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8章不配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99 2019.04.09 11:26

  “你不是坐我前面的那个么?”是情侣中的女孩,她记得这个很有特色的男孩。

  棕色的头发,淡绿色的眼睛,微白的皮肤,长相也和夏国人略微有点差别。

  “是的,小姐姐。”

  男孩礼貌的笑着,将手中的水瓶递给她。

  “那个小哥哥,让小姐姐先去那边坐好么?”他伸出手微微鞠躬礼貌的邀请着。

  小哥哥不同意的看着他,“你说你是这儿的负责人,怎么可能?一个小孩做负责人。”

  良宥倒是没生气,“我现在是负责人,我只是来这边玩玩,真正的负责人正在来的路上。

  他会给大家一个说法,请大家安静一会好么?

  有什么不满的大家也可以和我说一下,直到我家大人来之前,我都会在这里陪着大家好么?”

  说着,他在万众瞩目中从兜里掏出一张卡递给先前安笙一直盯着的女工作人员。

  “姐姐,你可以刷着验证一下身份。

  帮我证实一下,我是不是来捣乱的。”

  工作人员将信将疑,却还是在将那块白色的卡片按在了电脑边的打卡器上。

  电脑上出现只有一栏,写着三个字,“苏先生”。

  “苏,苏先生?”

  苏先生姓什么没人知道,他们这些底层员工知晓的也就是这儿最大的股东而已。

  传闻中最大也是最任性的股东,因为每次董事会上都是没有苏先生这个人出现的,以至于别人怀疑苏先生其实是白川一手设计出来的虚拟人物。

  “嗯,那是我家人。”良宥笑着,“不过这次来的不会是他。”

  “现在,大家大家可以放心了么?”

  他微微一笑,从兜里拿出小药瓶,“小姐姐,你腿青了,去那边擦一下吧!

  动作轻点,别吵醒我哥哥。”

  安笙听他这样说,见没打起来,才安心了不少。

  周遭的声音也变得模糊起来,最后他什么都听不见,真正意义上的进入了黑甜乡。

  “今天的事,何彦给我说了,明天不会发生了。”

  安笙躺在床上已经被电话那头的声音叨扰了半天,他很想挂断,但是现在住着人家房子,睡着人家床,他做不到啊!

  “嗯。”

  “你是不是对我很不耐烦?”

  “没有。”

  “我就是,就是不大清醒。

  他,不知道给我,喂的什么。”

  “给我说说他把你怎么着了,等我得空回来了教育他。”

  “别。”

  “嗯?”

  “他,他还只是个孩子。”

  “这次的事之后,你还拿他当孩子么?”戚槿质问着,“别小看他,能耐大着。

  好的时候能稳住局面,坏的时候你hold不住的。

  好在今天出事了,明天他不敢怎么带你胡闹了。”

  “今天......”

  “不是针对寻梦乡的,只是有人趁机报复,想寻死,在个别座椅上动了点手脚。

  人已经关进去了,又一个想不开的。”

  说到这他鄙夷的一笑,“安笙,你可别像人家那样啊!

  你要是那样了,小心我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那种感觉可难受了,就跟吞了蟑螂卡在嗓子眼,吞不下去又吐不出来一样。”

  “你才吃蟑螂!”他回骂一句,“我怎么也得吃饭啊!”

  那边沉默一阵传来啪啪啪的鼓掌声。

  “很好。你敢骂我了!”

  “我......”

  “还这么连贯!”

  “......”

  “真好!继续加油。”

  “好,好好的。”

  “你是不是不能夸啊!”

  “不,不是。七,七爷,为什么你们不能蹦极?”

  “因为太重了。”

  他几乎是想也没想就回答出来的,这让安笙怀疑这该不会是这家人提前编造好的理由吧?

  “不是体重。”他解释,“就是太重了,承受不起,会出事。

  过山车也是一样的,今天他给我坦白了,故意吓你的。”

  “为什么?”

  为什么会药故意吓唬他?

  小孩的心思他本就猜不透,何况是一个特别的小孩呢?

  “当初雪儿也被吓过,是在鬼屋,雪儿演技很好,把他吓哭了。

  等有机会,我介绍你们认识认识吧!”

  “别,不用了。”他拒绝了。

  “为什么?”

  “我们,七爷,能认识你真的很高兴。

  真的,很感谢你救了我。

  但是,我觉得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

  我,好像不配和你做朋友。”

  “好像,不配。”戚槿瞧着手指,仔细斟酌着,“是不是有人给你说什么呢?

  良宥么?”

  “不是的,是,今天他说寻梦乡是,是你们家的。”

  “算是吧!七门的小家族现在都不行了,好歹也是为我们三家活的,帮衬着。”

  “钱,是不劳而获么?”

  “什么钱?”

  “用的钱。”

  “大部分是黑钱,七门现在的钱是正规的,以前不是我们接手的,我不知道。”

  “黑,黑钱?怎,怎么个黑?”

  “嗯,脏钱吧!”

  “脏,脏的?”

  “嗯。”

  “怎么脏?”

  他不知道究竟是自己脑回路不寻常,还是这家人都不正常,这些事竟然都敢摆在明面上说。

  “我怎么知道怎么脏啊!”戚槿无奈的敲着自己脑袋,“那要看它怎么来的。

  不归我管的,哪里缺钱了,我就负责去要钱。

  就这么简单的事。

  你怎么呢?好像很慌张的样子。”

  “你,你的良心不会痛么?”

  “我痛什么,又不是我做坏事。”

  “你,我......”

  “安笙,你别乱来啊!他应该没那个胆子给弄厉害的,如果是镇定的,那你现在情绪波动别太大知道么?

  乱动会昏过去的。”

  他听了半天,果然是听见什么东西摔落的声音,紧接着是手机也跟着摔到了地上,剩下的只是“嘟嘟嘟”的盲音了。

  “良宥!”

  “你怎么呢?这么大火气?”寒鸦抱着一堆文件从外面赶过来,“听说白家下面的产业出事呢?”

  “嗯,良宥做的好事。”

  “怎么呢?”

  “我都提醒了。”他扔了外套带着怒火走到一边的人形立柱前狠狠击打起来,“这人也是的,难得对谁上心一回,竟然不听。

  呵,下回不对他那么好了。”

  “小七,为什么会上心?”

  “还不是你们苏先生给我说桃花要来了,我看他挺乖的,就留意了一下呗。

  反正咱家又不差什么,有他没他都无所谓。

  对他好也好不上几天的,咱们满世界的跑,也只有那个窝是最安全的。

  他干什么我都不会管,只要我回去的时候能见到他就行了。

  第一次见他的时候,感觉和当年的雪儿很像,都傻傻的。”

  “雪儿,现在很好的。”寒鸦沉思一下道。

  “是挺好的,现在都还心心恋恋着你们家苏先生。

  不像还在井巷的那个,没脑子,警告了都不听。”

  

举报

作者感言

南巷予樵

南巷予樵

感谢无界卿还有拼群里小伙伴们一直以来的投票,么么

2019-04-09 11:26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