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6章回家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50 2019.04.23 10:30

  “你,唔,你能不能让我有点准备。”安笙费力的将自己嘴里的包子咽下去,“我,我真的,很干的。”

  “没事,喝口水。”

  戚槿微微一下,献宝似的从袋子里拿出一杯热奶。

  “还,还有啊!”

  安笙恼怒的瞪着他,“不早说,害的我给你抢。”

  “我就喜欢看你一副没见识的样子。”

  “......”安笙白了他一眼。

  这人嘴怎么这么犯贱!要不是他现在身体不方便,他是真的很想掐死戚槿的。

  可惜了,这辈子都不可能了。

  这人身份太高,他能高攀就得烧高香了,掐死,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

  戚槿将吸管塞进他嘴里,“慢点喝,别呛着。”

  “你!”安笙一口气喝完粥还觉得不大过瘾,他也不知道自己食量怎么突然那么大了。

  看见早餐,就恨不得都吃进去。

  “还想吃啊?”戚槿看着他,“你在局里是不是被人饿着了?肚子上都有肉了,不怕长胖了?”

  “我好久没吃东西了,整天就是鸡汤鸡汤的,柳姨都把我胃口养刁了。”他不满的抱怨一声,“你妈,柳姨说是你妈让做的。”

  安笙好奇的看着他,“为什么雪儿,会喜欢你妈呢?两个女人?你妈......”

  “以后是你妈了。”戚槿道,“满意么?我原本看戒指在你房间的书桌上,想着你是不是不喜欢的,他直接给你戴上了。

  他最近比较疯,我们这些人没一个能劝得住他的。

  他戴上的东西,你要是想不要趁着没完全长到肉里去,你可以说不要。

  要是长进去了,他也弄不出来了。”

  安笙见他说的煞有其事,想到在医院的那天晚上柳姨给他说的话,结契,诅咒。

  “这是结契么?”安笙看着自己的手,又将目光瞟向戚槿。

  戚槿会意将自己左右手都摊在他面前,让他看个够,安笙看了一会就没了意思。

  手自己收回去了,两眼一闭,靠在椅子上,不说话了。

  “后悔呢?”

  戚槿见他这懒洋洋的样子很无奈,帮他将椅子降低,让他好躺着。

  “嗯,你没想错,是结契。不过,不是完整的契。

  如果,苏家是身在七门内的,那这就是完整的契约,可惜,我们是另外的那三家,现在,也快是唯一的一家了。

  你要问的我可都是告诉你了,你还这样不理我,不太好吧?”

  “我要吃青菜!”他想了想。

  “行!”

  “豆子!”

  “好。”

  “豆腐。”

  “可以。”

  “土豆。”

  “没问题。”

  “茄子。”

  “都满足你。”戚槿笑眯眯的看着他。

  安笙睁开了眼,一睁开果然看见的是他正在偷笑。

  “还要什么?”

  “你可以试试么?”

  “试什么?”戚槿皱着眉头,有点想不明白了。

  “试着喜欢我。”他说完后,脸色渐渐暗淡,“你要是不愿意,就当我是个笑话吧!

  当,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

  “安笙,你知道你这是在说什么么?”

  “我不想躲。”他低着头很是惆怅道,“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次受伤了,你不在。

  我突然觉得我好像有点想你,你要是觉得我是个男的,你讨厌我对你说这些,你就送我回家吧!

  当,当我现在说的都是梦话,都,都是不存在的就好。”

  “好,回家。”

  安笙听见他这话,心尖都仿佛在滴血。

  他觉得自己很可笑,之前一直是他在退缩,所以在陆寻说喜欢的时候他没怎么想就答应了。

  现在呢?

  他主动了,因为这个人对自己好,还有柳姨和姜渔对自己说的话,可是戚槿呢?现在是他将自己当成笑话了吧?

  回家!

  他忽然好像离开这个城市,不再去管那个赌**亲的死活。

  离开,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想什么呢?说给我听听。”

  安笙沉默了许久,起初戚槿以为他是睡着的,刚才在市区车多渐渐不那么堵了他不敢分心。

  这条路上没什么车了,他才敢朝安笙这边看过来。

  “没什么。”他情绪再度低落。

  这时一双手探上他额头,“没发烧啊!”

  他将车停下,“你就在这等我一下,还有要吃的么?你刚才说的那些除外。”

  “没了。”

  “那你先睡一会。”他关好车门,将车窗开出一条缝隙,锁了车,走了几步又回来敲着安笙这边的车窗。

  “怎么呢?”安笙皱眉看着他。

  戚槿也不给他生气,“记住啊!这是外面,你那些特殊习惯给收一下。”

  安笙先是一愣,之后傻愣愣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他待在座椅上,脸上闪过一抹绯红。

  一抬眼,就看到快要消失在拐角的人,正望着他偷笑。

  “呼!”他深呼吸一口,想要下车透透气,车门也被锁住了。

  这人,一定是故意的。

  安笙是在一阵菜香中醒过来的,醒来的时候他正在沙发上躺着,一睁开眼睛就看见戚槿正系着围裙,在厨房里忙着。

  他傻愣愣的盯了半天,也没想到回家了,怎么回到这里来了。

  这不是井巷么?

  又不是他的家。

  “你想怎么试?”戚槿在他面前晃着自己的五指,“我说你可真好养,你要吃的这些菜加起来还没20块,真会为我省的啊!”

  “你会做菜啊?”他表示很怀疑,上次他来得时候全程都是柳姨在帮忙,他时不时出入书房厨房的门都没摸几下。

  “跟柳姨比起来自然是不如的,但是比你做的一定是好上不少的,你相信么?”戚槿看着他的眼睛,见他又发呆了,在他脑门上弹了一下,“我发现你这小脑袋比较有意思的,弹习惯了以后不知道上哪去找。”

  “你刚才问我怎么试?”安笙还在他先前那句话里没回神。

  “对啊!”戚槿抱着他坐在轮椅上,将他推到桌边,“你不说,我怎么满足你啊!”

  “可是,我,我也不知道要做什么。”安笙很窘迫的看着他,“柳姨说,就算跟你在一起了,也不会时常见不着你。”

  “嗯,她说的没错。”他将菜布置到安笙面前的碗碟里,“你可得想好了,独守空房的时间比较多。”

  “......”安笙一阵无语。

  这哪跟哪,说的他好像多寂寞似的。

  “你很没有安全感。”戚槿看着他,“吃吧!安全感这东西我会尽量给的,但是,你首先要相信的是,这个世界上,谁都有可能对你不利,而我是最不可能的。

  百分百的相信我。

  你,能做到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