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5章喝酒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063 2019.04.03 12:00

  夜晚的公交车上人很少,一如那天出来时的傍晚,只有稀稀拉拉几个下夜班回家的人。

  安笙坐在最角落的地方,看着车门关关合合的,思绪外冒着。

  想了许久他还是没能按下那窜数字。

  出门的时候他走了很远的路才找到一个有公交车的地方,这对他来说很好,就当作先前的一切都是一场梦好了。

  人生在世,能有一个对他这么好的人就不错了,有那一刻都该分外珍惜,他不该再想的。

  他不该再去打扰戚槿了,房间里的一切他都收拾好了,本来他是打算将钥匙放下的,后来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钥匙他带走了。

  就当作他曾经在豪华别墅里住过的唯一见证吧,虽然说出去之后也是没一个人会相信的。

  群租房向来是比较乱的,这里的环境相比较远处的城中村是要好上不少的,只是这么晚了外面却依旧的吵杂。

  他在路边买了一份小食揣在手里一边吃着一边往家的方向赶,上了电梯之后他打开了门。

  安笙皱了皱鼻子,客厅里的气味很奇怪,让他觉得刺鼻。

  他啃完了最后一口煎饼果子,掩上门走了进去,刚躺在自己床上他就听见了隔壁的动静。

  “应当是楚瑜回来了吧?”

  他没太在意的想着。

  “你轻点。”屋内的娇嗔吓了他一跳,他坐立不安的站在书桌前,带上了耳机。

  他似乎明白了,明白陆寻为什么会给他打电话了。

  目的就是为了问他在不在家,他心烦意乱,房间的隔音效果并不好。

  隔壁的声音依旧断断续续的传来,他很不适应的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叮当!”

  他看见手机上一条短信来了,“走了也不给我说一声,真没良心啊!”

  安笙本就惊吓过度,现在更是毛骨悚然。

  “吓到呢?”手机那头的人似乎正瞧着他的窘态。

  “你要是没拿钥匙的话,说不定我现在就过来找你了。看在你有听我话的份上,早点休息吧!”

  “你是?”他删掉后又重新输入,“七爷?”

  似乎又觉得不大对,“你是,是七爷么?”

  短信还没发出去,这时他电话响了。

  “安笙,一条短信至于发那么慢么?”

  “我,七,七爷......”听到熟悉的声音他总算是安心了些,或许现在能转移注意力了。

  “小安笙,你平时说话结巴也就算了,怎么发信息也还结巴呢?你是不是眼神不好使?”

  “我没有!”

  “嗯。”那头的人笑道,“这句话就不结巴了。”

  “七爷,你,房子我给,收拾干净了。衣服什么的,也都,洗了。”

  “你这是贤妻良母啊!”戚槿叹了一声,“什么时候有空了就去那边看看,你手机上我存了柳姨电话。

  过去给她说一声,她给你安排好,你只管住那就行了。”

  “你在哪?”

  “在外面,暂时不回东河,等我闲的时候我带你出去玩。”

  “好。”

  “嗯。”

  戚槿那边人声渐渐嘈杂起来,像是很忙的意思。

  “小安笙,你看我这忙里偷闲的给你打电话问候你,你能不能说去好听的话让我乐乐?”

  安笙想了一会才憋道,“七爷,辛苦了。”

  “噗,哈哈哈。”

  那边没忍住,身边好想还好几个人问他怎么了,安笙脸涨得通红,他想不明白自己有这么好笑么?

  为什么这人总喜欢笑话自己。

  “你知不知道你这句话,要搁以前我铁定把你一顿打,现在听起来真搞笑。”

  “七爷,我——”

  “行了!”戚槿叹了口气,“你还真会逗我开心。早些睡,先不急着去上班,你要是上白班我都不会说什么。

  夜班,你们那环境闹,还是先歇息一段时间,免得头疼。”

  “七爷——”

  “想问什么就说,我在电话这头,你在电话那头的,不当着面有什么说不出来的。

  我又不可能跑过来打你,你说是吧?”

  “嗯。”他组织了一下语言道,“你怎么知道我短信删了又发的?”

  “猜的。”那边顿了一下语气变得恶狠狠,“不然你敢不回我信息啊?”

  安笙向来就胆子小,再加上先入为主的思想本就认为戚槿这样子才是正常的,现在他声音一严肃说话也就不用再想那么多了。

  “不敢。”

  “我以后是不是应该经常吓唬你啊?”戚槿揶揄着。

  “啊?”

  他不理解为什么戚槿会这样说。

  “我每次跟你说话,语气一重你也就不结巴了,发现了没有?”

  “发......”

  “嗯?”

  “发现了。”

  “早点休息,我挂了,这边还有点小忙。”

  “好。”

  挂了电话安笙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了一会呆,耳机的声音并不能起到隔绝作用,外面依旧很吵闹。

  除了孩子的哭啼声,剩下的便是那令人面红耳躁的喘息声。

  安笙深吸一口气,他不敢相信要是戚槿当时对自己这样,他现在会不会已经是不想活了的。

  为什么楚瑜却甘之如饴呢?

  他平常看起来也很正常的,为什么会——

  他不想再继续在这件屋子里待下去,虽然房间是隔开的,那边也未见得知道自己回来了,可他就是不想在这里多待一刻。

  他带上手机和钱包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好像做羞耻事的人是自己一般,他出门了。

  这边一带离附近的长桥比较近,他闲来无事也沿着一边的人行道走了起来。

  桥边还有很小摊贩正售卖着食物,现在正是吃夜宵的时候,偶有的青年男女在前面手牵着手,人群大多结伴而行,就他一个正漫步走着。

  “叮咚!叮咚!叮咚!”

  口袋里的手机振动几声,他正要问戚槿为什么还不睡觉,一看之下才发现并非戚槿,而是陆寻。

  “你回来了么?”

  “回,回来了。”

  “出来喝两杯?”

  “我身体不,不舒服。”安笙不想得罪他解释着,“不能喝酒。”

  “你陪我喝也行,就是身边太空了,我想找个人说说话。你能出来么?我找人过来接你。”

  客厅里的气味和一地的狼狈忽然闯进了脑海里,他想了想自己也没处可去。

  “好,不,不能太晚。”

  “不会的,两个小时之后送你回来。”

  “嗯。”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