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4章血迹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084 2019.04.02 11:17

  “我走了。”

  安笙的目光一直盯在那黑影子身上,等他出来的时候他四处寻找着,看到的就是黑衣中冒出一只白骨,手上戴着一枚金晃晃的戒指正摇着手,最后影子进了墙里。

  “你手没事吧?”他焦急的看着戚槿,戚槿将床边的灯打开了。

  大胆的将手展示在他面前,“做噩梦呢?”

  “没,有啊!”

  “真没有?”戚槿问他,“那你为什么要问我的手怎样呢?”

  “你,刚刚有个,黑影子,他拿着枪。后,后来,要了你一根手指。”

  “你亲眼看见的?”戚槿给他倒水,“慢点喝,说完了慢点说话。还看见什么呢?”

  “你不让我,看,我听见的。

  他要了你手指,那,那是个,骷髅,对,骷髅人,钻进了墙里。”

  “你说你看见骷髅人钻进了墙里,我还没了手指是不是?”他晃着自己的手,“看看是那只手?嗯?”

  两双手,十根指头,全都实实在在的摆在他眼前。

  “我,我听见的?”

  “仅仅是听见。”

  “还有,感觉。”

  “什么感觉?”

  “你很痛,但是,没喊出声来。”

  “我很痛?”戚槿皱着眉头将被子裹在他身上抱着他坐到了一边,“你等着,咯,脚指头也还在。

  不是看见的,就是做噩梦了,明白吗?”

  “可是,可......”他焦急的说不出一句话来,无比想要证明自己说的一切都是真的。

  “睡吧!”戚槿拍着他的肩,“我是不是说过你是正常人,只有和正常人待在一起我才能正常。”

  “说、过。”

  “那,你现在就是被我影响了,所以错误的将噩梦当成真实发生的事了,知道吗?”

  “不对,就是——”

  “睡吧!乖。”

  “我。”安笙头被按着,他还想说话,可戚槿却没让。

  “早点睡,明天我推你出去看花。”

  “有,衣服吗?”

  “你要现在不睡觉,毯子都没有,反正在院子里没人看,我也早就看光了,你穿不穿都无所谓了。”

  “我睡。”他拗不过。

  这人性格诡异,刚才发生的一切安笙虽然觉得奇怪,却不得不相信那些都是真实发生的。

  难道是自己听错了?

  噩梦醒来的时候他哪次不是额头上冒冷汗,后背都汗湿的,这次一点曾经的征兆都没有。怎么可能是做噩梦了,分明是这人在骗他。

  只是为什么要骗他呢?

  眼睛周围还有光线在亮着,台灯灭了,是手机荧幕上的白光。

  “你不睡么?”

  “临时有点事需要处理一下。”他看着安笙,“你先睡吧,我会尽量轻点的。”

  “好,刚才,真不是,做梦。”

  “有什么事明天说好吗?嗯?”他替他掖好被子,“以前的时候一定没有好好睡觉吧,趁现在快休息。”

  在戚槿的宅子里相安无事的住了几天之后,戚槿出门去了,果真如他所说给了他一把钥匙。

  之后他一个人无聊的窝在人家家里整天看电视,自己做饭,也觉得无聊起来,打算将房间收拾一下就离开。

  “被子上怎么有血?”

  被套的颜色很小清新,除了翠绿色的树叶剩下的都是留白,沾染点什么东西很容易就看清楚了。

  他的腿用药之后早就好了,戚槿也是在放心他自己走路之后就离开的,这人好像真不在乎自己有将这宅子搬空的本事,交代几句日常之后就走了。

  他将被子在床上铺平,看着血印的地方再度想起了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他爬到床上,躺在戚槿那天的位置用枕头模拟着自己的位置,安笙脸色变了。

  如果说先前还有所怀疑,他现在知道那肯定不是梦了。

  一个梦,就算是从童年时开始就一直困扰着他多年的那个梦,也没能给他这么真实的感觉过。

  “到底是为什么呢?”他不大理解。

  “为什么他的手指还在呢?”

  不对不对,他拆了被套,现在要思考的不是这个,他应该庆幸戚槿的手指还在。

  “在干嘛?”他电话响了。

  他的手机原先是放在酒吧侍者休息的房间里的,在来这的第二天晚上,他一切存放在酒吧里的东西都放在那个背包里被带了过来。

  自然免不了被戚槿一顿奚落,说他这么大人了还穿得这么年轻,跟个小学生似的,估计先前那张照片也是被人贩子盯上了。

  “您好,你是?”

  “陆寻,你半个老板。”电话那头的男声道,“身体养的怎么样?”

  “还,还好。”

  “那伙人没为难你吧?”

  “没,他们缺,缺人伺候。”

  他想着戚槿先前交代的话,说他若是告诉别人自己在他这被好吃好喝的被伺候着,说出去了难免会被人用有色眼睛看待,还不如说在这边帮着做事。

  “你这样了还伺候什么啊?”

  “翻,翻译。”他英语上学的时候还不错,这是戚槿问了学习情况之后帮他找的理由。

  “还,还有导游,他,他们不了解这边。”

  “你和我说话紧张么?”陆寻见他说话断断续续的起先还怀疑是自己这边的问题,现在想来应当是自己语气重了,安笙还在那天的惊吓里为走出来。

  “不是,电,电话信号不好。”

  “你现在在哪?方便的话出来见一面吧?”

  “等会吧,我晚上回家。”他咽了口唾沫想着自己要真让人从这里接出去他清白就从此没了,“明,明天可以么?”

  “好,明天早上我去你那接你。你回来他们不会为难你吧,我看着那伙人不像是好人来着。”

  “不会,我,我忙完了。谢,谢谢老板。”

  “没事,你这都半个月了,我要是还不关心一下也就配不上你这个老板了,不是么?”陆寻在电话那边笑着,“你好好休息,我挂了。”

  “好。”

  安笙跌坐在床上,这一刻的他觉得自己好比跑了一段上万米的马拉松。

  他真心觉得累,有点不想回去了。

  戚槿给他的,是很多人都不能给的。

  他很久没有受到别人这样的关怀了,柳妈在电话里也会问候他,那是一种将他看作自己孩子发自内心的问候,而并非像外面的人一般不知何时藏着祸心。

  陆寻,应当还是想问楚瑜的吧!

  之前的时候,两人闹了矛盾,他知道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