞧。”

  “你们得罪不起。”

  “莎奴和墨家相比呢?”戚槿陡然睁开了眼睛,眼中寒光一闪,刹那间豹子爷脸色惨白一片。

  他颤抖着,不想和这人对视,头却不由自主的抬着,眼睛直勾勾的看来。

  他将舌头咬出血来,总算是说出话来了。

  “总有一天,会,会强过,过墨家的。”

  之后,他头痛得快要裂开,青年不屑的声音传进他脑海。

  “你走道,我走桥。”

  “你还真敢说啊!”何彦踮着脚,“我记得你以前是最不喜欢这话的。”

  “当你被许多人称为神的时候,不管是什么样的恶神还是善鬼,习惯了你就会觉得这句话是最高的一句评价了。

  虽然,没人会知道你的名字,是吧,红毛。”

  他鼻腔里发出一声冷哼,“你那两个保镖给我把人找回来没有。没的话我就真回去睡觉了,反正我是不可能这么抱着他出去的,你们谁脱衣服自己商量好。”

  “找你的人。”

  “我是七爷,我的人要体面,请对我尊重一点好么?”

  “七爷,我,我......”红毛在说完之后正害怕着。

  红毛一直没能看明白这人到底对光头做了什么,会让他这样害怕,现在就算是睡过去了也还是紧攥着拳头咬着牙一脸的惊恐。

  他现在害怕极了,庆幸着还好自己说出来了,不然不知道要闹出什么大事来的。

  戚槿斜睨着他慢腾腾道,“我都知道,不用说。”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