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习惯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200 2019.04.04 08:45

  “我......”

  安笙站在客厅门口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他正好卡在门口。

  他回来的不是时候,屋内的两人还没战斗完,现在已经滚到了客厅。

  当安笙推开门的时候看见的就是正在沙发上缠绕的两人,当是刚洗了澡,头发还是湿的。

  许是热情难耐就又缠上了,安笙正巧撞见了两人的亲热。

  “你,回来呢?”

  楚瑜对于他这个点回来似乎很诧异,他将浴袍往身上揽了揽,推着自己身边的人进了自己屋子。

  安笙尴尬的站在原地不知所措,最后弯下腰捡起了脚边的礼品盒。

  安笙没收那个红包,陆寻的车上原先放着的礼品盒司机送给了他,里面装着的是做好的螃蟹。

  他执意不要,那司机便一路跟着,他只好收下了。

  他刚打开自己房门,隔壁就探出一个脑袋来,楚瑜正擦着头发。

  “听说你因为我的原因被人揍呢?”

  “没事了,都好了。”

  至少他脸上还没破相,虽然怨恨,但人家男人刚才又送钱又送礼品的。

  他也不好意思再对这个胡作非为的人板脸,“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虽然现在那个给予他恩惠的人被带绿帽了。

  “这样吧!”楚瑜掰正他的身子迫使他正眼看着自己,“明天晚上,我带你出去吃一顿怎么样?你想吃什么?”

  听到吃的,他脑海里冒出的是戚槿临走前说的那一段话,他忽然发现自己好像除了青菜萝卜啥都不能多吃了。

  他摇了摇头,“后天吧!我想休息一天,很累。”

  “我听陆寻说你在给人做翻译,还有导游?”楚瑜好奇的看着他,“好挣钱吗?你那还缺不缺人啊?”

  “他们离开了。”安笙低着头,“不知道多少钱,给我用的药很贵,付医药费了。”

  “哦!”楚瑜点点头,颇有点可惜的样子。

  “这个给你吧,我不会做。”

  他不知道该给楚瑜说什么好,刚才目睹了客厅里的片刻激情,他现在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他。

  陆寻让司机送给他的螃蟹被他递了过去,“你拿着吧,我去睡觉了。”

  “螃蟹啊!成吧,谢了。”

  “嗯。”他关上门躺在床上松了一口气。

  也许是知道他回来了,隔壁倒是安静了许多,没过多久他又听见了动静。

  “安笙,你睡没有?要吃什么东西么?我们出去吃夜宵,给你带回来。”

  “不了。”

  他不想理会。

  一切太糟心,还不如他在原先那地方住着舒服。

  不用想他也知道在他不在的这大半个月里,楚瑜很有可能也是这样在房子里乱来的。

  “行吧,你早餐吃什么。”

  “不想吃,我困了。”

  “行,那你睡吧!”

  客厅里传来门锁上的声音,他的世界清静了不少。

  “老板,有什么事么?”

  安笙很无措,回来在家里待了几天之后他想着去上班,却被花姐的一通电话打断了。

  在家里待了有一段日子了,他现在很无聊。

  他也想这样闲下去,可这意味着没收入。

  陆寻这两天不知道是否在楚瑜那里受了挫,一早一晚的还会给他发信息问候一二。

  原先他想着是否自己在家呆的太久了,他这是在变相的催促自己去上班,可是真当他去上班的时候却被打发回来了。

  安笙不解他这是什么意思,只好做了几番思想斗争之后将电话拨了过去。

  “没事,无聊。”

  陆寻声音沙哑,像是刚睡醒,带着起床气,声音有点含糊不清。

  “有空吗?出来坐坐。”

  “我什么时候能上班,你是不是开除我呢?”

  “不敢开除。”陆寻连忙否认,“你认识的人来路不清,在约你出去喝酒之后我就被警告了。

  嗯,应当是那天酒吧闹事时出来的那个小孩打的,听声音是个孩子。

  让我别带你喝酒,酒吧的工作你暂时没有了。”

  “暂时,没有?”

  他想到戚槿也曾提点过,戚槿说良宥这个孩子看起来无害,实际上心思比一般人都要重上许多。

  如果自己再这样结巴的话,会发现连个小孩子都比不上了。

  “对啊,这个月你还有十天,下个月才能上班。”陆寻无奈道,“你应该有空吧,出来吃个饭吧!”

  “有空。”

  现在他一个人正无聊着,楚瑜不知道晚上去哪了今天早上才回来,回来的时候听声音像是两个人。

  自从前几天的事之后,安笙为了避免尴尬,他一直都在躲着楚瑜。

  楚瑜在外面活动的时候他就在房里待着,确认他不会出来之后他才会匆匆出门去买点吃的。

  也是拜楚瑜所赐,现在他已经在房间里宅了两天,吃了两天的泡面了。

  他不觉得自己有必要因为一个近乎陌生的人而委屈自己什么,于是,他同意了。

  “我让人来接你吧!”

  “好。”

  “放心,这次只吃东西。”陆寻保证,“我知道你很安静,我负责买单,你负责吃就行了。

  我只是这段时间一个人待久了,不习惯,想找个人陪着。”

  “为什么,要人陪?”

  这是他不敢问戚槿的问题,他没想到陆寻也会说出和戚槿同样的话来。

  “为什么啊!”陆寻叹了一声,电话那头的声音很惆怅,“可能是习惯了有人在身边的日子,现在安静了不适应吧!”

  “不适应?”

  “嗯。”

  戚槿是不是也和陆寻一样呢?

  身边有人待着习惯了,没人了不适应,所以要找个人陪着。

  那他算什么?

  替代品?

  莫名其妙的成了别人的替代品?

  他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大能耐,从小到大命这东西就没待他好过,他也不值得被人好好对待。

  可是突然有一个人处处为他想着,给予他尊重,现在却知道自己只是个替代品。

  这一瞬间,他觉得憋屈。

  “那我先挂了,让司机来接你。”

  “好。”

  安笙深呼吸一口,手机再度响了。

  “有件事告诉你一声,良宥在东河。他说会来找你玩的,你小心点那孩子。”

  发件人是戚槿,他手哆嗦着。

  这一刻,他怀疑自己被监视了。

  “喂!”

  “给你的钥匙里有定位装置,记得随身带着。要是被他卖了,我好歹也能找到你。”

  “七爷?”他不敢置信的看着通讯录上的名字。

  “嗯。我怕你没看手机就给你打电话了,总之注意安全,小心点那小子。”

  “为什么?他是个,孩子啊!”

  “他脑子跟别人长得不一样,有前科的,做人肉包子的大汉都被卖过。”

  “呃......”

  “他给我打电话挑衅我,指名道姓说要找你玩。

  乖,自己注意安全。

  我这边忙,先挂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