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唯美幻想 斜阳疏影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3章疑点

斜阳疏影 南巷予樵 2168 2019.04.12 10:59

  “你怎么呢?”鬼手坐在他边上,看着原先睡梦中的人忽然惊醒。

  戚槿坐在篝火前,往里加着柴火,从醒来之后他一句话也没说。

  “这次就我们三个来了么?”

  “嗯。”灰渡道,“暂时就咱们三个,大家都有事,现在脱不开身。”

  “够了。”他沉默了一会走出了山洞。

  现在并不是夜晚,但天空中像是飘着很多粉尘似的,一片灰蒙蒙,戚槿刚站出来带着的帽子上就沾了一层厚重的黑灰。

  “西边这边还会有活人么?”他像是在自言自语。

  “二十年前这边打开,开了五年之后你捡回了良宥。

  就算现在还有人,那也不会是普通的孩子了,他们土生土长在这里。

  外面的世界,已经融不下他们了。”

  “真可怜。”戚槿啧了一声,“融不下了!这又是一个破烂吧!呵呵。”

  “变废为宝不正是咱们苏家人的本事么?”灰渡笑着,“鬼手还在里面,刚才我知道不对劲,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和苏先生很相似,她能看见,我相信你也能。

  只是法子可能会有些区别。”

  “安家老宅的位置你知道么?”

  “为什么是安家?”他困惑的看着戚槿。

  山下枯死的几颗大树突然倒下,树冠里冒出几只硕大的老鼠正吱吱的叫着,老鼠同五六七岁的孩子一般大,当看向山洞这边的时候忽然呆住了,片刻之后几只老鼠四下逃去了。

  “体型越发的大了。”

  “你背着我来过吧,老鼠都认得你了。”

  “来过几次。”灰渡道,“毕竟我以前是跟着苏先生走出来的,跟着她出来的人现在还活着的,问题都很大。

  估计没人能想到有人进入西边,是将它当做发泄的训练场。”

  “是啊!里面的人已经不再是活人了,不知道是什么东西,找到机会总能出来些。”

  “安家会是突破口么?”

  “试试看吧!”他叹了口气,“就像你说的,我从来不会做无意义的梦,我看见安笙了。

  他说,那是安家的老宅子,回去后,好好调查一下他。”

  “安家宅子我知道,只是你确定先去那?还有他只是恰巧姓安。”

  “安本来就是一个少有的姓氏,东河姓安的人就更少了,你查一下他父亲。

  他父亲的问题,我觉得更大。

  一个向自己儿子要钱的赌徒,像那种人都是要钱不要命的,逼上绝路了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安笙没人帮忙不可能读上大学,而且我看他被保护得很好。

  若真是赌徒,可能他就不再是我们初见时的那个安笙了。

  至少,胆量不当只有这么点,脾气秉性也会变得不可理喻。”

  “那现在还去那里么?”

  “去,不然神志不清了也就看不出什么问题来了。”

  “好,我去叫鬼手。”

  ......

  “晚上的时候等我一起。”

  这算是勉强确定关系了么?

  没谈过恋爱的安笙看见手机上的短信,心里冒着粉红泡泡。

  那个梦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分外的真实,但是对他的生活没有丝毫的影响。

  他只当是自己看了什么不该看的鬼片,导致最后会出现那样的状况。

  “好。”

  他回了短信,继续站在吧台前为人调酒。

  “安笙,你出来一下。”

  “花姐?”

  他不明白这个看着他长大的女人为什么脸色这样的难看,好像自己在不经意间做了得罪她的事一般。

  她很照顾他,母亲死后,父亲又那副样子,是她给了他一口饭吃。

  “你跟陆寻在一起呢?”

  她说出陆寻名字的时候还带着愤怒。

  “对。”

  这没什么隐瞒的,好几次他下班晚了都是坐陆寻车回去的。

  “你这死孩子。”花姐拿指头戳着他脑门,“你到我这来的时候,我给你说过什么?”

  “不要相信这里人说的任何话。”

  他低着头,知道自己算是触及到她逆鳞了。

  不然她也不至于连自己老板都不放在眼里,直呼其名了。

  “你当初来这的时候,才小学吧。

  看起来瘦瘦的,你妈说想让你来这帮工,我就同意了。

  因为我去过你家几次,我知道你性子是怎样的,不会给我惹事,又怕生,我想着让你来这锻炼锻炼也好。

  没想到你妈没几天就走了,我更是拿你当亲儿子看的,什么事都教给你。

  你说说你现在怎么对我的。

  陆寻那样的人,是你惹得起的么?

  我怕别人知道我跟你妈熟悉,给你说闲话,也让你跟着他们一起叫我花姐。

  你就真不拿我当亲人看的,好歹我也是你半个姨。

  就是这样不听我的?”

  “陆寻说你以前在他面前提过我。”他小声嘀咕一声,“我以为——”

  “你以为我拉皮条的?拉皮条我能拉你?”花姐使劲戳着他,“你这脑子里想的什么?”

  花姐翻了个白眼,“我这本来是快要倒闭了,后来楚瑜来了,这陆大少估计是为博佳人一笑就把我这盘下来了。

  我原本是打算离开的时候顺便再要你辞职跟我走的,没想到他说分不开身让我先看着,之后又说要减人再招一批新的。

  你个木头脑袋,我不提你提谁啊!

  现在怎么回事?

  给我说说!”

  “就是和他在一起了啊!”安笙小声嘀咕着。

  “我告诉你,你喜欢什么人我不管,是男是女我也不管,但是关系确立之前你得把人带过来给我看一遍。

  我得对得起你妈把你托付给我,知道吗?

  不说别的,我看人还是比你准的。

  这陆寻说句不好听的,还没上次救你恶人对你好。

  你别陷下去了,到时候有你后悔的。”

  “我就是想试试。”他给花姐倒了杯水,好让她消消气。

  “试什么试?感情的事是能试的么?

  你试人,人试你,谁给你来真的。

  我当初真不应带答应你妈的,说什么都应该让你跟着你爸,就算是整天亡命刀口也比你现在这幅德行强!”

  “我......”

  “行了,你们俩到底怎么回事,给我说说!

  能分就分了,楚瑜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玩不起!”

  “我没谈过,我就是想试试。”

  “不行!”花姐一票否决,“别拿自己真心喂狗!”

  “我,我想想。”他不想纠结这个问题了,看了眼时间他道,“我,我去忙了。”

  “等等!你是不是就是见不得我说你,好像我偏心楚瑜似的?”

  “我没有!”

  他想反驳却拿不出理由,心里好像就真是这么想的。

  “房子我在帮你找,别和他们搅合在一起,给我省点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